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动力之王 > 第122章 这个世界太疯狂了
    胡槿有些紧张。

    准确的说,是很紧张,美国的大老板以私人名义去某人家里拜访,这不但是自己家的第一次,恐怕也是华夏自建国以来的第一次吧?

    虽然已经对着镜子再三确认过自己的打扮没有问题,可她还是有些不够自信,对着大衣柜上的穿衣镜左瞧又瞧:“老丁,你帮我看看,我这头发这么梳好看不?”

    “好看,挺好看的,”提前下班在家里等着的丁海军同志,“老神在在”的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如果他看报纸的手没有微微发抖的话,就可以把“老神在在”的引号去掉了:“我觉得挺好的……”

    “可我总觉得有哪里不合适?”侧着脑袋对着镜子仔细瞅了瞅,胡槿的眉头皱了起来:“唉,老丁,你觉得我穿我那件黄色的毛衣会不会更好看、显得更年轻一点?”

    “嗯……”

    不经意间一回头,看着正老神在在的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的丁海军,胡槿的眉头立刻就皱起来了:“你‘嗯’是什么意思?果然是嫌我老了……”

    丁海军头都要炸了: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跟我无理取闹?!

    还好,就在这个家庭大战一触即发的时候,丁若烟回来了:“爸,妈,我回来了。”

    “回来了?”丁海军抬起头,看到跟在闺女身后的孟小苗,眉头忍不住一皱:丫头怎么这么不懂事,这么重要的时候还往家里领人?

    刚刚还打算揪着老丁同志讨个说法的胡槿,注意力顿时被转移了,她想的和丁海军一样:这丫头怎么回事?虽然说起来孟家小丫头也算是知根知底,挺乖的一个小姑娘,可终究是个外人,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闺女怎么这么不分时候的把外人给带回来了?

    “爸,小苗来咱们家跟我写作业,”没等丁海军和胡槿开口,丁若烟就硬着头皮说道:“您不是说要尽量自然点么,所以我就……”

    也对!

    没等丁若烟说完,丁海军反应过来,就觉得闺女带同学来家里做作业的做法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虽然所有人都知道为了陈耕今天的到来,各方各面必然会做出最周全的准备,绝对不许有任何的闪失出现,可名义上,这终究还是一次私人性质的拜访,如果有个闺女的同学在家里跟着闺女一起“做作业”,起码看着也自然一点,而且两个这么乖巧可爱的小姑娘在家里,多少也能调节一下气氛不是?

    搞外交的,脑子转的都快!

    飞快地想明白了这一点的丁海军,不等自家闺女说完就笑着点头:“小苗来了?好,好好,你们先去写作业,待会儿丁叔喊你们吃饭。”

    孟小苗吐了吐舌头,有些不好意思的主动坦白:“丁叔叔,您别怪若烟,是我央着若烟带我来的,我就想看看那位陈耕先生长什么样,是不是像大家说的那么年轻……您放心,我不会给您惹麻烦的。”

    听到孟小苗这番话,丁海军倒是没多想,陈耕要来自己家拜访这件事,整个外事部门就没有不知道的,小苗听说了、想要来看看也一点不奇怪,他哪能想到这番话是老孟教的?下意识的认为这就是孟小苗自己的小心思:已经进入了青春期的小姑娘嘛,对事业有成的年轻男子有好感,这个很正常,何况孟小苗还主动坦白了?当即笑着说道:“不怪不怪,好了,你们去写作业去吧。”

    “嗯。”孟小苗答应了一声,乖乖跟着丁若烟去了她的小闺房写作业去了。

    胡槿一直没说话,一直到俩孩子都进屋了,她才低声对丁海军道:“这……没问题?”

    这个时候,她那还有心思管刚才的那点小情绪?

    “能有什么问题?”丁海军摆摆手,颇是不以为然:“你想多了,小苗就是个13……14岁的小姑娘,十有八九就是听老孟说起陈耕来了,心里好奇,想要跟着闺女来看看,不是什么大事,而且你不觉得闺女说的也有道理么,有这么两个小丫头在家里调节一下气氛,也能显得自然一点。”

    “也是。”胡槿想了想,也觉得自己的担心有些过了,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而已,自己想多了。

    话音刚落,有人敲了敲门:“老丁,陈耕先生快来了,我们帮你再检查一下卫生……”

