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动力之王 > 第143章 留不下你的人,就留下你的钱(月底了,求月票,求订阅)
    如果是别人,冯社长早就撵人了:你以为《京城日报》是什么地方?能给你个打广告的版面就不错了,还敢挑挑拣拣?

    可陈耕不行!

    面对领导在电话里郑重强调的“一定要尽量满足外宾的要求”的吩咐,冯社长只有苦着脸跟陈耕商量:“陈先生,二版是真的不行,今后几天的内容我们都定好了,三版您看怎么样?三版的话……我想想办法,给您腾四分之一的版面……”

    陈耕没说话,米伦倒是不高兴了:就给我们四分之一的版面?是瞧不起我们家老板还是怎么滴?

    她轻启朱唇,用虽然音调怪异、但却很好听的声音说道:“冯先生,我想您搞错了一件事,我们不但要借助贵方打我们的招聘启事,还要借助这次的招聘启事向贵国的公众彰显我们公司的实力……您认为四分之一的版面,或者半个版面,能够彰显出我们公司的实力吗?”

    顿了顿,她看了看自家老板。

    毫不意外地,米伦从陈耕那里得到了一个鼓励的眼神:有些话陈耕这个当老板的不好意思说,也不能说,但米伦这个自己的私人助理说出来就没问题了。

    得到了陈耕的暗示的米伦,这下子彻底放心了,她强势的表示:“我们只要整版,至于广告费,你开个价。”

    财大气粗的一塌糊涂!

    面对完全不讲道理的米伦,冯社长觉得自己的手心里全都是汗!

    生平第一次,他开始后悔了:和老外打交道真是麻烦,早知道这些洋鬼子这么不讲道理,把这活儿推给老杜、老褚多好啊,自己乐得在一边看清闲……

    但是现在说什么也晚了,面对咄咄逼人的米伦,冯社长只好向丁海军求援:“丁公使,您看这个……外宾不知道咱国内的习惯,您应该是知道的……您帮我劝劝……”

    丁海军才不往自己身上揽事呢,他笑眯眯的一推六二五:“办法总是有的嘛,况且陈先生他们也没要头版和二版,我觉得这件事你们可以好好考虑考虑,况且外宾也不是不给钱……”

    反正跟自己单位没关系,老丁同志没有一点心理压力。

    面对这种情况,冯社长还能怎么办?迟疑和犹豫了良久,冯社长终于一咬牙:“看在中美关系的份上,我豁出去挨领导的批评了……陈先生,这个广告你们打算打多长时间?”

    头版和二版是真的不能给,但第三版的话……其实也不是真的不行,就是如果把第三版整版都给了陈耕打广告,他身上的压力有点大,官员嘛,当然还是习惯于把压力压在别人身上,但既然外宾不肯让步,自己还能怎么办?

    陈耕竖起一根指头:“一个星期。”

    “一个星期?”反正都把三版一个整版给了陈耕了,是给一天、给三天还是给一个星期,其实也没什么本质的区别,已经退了一步的冯社长也懒得跟陈耕为到底刊登几天的招聘启事斑嘴皮子,干脆破罐子破摔:“好吧,一个星期就一个星期,不过这个……这个……”

    陈耕微微一笑:到底是文化人啊,脸皮薄,不好意思主动谈钱。

    “我们用了你们的广告资源就要给广告费,这个天经地义,”最大的问题谈妥了,陈耕也不愿意在一点小事上跟冯社长计较:“咱们这边整的广告费是多少?”

    “不不不,我说的不是这个,”陈耕太过直接的表达方式让冯社长的脸都红了,外国人真是太直接了:“我的意思是,我们得对你们的广告内容进行审阅,确保没有违法以及与现行的相关规定相抵触的地方。不过广告费的话……”冯社长一咬牙:“陈先生认为一千块钱怎么样?”

    说完,冯社长甚至都有些不太好意思看陈耕的眼睛,不过是刊登7天的广告而已,就开价一千块rmb,老冯同志觉得自己的心肠已经黑的可以拿去当炭烧了。

    一千块钱的广告费?!丁海军的眼珠子猛的一突:老冯这是想钱想疯了?

    还没等丁海军说话,陈耕就点头:“好啊。”

    冯社长愣了一下,随即惊喜的瞪大了眼睛:“您答应了?”

    他刚刚其实已经做好了陈耕跟自己讨价还价的心理准备,只要陈耕的开价不低于五百块,他就同意:好歹也是一个星期呢,不过无论如何也不能低于一千块吧?没想到陈耕眼珠子都不动一下的就同意了。

    陈耕点头:“有点贵,不过还可以接受……米伦,把咱们的内容和你设计的版面结构请冯先生看看。”

    你们自己连版面都设计好了?

