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动力之王 > 第119章 含在嘴里怕化了
    车队一路飞驰,直奔首都友谊宾馆。

    徐主任侧着身子对陈耕说道:“陈先生,这段时间你和您的下属们就住在友谊宾馆,您有任何要求都可以和宾馆方面提,我们会竭尽全力的满足。”

    “谢谢,”陈耕点点头,说道:“在美国的时候,丁先生就给我介绍过友谊宾馆的情况,只要能有丁先生介绍的一半好,我就不担心。”

    徐主任立刻转头看向丁海军。

    丁海军点点头:“我告诉陈先生,友谊宾馆是咱们国家对待接待的定点宾馆,如果类比的话,档次不低于任何国外的四星级以上的酒店。”

    徐主任这才松了一口气:他是真的担心在美国的同志说了一些不能说、或者被陈耕理解错了的话啊。当即笑着道:“那我可以保证,咱们的友谊宾馆绝对不比国外三星级、四星级的酒店差。”

    “三星级还是四星级都无所谓,”陈耕摆摆手,摆摆手道:“宾馆这边给我安排了每天拨打国际长途、收发国际传真的时长了吗?”

    这一点也是在陈耕回国之前就和国内进行了沟通的,徐主任也知道现在的费尔南德斯公司正在与美国福特汽车、美国通用汽车以及东瀛本田技研工业株式会社洽谈着几个合作项目,身在华夏的陈耕每天都需要与在美国的公司进行沟通、了解谈判的进展情况、根据情况做出不同的决策。

    早在12月份,那时候还没有升级为大使馆的联络处就再三的叮嘱国内负责协调的同志:无论如何也要保证陈耕先生每天有至少一小时的可以拨打国际长途和接收、发送国际传真的时间,这可关系到陈耕先生总价值超过2000万美元的生意!

    听说这关系到费尔南德斯公司总价值超过2000万美元的生意,外事部门吓的脚都软了:这么大的事,谁敢耽搁?

    “已经帮您协调好了,”徐主任觉得嘴里有点发干,不自觉的舔了舔嘴唇:“只要您每天提前半个小时给宾馆方面说一声就行。”

    陈耕扭头看向丁海军:“还要提前说一声?”

    “咱们这边还是人工台,需要人工转接,”迎着陈耕疑惑的目光,丁海军给他解释道:“为了保障你的通讯要求,首长亲自做出了指示,每天你的国际长途的优先级要排在第一序列,这需要一点时间来协调,所以……”

    “明白了,”陈耕冲丁海军和徐主任拱拱手:“谢谢……这应该挺麻烦的吧?”

    徐主任愣了一下,连忙道:“不麻烦,不麻烦,都是应该的,就是费用方面……有点高。”

    “多高?”

    “一分钟3块四毛二,”徐主任的脑袋都要塞前座底下去了:“美元……”

    “……”

    一分钟3.42美元?!陈耕也是服了。

    ……………………

    看到车队抵达。

    早就接到了通知的友谊宾馆的郑向红经理,连忙带着二十多位身着制服的服务员迎上来。

    看着这20多位身高相仿、身材也相仿的年轻漂亮的妹子,斯坦森等几名保镖直接就傻了眼:就像咱们对外国人有脸盲一样,老外看咱们华夏人其实也有点脸盲,在斯坦森等四人的眼里,这20多名妹子长的简直一模一样,就像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首都友谊宾馆一直都是我国对外接待工作的定点招待机构,来我国访问的外宾,只要是落脚地点在首都的,除了入住本国所在大使馆之外,就只能住在友谊宾馆,你自己想要去外面找个宾馆、招待所住下?

    不存在的。

    如果你去的地方不是首都,而是下面的某个省份怎么办?

    也简单,只能入住当地的党委招待所,比如某某省@委招待所、某某市@委招待所之类,通常情况下,你入住哪一层,哪一层就不会再允许其他的客人入住了,所以实际上等于你是包下了整一层楼,为的就是不让你胡乱打听。

    华夏唯一的定点涉外招待机构,我们就不去形容和描述友谊宾馆里面是什么样子了,作为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举国之力”来运作的一家涉外宾馆,“尽善尽美”四个字就可以概括友谊宾馆的一切,别的先不说,就举一个例子:这个时候的共和国的电力供应十分不足,很多时候需要拉闸限电,但任何时候的拉闸限电都拉不到友谊宾馆的头上,任何时候,电力部门都要保证友谊宾馆的电力供应,一旦友谊宾馆的电力供应出了问题而恰好这个时候又有外宾,这就是一出严重的政治错误。

