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动力之王 > 第145章 不安分的心
    一款排量高达1047的摩托车发动机?

    孙寿彭顿时释然:别说现在的嘉陵厂根本不具备引进和生产这种级别的摩托车发动机的能力,就算是整个华夏,也未必有量产这种发动机的能力,不知道实在太正常了,不过他还是不明白,陈耕忽然提到这款摩托车干什么?

    很快他就知道陈耕为什么问自己这个问题了……

    “孙厂长知不知道我们的x-bo跑车上搭载的那台v12发动机,其实就是用两台cbx1000发动机‘拼’成的?”

    “啊?”孙寿彭愣住了:“您在开玩笑?”

    作为一名工程师,他很清楚用两台同型号的发动机“拼”成一台发动机的难度有多难,这绝不是简单的1+1=2,他特意打听过那辆x-bo跑车的性能,上面搭载的那台2.3升排量的v12发动机的性能远远大于两台cbx1000发动机的数据相加,这也就意味着……

    如果陈耕没说谎的话,他们在发动机方面的技术水平,已经达到了可以信手拈来、随心所欲的程度了,远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强大的多!

    陈耕反问道:“你觉得我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

    “当然不,我的意思是……”孙寿彭连忙摆手,他心中忽然一闪:“陈先生,莫不是本田已经把这个cbx1000的技术转让给你们了吧?”

    真的假的?

    听到孙寿彭这话,冯震连忙看向陈耕,一脸的震惊:小鬼子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

    陈耕点头道:“虽然具体原因我不能给你们说,但是……确实是这样的。”

    冯震被震惊的直接说不出话来。

    倒是孙寿彭,一脸的若有所思:“难怪小鬼子巴巴的从美国赶来咱们国家跟您签合同呢,果然这里面有我们不知道的内情。”

    也不知道他的思路歪到哪里去了,反正在听到孙寿彭的这番话之后,冯震在震惊之后,也是一脸的若有所思。

    “这里面的事情我就不跟你们说了,我要说的是,基于这个cbx1000发动机,我们费尔南德斯公司开发了一款175cc的单缸风冷发动机和一台350的双缸风冷发动机,这两款发动机在活塞、连杆、气门组件等零配件方面与cbx1000高度通用,你认为那台175cc的单缸发动就是cbx1000的单缸版本,350cc的双缸发动机就是cbx1000砍掉了四个汽缸之后只保留了两个汽缸的东西,”说到这里,陈耕笑眯眯的望着孙寿彭:“虽然我们没有摩托车的整车制造经验,但汽车的开发经验我们还是多少有点的,所以,孙厂长,不知道你说的合作是什么样子的合作?”

    天上掉馅饼啊!

    听陈耕话里的意思,他竟然打算拿这个175cc和350两款发动机来跟嘉陵厂合作,孙寿彭激动的直接结巴了:“陈先生,你的意思是……是……”

    心里实在是太激动,以至于孙寿彭的舌头一个劲的打绊。

    陈耕笑着点头:“你们嘉陵厂不是想要跟我合作吗?如果你们对这两款发动机感兴趣,咱们倒是可以合作一下。”

    “感兴趣,”孙寿彭拼命的点头:“我们当然感兴趣……”

    “感兴趣就好,不过我个人建议啊,在前期,你们还是只引进那个175cc的单缸机就好,相比于双缸机,单缸机的技术终究还是简单一些,没那么复杂……”

    “对的对的,”孙寿彭连连点头:“双缸机太复杂了,还是单缸机比较合适……”

    说到这里,他的脸色忽然一僵:不是说好要想办法说服陈耕、让他用美元投资嘉陵厂的么,怎么就莫名其妙的变成了嘉陵厂引进他们公司的产品和技术了?

    看着孙寿彭的表情,陈耕也乐了:“既然孙厂长认为咱们可以合作,那这样,咱们回头约个时间,好好地聊聊这件事。”

    ……………………

    当孙寿彭琢磨着如何跟陈耕的费尔南德斯合作、这次的合作又需要嘉陵厂付出什么样的代价的时候,作为京城所有党政机关和企事业单位都必须订阅的报纸,随着最新一期的刊登了招聘启事的《京城日报》的出炉,整个京城都沸腾了……

    “老王,你看今天的《京城日报》了吗?”

    “看了啊,怎么没看?”老王同志立刻点头,递过去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老赵,你也看了吧?”

