<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动力之王 > 第158章 巫师开始发功了
    两千万美元……

    最少?!

    小布同学下意识的看向被包围在人群中的陈耕,忍不住喃喃的、不可思议的说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这么年轻就这么有钱,真是令人羡慕啊。

    “谁知道呢,”阿里耸耸肩:“也许他就是上帝的宠儿吧。”

    除了“上帝的宠儿”这个理由,还能怎么解释?

    上帝的宠儿吗?小布同学皱起了眉头:有没有可能……

    ……………………

    瘦!

    太瘦了!

    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颧骨高高凸起,手背上青筋突的老高,手腕细的跟柴火棒似的,瘦骨嶙峋的样子比“六个核桃”的小鲁同学还要瘦几分,看上去就是一层皮包裹着骨头,几乎看不到肌肉,虽然脸上画着大浓妆看不太出来,但小臂上的皮肤却呈现出一种不自然的青灰色。

    陈耕不自觉的就皱了下眉头。

    “费尔南德斯先生?”看着陈耕居然在皱眉头,李·艾科卡轻咳了一声,示意陈耕注意对方的身份:卡伦·卡朋特小姐可是全面最著名的、曾经受过总统先生亲自接见的大歌星,你这样可不太礼貌。

    “哦,没事,”陈耕摆摆手,抬头望着卡伦·卡朋特,陈耕疑惑不解的道:“卡朋特小姐,不好意思,我有些不礼貌了,不过恕我冒昧的问一句,您的年龄似乎还不到三十岁,可您元气怎么消耗的这里厉害?”

    “我的‘yuan qi’消耗的很厉害?”刚刚还觉得陈耕的举止很不礼貌、心里有些生气的卡伦·卡朋特小姐,一下子皱起了眉头,也顾不得生气了,问道:“‘yuan qi’是什么?”

    虽然不知道眼前这位费尔南德斯先生口中的“yuan qi”是什么东西,但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就是了。

    不但卡伦·卡朋特很好奇,李·艾科卡以及周围的克莱斯勒汽车的高管们、与会的富豪们心中也是升起了浓浓的好奇,这个问题也是他们想要知道的:费尔南德斯口中的这个“yuan qi”是什么?

    当然,“yuan qi”是个什么玩意儿不是重点,重点是在场的诸位都知道这位费尔南德斯先生不但是一位年轻的富翁,同时也有不少人知道他是一位神秘的、有着神奇法力的东方巫师,难道这个“yuan qi”就是神秘的东方神秘学中的某个专业术语?

    可有一点,在场的诸位富豪们的看法与卡朋特是一样的,就是这个“yuan qi”被消耗的多了就肯定不是好事任何东西被消耗的很厉害,都不会是一件好事。

    “元气……”

    陈耕想了想,解释道:“是我们东方人的说法,如果换一个比较科学的说法,大概就是生命潜力。”

    “生命潜力?”

    “这么说吧,对于绝大多数普通人而言,他的生命潜力和他的年龄是相匹配的,同样一个人,在十七八岁、十八九岁的时候,可能连续打一个下午的蓝球都不耽误第二天上课,到了二十八九岁的时候如果连续打一下午的蓝球,他可能第二天就觉得累的走路都腿疼;可如果到了三十八九岁,可能他连连续打两个小时的蓝球都做不到,这就是生命潜力与年龄相匹配。

    但有些人的情况不太一样,比如一个人常年坚持适度的锻炼,生活幸福、作息规律,可能他到了四十岁的时候,他的身体状况比正常的三十出头的人还要好一些,这就是生命潜力高于年龄,或者说生命潜力值更高;

    但有些人的情况正好相反,如果他作息不规律、生活不健康、不但没有适度的锻炼,甚至还有抽烟等一些不好的习惯,可能在他三十多岁的时候,身体素质跟四五十岁的人的身体差不多,这就是生命潜力已经被透支的具体表现。

    当然,‘yuan qi’这个说法,是我们华夏古老的中医中的说法,可能在西方对中医不是很认可……”

    陈耕说的很生动,也很具体,一群吃瓜群众听的连连点头,一脸的恍然大悟。

    谁身边没有有一两个这样的奇葩?