    不过惊讶归惊讶,冯社长倒是留了个心眼:美国的媒体广告行业很发达,相信报纸上应该经常刊登一些广告,报社倒是可以借助这次给陈耕打广告的机会学习一下外国的报纸是如何做广告赚钱的不过是登一个星期的招聘广告而已,一千块钱就这么轻飘飘的到了手,如果把广告业务开展下去,说不定在不远的未来,报社靠着做广告一个月都能赚好几千块呢。

    在这个人均工资只有30多块钱的年代,几千块钱是老百姓一辈子都见不到的一大笔巨款,一家报社如果能每个月赚个几千块钱,小日子过的不知道有多舒服。

    不过现在想这些还是远了,冯社长连忙定了定神,从米伦的手里接过对方设计好的版面,准备看看里面的内容有没有不合适的地方,只是这一眼扫上去,冯社长就是一哆嗦:“陈先生,这个地方你们写错了吧?”

    “哪里错了?”陈耕伸头看了一眼,随即就摇头:“没错,就是300块钱一个月。”

    冯社长的手都在哆嗦!

    自己是副厅级编制,享受厅级待遇,工龄工资加上编制工资,现在每个月拿到手的收入是70多块钱,相比于四级工的41块1的月工资和刚刚分配下来的本科生的51块5的工资,已经上高了老大一截,但是……

    一个月300块钱的工资外加浮动奖金啊!

    承诺月收入不低于400啊!

    年底还有相当于半年收入的年终奖啊!

    粗略的算算,一年下来,年收入最少也是七八千块钱,几乎相当于自己十年的收入,更别说还有配房、配车以及“其他福利待遇”等没法用钱来表示的待遇。

    冯社长也50多岁了,但看到陈耕给他的厂长的待遇,他真心有种“老子这些年都活到狗身上去了!”的感觉。

    努力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冯社长扭头向丁海军问道:“丁公使,这个……这个……合适吗?”

    大家的工资才几十块钱,有着多年工龄的干部也才六七十、七八十,这陈耕一下子给到几百块,这个是不是合适?最重要的是,我们这么登出来,会不会有什么麻烦?

    冯社长虽然没说,但丁海军也明白他的意思,点头沉声道:“领导说,愿意去陈先生的单位工作的同志,还是冒了一定的风险的。”

    明白了!

    咱们国家,不管是干部还是工人都是国家编制,虽然收入低了点,但旱涝保收,端的是铁饭碗,吃的是国库粮,生病了也有国家给出医药费,陈耕的单位是外国公司,说白了,说不定将来的哪天就会倒闭,既然放下了铁饭碗,选择了风险更大的外资企业,自然就要允许人家多赚点钱,这也是人之常情,从长远来看,到底是谁亏了赚了还真不好说。

    “既然这样,那就没问题了,”这么一想,冯社长心里倒是舒坦了不少,再次将这份招聘启事看了一遍,确定没有问题之后终于点头:“陈先生,您的这份招聘启事在三天之后的刊登,您看?”

    “三天之后?没问题。”陈耕痛快的点头,正好,明天小鬼子就到了,跟小鬼子签完合同,正好赶上对来报名的人进行考核,简直完美。

    既然都没有问题,那就没说的,陈耕当场付款,拿了收据,这事儿就算是这么定了。

    看着和久米是志交换合同的陈耕,一起出席这次签约仪式的华夏方面的领导们,一个个的眼珠子都是通红:就这么简单,820万美元就赚到了手?

    这也太简单了吧?!

    紧急赶到首都的嘉陵厂厂长孙寿彭,看着台上的陈耕,眼珠子通红通红的,拉着一机部某领导的手就不肯松开:“老领导,您想想办法,您想想办法,这可是800多万美元啊,哪怕咱们能留下来一半、三分之一,能干多少事?!”

    不用孙寿彭说,在场的领导们的眼珠子也是通红的,绞尽脑汁的想把陈耕的这820万美元留下来,就像是孙寿彭说的这样,就算不能全留下来,哪怕只能留下来一半、留下来三分之一,那也能办很多事不是?

    “人家不松口,我们能有什么办法?”被孙寿彭搞的有些不耐烦了,一机部的领导没好气的道:“有本事你们嘉陵厂去说服陈耕跟你们合作啊,只要能说服陈耕跟你们合作,这起码也能留下来个两三百万美元吧?”

    “嗯?”孙寿彭眨眨眼琢磨了一下,忽然兴奋的一拍大腿:“着啊,还是领导厉害,我怎么就没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