    “当然看了,能不看嘛,”老赵半是感慨半是羡慕,说不定还有点嫉妒的说道:“那个美国大老板还真是有钱,好家伙,厂长一个月能拿400,一年怎么着也得5000……”

    “你这都怎么看的?”老王一脸鄙视的说道:“你没看后面还写了么,年底还能拿相当于半年的奖金,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吧?一年最少八千!我滴个老天爷啊,咱俩十年的工资加起来,不吃不喝,能有八千不?”

    “八千?想啥呢,”老赵口中啧啧有声:“不过人家美国老板就是大方,你看,又是给配车又是给配房啥的,还怎么高的工资……可惜咱不懂企业管理那一套,否则我还真想过去试试,干个几年,这一辈子都不愁了。”

    老王也是满心的遗憾:“谁说不是呢……”

    类似的讨论,在京城各个政府部门内部不停的进行着,大家都在感慨着美国人的财大气粗,同时热烈的讨论着如果自己能拿到这么高的工资就如何如何,别的不说,起码天天东来顺、全聚德是少不了的。

    像是老赵、老王这样的政府部门的小领导倒也罢了,无非就是嘴上过过嘴瘾而已,但京城的那些企事业单位的领导们可就人心浮动了,尤其是那些上有老、下有到了成家立业年龄的小、手里的钱完全不够用、在单位还不是那么顺心的单位领导们,比如京城畜牧研究所的副所长陈小山。

    “一个月300的基本工资?

    最少100的奖金?

    保底半年的年终奖?

    一套90平、三室一厅的房子,工作满五年之后房子归个人?

    单位配车……”

    看着报纸上的文字,陈小山的两眼在放光。

    “你想去那个外国人的公司去试试?”正在做饭的妻子手里的铲子差点掉到地上。

    “嗯……”陈小山抿了抿嘴嘴。

    “为什么?”妻子急了,在他看来丈夫的决定简直疯狂的让人怀疑他是不是得了失心疯:“你现在工作的好好的……”

    陈小山苦笑:“阿珊,咱家老二这都马上要结婚了,咱家的房子就这么一点,你让老二到时候怎么结婚?现在他可以跟着你在客厅里一起打地铺,总不能等他们小两口结婚后还在客厅打地铺吧?”

    妻子张着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家里的条件艰苦,就一套一室一厅的房子,老大结婚后把唯一的一间卧室给了老大两口子,为了一起生活的不那么尴尬,老陈都是每天晚上回家吃了饭之后再回单位,在他的办公室睡行军床,晚上的时候小儿子就跟着自己一起在客厅打地铺。

    丈夫说的没错,现在老二没结婚,还可以跟着自己打地铺,等小儿子结婚之后呢?

    总不能还是打地铺。

    就算儿媳妇乐意,可年轻人火气旺,万一两个年轻人想过一下夫妻生活,房间里有自己这个婆婆,岂不是也尴尬?

    陈小山深吸了一口烟,说道:“人家说了,应聘上就给一套三室一厅,我想了,如果我能应聘上,到时候咱老两口一间屋,老大小两口能有一间屋,老二也能有一间屋,而且人家说了,干满五年房子就是咱的。更别说工资还那么高,到时候咱攒几年的钱,说不定能给老大老二一人弄一套房子。”

    妻子有些心动:如果能给两个孩子一人弄一套房子,自己这辈子就算是圆满了,可她还有些顾虑:“先不说人家会不会要你,你根本就不知道该管理一家厂子……”

    “能比管理一家研究所难到哪里去?无非就就是管人和管钱,我好歹也有管理研究所的经验吧?”陈小山的说道,其实他的信心也不是很足:“在我现在的畜牧研究所,只要所领导按照规章制度管理研究所,就什么问题都没有,我琢磨着在企业里也无非就是这个调调,反正他们肯定会有各种规章制度,如果我能成为厂长,按照他们公司的规章制度帮他管理工厂就是了。”

    “你说的倒也有理,”想想丈夫说的也有道理,妻子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她最担心的原因:“可是你好不容易才熬到这,这要是放弃了……”

    舍不得老陈现在的级别啊,虽然畜牧研究所是一个再清水不过的清水衙门,可老陈现在终究也是个副处级的领导,熬了一辈子了,真是舍不得就这么不要……

    “你想多了,这就是咱们自己在这里琢磨,谁知道到时候是个什么情况?说不定人家根本就看不上咱呢?”陈小山自嘲的道:“我的意思,是我悄悄摸摸的过去面试一下,要是能通过呢,咱们就再说,如果不成,那咱们就当没有这么一回事,老老实实的回来上班,你觉得咋样?”

    “那……先去试试也成。”妻子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