    门口站了一堆的人,男男女女的有十多个。

    今天早晨一大早,部里就安排人帮丁海军家打扫卫生,不客气的说,连衣柜底下都擦的跟狗舔过一样的干净,可就算是这样,部里还是觉得不放心,在制定了各种预案之后,干脆临时借用了丁海军家楼上两户的房子,万一有什么情况,随时下楼支援……

    “真的不用的……”丁海军有点无奈。

    “那可不行,”敲门的单位后勤马大姐一脸正色的道:“外交无小事!咱们必须给外宾留给最好的印象。”

    听到“外交无小事”这句话,丁海军彻底服了,在当前以及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外交无小事”这句话就是大杀器,不管什么事,只要和外交扯上了关系,一句“外交无小事”祭出来,简直满天鬼神辟易,神挡杀神。魔挡杀魔,只是没想到今天这一记神招用到自己头上来了。

    ……………………

    说是私人拜访,但那是不可能的,只不过是大家彼此心有默契的努力营造一个“私人”的气氛罢了,比如现在,陪着陈耕一起来丁海军家的,不但有两位外交部的同志,还有央办的、侨联的、工业局的、一机部的、三机部的……这些单位来人也就罢了,但陈耕有点想不明白,科协的人也跟着来算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来跟着蹭饭的?

    怎么看都不像是一出私人拜会。

    但陈耕根本不在意这些,站在门口,陈耕紧张的手心里全都是汗:那个傻妞……她现在还好吗?

    “快请进,大家在门口站着干什么,快进来……”

    换了一身干净整洁的一副的丁海军和胡槿两人,热情的招呼大家进屋来坐,至于椅子够不够坐的问题,这个完全不需要担心,部里早就考虑到这一点了,不但送来了6把椅子,还送来了10多个小马扎。

    站在门口,陈耕颇为不好意思,歉意的向自己未来的岳父岳母表示歉意:“丁哥,嫂子,不好意思啊,给你们添麻烦了。”

    “不麻烦,这有什么麻烦的,”恍惚间也顾不得这话似乎在什么时候说过了,身为女主人的胡槿,晕乎乎的再次招呼大家进来坐:“来来来,大家快进来啊……”

    陈耕进来了,紧随气候的不是跟着一起来的各个部门的领导,而是米伦和以斯坦森为首的四名保镖,米伦和斯坦森两人一人拉着一个硕大的拉杆行李箱。

    在去友谊宾馆接陈耕的时候,看到米伦等五人带着的行李箱,众人几乎要吓尿了:他们下意识的以为陈耕准备走人,后来箱子里的东西是陈耕送给丁海军一家的礼物的时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等确定陈耕确实没打算走人之后,起码超过三分之二的人的腿都软了。

    迎着丁海军和胡槿看着这俩行李箱疑惑的目光,陈耕笑着道:“第一次上门,也不知道带点什么礼物比较好,两位别介意。”

    什么礼物要用箱子装,还一装就是俩箱子?

    最重要的是,如果箱子里的礼物太贵重,这可怎么办?

    胡槿下意识的就想要拒绝。

    但还没等胡槿开口,陈耕已经接着说道:“别看东西好像不少,其实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就是我给嫂子还有若烟同学的几件衣服和鞋子……嗯,今天我去老大人哪儿的时候,和老大人说过这件事,老大人说了,你们放心大胆的收下就是,这算是朋友之间的馈赠,跟贪污受贿扯不上关系。”

    陈耕为了让丁海军两口子能够收下这些礼物、而不用担心会有什么后遗症,竟然在与老大人见面的时候和老大人说了这件事?陈耕这话一出口,不但丁海军和胡槿愣住了,周围一圈的各个部门的、实际上是肩负着监督责任的领导干部也愣住了。

    没有人怀疑陈耕会胡说,因为这种事情必然会有人去核实,如果陈耕敢“假传圣旨”,哪怕他对华夏的改革开放再重要也必然会被华夏放弃,既然他敢在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那就一定是真的确有其事,但是……

    他疯了吗?!

    与老人家面谈这么重要的机会,他竟然跟老人家闲聊这些?他不是应该为自己尽量的争取好处吗?!

    众人甚至已经能够想象当时的画面:

    陈耕:“大人啊,我准备送给丁海军同志他们家一些礼物,倒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就是几件衣服和鞋子之类的东西,您看就让他们交公了行不行?”

    老大人哈哈大笑着一摆手:“这有什么行不行的,不就是几件衣服么,行,就让他们安心的收下吧,没事。”

    卧槽!

    这个世界太疯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