    有些情况甚至直接就发生在自己身上,大家都是有钱人嘛,夜夜笙歌、灯红酒绿、醉生梦死的,不懂什么叫节制,没有时间锻炼也懒得去锻炼,年轻的时候还没觉得,可年龄一过三十岁,立马就觉得身体不行了,整体水平开始直线下降,二十来岁的时候一晚上枪挑三五个女人不成问题,现在也就勉强应付两个……好吧,其实是一个……

    以前还以为这是年龄大了,属于正常的身体素质下降,这是没办法的事,只能在跟朋友聊天的时候吹两句老子当年牛x的时候如何如何……

    可刚刚陈耕话里面透露出来的深层次的意思,却让一群富豪们两眼发亮:似乎……年龄与生命潜力,或者说是“yuan qi”并不是严格划等号的,如果自己五十多岁的年纪,却有三十多岁的生命潜力,那该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哪怕达不到三十多岁的生命潜力,能有四十多岁的生命潜力那也是好的啊。

    卡伦·卡朋特被吓到了。

    是真的被吓到了!

    自己的身体状况什么样,卡朋特自己当然清楚,虽然不确定自己的“生命潜力”是否是五十多岁的人的生命潜力,但有一点她却是很肯定的,那就是因为自己常年服用泻药来减肥,所以自己现在的身体素质确实是比同年龄的正常人的身体素质差很多。

    以前卡朋特并没有太当做一回事,觉得自己反正还年轻嘛,还不到30岁,大不了等老一点再保养、调理就是了,可陈耕的话却是结结实实的把她给吓到了,急忙问道:“费尔南德斯先生,我的问题……很严重吗?”

    卡朋特并不怀疑怎么眼前这位费尔南德斯先生的目的,在过来之前,李·艾科卡先生就明确的对自己说了,这是底特律新晋崛起的一位年轻的富豪,一位年轻的富豪来骗自己?他图什么呢。

    “不是很严重的问题,”陈耕叹了口气:“是非常非常严重。”

    “非常”严重都不足以形容自己的情况了,甚至要连用两个“非常”才行?

    卡朋特没说话,却是下意识的攥紧了拳头。

    陈耕再次叹了口气。

    卡朋特是自己很喜欢的一个西方歌星,一首《yesterday one more》曾经是陈耕的最爱,在知道对方在30出头就因为过度减肥而英年早逝之后,陈耕曾经无比惋惜,如果对方愿意听从自己的劝说,从现在开始停止服用泻药,再辅以食疗,经过一段时间的调理,恢复过来应该问题不大,但如果再拖延个一两年,等真正变成了神经性厌食之后,想要调理恐怕就没有机会了。

    作为一个公众人物,察言观色的能力当然不缺,卡本特惊恐的发现,自己竟然从这位费尔南德斯先生的眼中看到了一抹惋惜。

    惋惜?

    什么情况才才会让对方感到惋惜?难道是……

    卡朋特猛然打了个哆嗦!

    谁能不关心自己的死活?尤其是一个还不到30岁、曾处于自己的巅峰状态的歌手来说,这种情况是他最不希望看到的,卡朋特下意识的拉住了陈耕:“费尔南德斯先生,我的情况真的很……”

    陈耕压低了声音说道:“卡朋特小姐,现在不是说这个事情的时候……”

    关心则乱!

    被陈耕这么善意的一提醒,卡朋特一个激灵立刻反应过来:这位费尔南德斯先生说的没错,虽然现场并没有讨人厌的狗仔队和记者,但现在确实不是谈论这个问题的时候。感激的冲陈耕点点头:“不管怎么样,都谢谢您。”

    “不客气。”

    卡朋特犹豫了一下,还是压低了声音再次向陈耕问道:“费尔南德斯先生,待会儿……”

    “当然没问题。”不等卡朋特说完,陈耕就痛快的点头。

    “啊?”卡朋特一愣:“我都还没说完。”

    “你是想说待会儿忙完之后,找个安静的地方询问一下你的详细情况是吧?没问题。”

    “……”

    陈耕将自己的心思看的一清二楚,卡朋特还能说什么?她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谢谢您。”

    不自觉的,她对陈耕用上了敬语。

    和心有顾忌的卡朋特相比,周围的富豪们可就顾不了那么许多了,虽然没人奢望能够在自己五十多岁的时候回到自己二三十岁的状态,但哪怕支持保持充足的精力那也是一件好事啊,再退一步,让自己的生命潜力……哦,不,是“yuan qi”,让自己的“yuan qi”符合自己现在的年龄也是好的啊。卡朋特一退出来,陈耕立刻就被热情的富豪们给包围了……

    “费尔南德斯先生,您能不能帮我看看我的‘yuan qi’怎么样?”

    “费尔南德斯先生,我是做汽车配件生意的,我觉得我们可以谈谈……”

    “费尔南德斯先生,我是……”

    ……………………

    看着被富豪们包围在中间的陈耕,阿里满脸惊叹的对小布同学说道:“看来这位费尔南德斯先生真的是个大人物,你看他和木匠兄妹都聊了多久了?”

    “是啊……”小布同学呆呆的跟着点头,心里头的那个念头是越来越强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