    亲自将陈耕一行人送上早就预定好的套房,徐主任客气的说道:“陈先生,条件简陋了点,让您见笑了。”

    陈耕指了指脚下、失笑的摇头:“就这个地毯,纯羊毛的吧?在美国的四星级酒店可看不到这个,徐主任,您太客气了。”

    陈耕这话有几分恭维的味道,偏偏在场的华夏方面的同志都很受用:能被外国人夸奖几句,那就说明我们还是可以的嘛,没有给国家丢人。

    陈耕看的有点心酸:现在的华夏,实在太缺乏国际社会的认同感了。

    一个服务员快步从外面进来,低声对郑向红说道:“经理,外交部的煌部长来了。”

    煌部长来了?郑向红心头就是一惊。

    除了陈耕一行人之外,友谊宾馆没住什么够分量的外宾,那么煌部长是为了什么来的,不是显而易见的事么?

    可明白归明白,他还是无法接受煌部长在这个时候赶来的事实:您好歹也是个部长啊,这样真的合适吗?

    合适吗?

    合适不合适的不重要,重要的是煌部长必须来。

    郑向红不知道陈耕到来对共和国的意义,但老煌同志知道啊。

    月,十一届三中全会正式决定国家由过去的“以阶级斗争为纲”转向“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改革开放的序幕终于开始了。

    1979年1月1日,中美正式建交后,刚刚从联络处升级为大使馆的华夏驻美大使馆就发表了通告,邀请美国和全世界的资本去华夏考察、投资和建厂,但迄今为止,通告发出去已经20天了,来大使馆咨询的不到20个人,最终成行的,除了陈耕之外只有一个那位老兄是个卖鞋的,想要将他代理的皮鞋卖到华夏去。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华夏的招商通告发出去快一个月了,只有陈耕是第一个主动来华夏、对华夏有着明确的好感、同时又有足够的实力的投资商,这个榜样必须竖起来!为了树好这个榜样,一个部长算得了什么,如果有必要,更上面的领导也是说来就来。

    还没等郑向红反应过来,徐主任和丁海军的顶头上司、华夏外事部门的老大就在众人的陪同下大踏步的走了进来:“呵呵……你们在聊什么呢,聊的这么热闹?”

    郑向红很紧张,徐主任和丁海军倒是无所谓,他们早就知道自家老大会赶过来,徐主任笑道:“我们在和陈耕先生闲聊呢,陈耕先生对招待所的条件很满意。”

    “呵呵……陈先生这是在照顾大家的面子呢,”老煌同志上前来和陈耕握着手,亲切的道:“陈先生,我知道咱们这的条件艰苦了点,肯定不能和你的庄园比,抱歉了,咱们国家现在的条件有限……”

    煌部长这话的意思,是这位陈耕先生有一所庄园?!

    听到到这话,郑向红差点一头晕过去,他无法想象一个人住一所庄园是一个什么概念。

    陈耕谦虚的道:“部长您太客气了,这里的条件很不错,我也是从小苦过来的,搁在一年前,这样的条件我是想都不敢想。”

    “呵呵……你满意就好,”老煌同志亲切的点头:“我是代表老大人来传达他对你的问候的,老大人说你有什么要求就尽管提,不要觉得不好意思,虽然你的国籍是美国国籍,可你身上流着的是咱们中华民族的血脉,咱们是自家人。老大人还说,他希望能和你聊聊。”

    说实话,陈耕心里还真有点受宠若惊,他立刻应道:“能够聆听老大人的教诲是我的荣幸,我很期待能够拜访他老人家。”

    “那明天晚上怎么样?”

    “明天晚上?没问题。”陈耕不假思索的答应下来。

    一阵交流之后,陈耕向老煌同志提出了一个请求:希望能够在合适的时间去丁海军家里拜访一下。

    “到海军同志家去拜访?”老煌同志惊讶的看了丁海军一眼。

    老丁同志也一脸的茫然:这是什么情况?

    他哪知道某人存心不良,已经开始惦记自己的闺女了。

    惊讶只是一瞬间的事,老煌同志立刻意识到这是一个绝佳的加深与陈耕交情的好事,当即痛快的点头:“当然没问题,去朋友家拜访嘛,这个是好事。”

    看来需要重新评估丁海军与陈耕的关系了,这条关系利用的好,一些事情说不定会容易许多。打定了主意,老煌同志扭头对丁海军说道:“海军同志啊,一定要招待好陈耕先生,要让陈耕先生宾至如归,这是组织交给你的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