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动力之王 > 第97章 真的是要把破烂王当到底了
    会议结束,罗斯玛丽快步追上陈耕的脚步:“boss,这次我出去联络密歇根州的其他报废车拆解厂的时候,遇到了一件事,我琢磨着您说不定会有兴趣。”

    “哦?”罗斯玛丽的话让陈耕有些好奇:“什么事?”

    什么事,能让罗斯玛丽专门在会议结束之后跟自己说?

    “我也是刚刚想起来,”罗斯玛丽说道:“在圣苏玛丽,有一家飞机拆解公司准备出售,您有没有兴趣?”

    陈耕:“……”

    飞机拆解厂?

    你这是准备让我把破烂王当到底了吗?

    “我对飞机拆解不是很了解,但是既然你跟我提了这件事,这个东西……很赚钱?”

    “很赚钱。”罗斯玛丽点头。

    能让罗斯玛丽都说很赚钱的生意,那就是真的很赚钱了,陈耕终于有些兴趣了,问道:“有多赚钱?嗯,比拆车件赚的多?”

    “比拆车件赚的多多了,”罗斯玛丽顿了顿,有点不好意思:“如果我了解到的信息确定无误的话。”

    “这样啊……”

    陈耕对汽车后市场很了解,因为他在汽车这个行业呆的时间足够的长,对汽车前市场和汽车后市场的了解都足够的深,但对于飞机,别说真正意义上自己造的大飞机还没飞起来,自己甚至连供应链都还没有搭建好,就更别说飞机的后市场了,但如果罗斯玛丽说飞机的拆解很赚钱,他也不会怀疑,人人都看不上的报废车拆解都能够为自己贡献这么多的利润,何况是利润率更高的飞机?

    想了想,陈耕向罗斯玛丽问道:“飞机的拆解和咱们的报废车拆解有多大的相似之处?”

    “我了解的也不是很多,但就我了解到的情况来看,飞机拆解和报废车拆解最大的不同之处,就是报废车拆解是拆解一辆辆老掉牙的、或者撞坏的车,但飞机拆解这个行业不同,因为出了事故才被拆解的飞机是少数,而且应该是极少数,绝大多数被拆解的飞机都是民用客机。

    这些客机在被送到拆解公司之前,其实一直都是在民航公司正常使用的,只是因为或者到达了服役年限、如果进行延寿的花成本太高,或者是舒适度无法满足乘客的要求而不得不更换新飞机……总之,不管这些飞机是因为什么理由退役的,但在退役之间,超过99.99%的飞机都在正常使用的状态,只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才被退役的。”

    陈耕听的连连点头,想想也是这个道理,如果这些被送去拆解的飞机像汽车一样,有相当比例是事故车,那谁还敢坐飞机?如果涉足飞机拆解行业,倒是一个了解一架飞机结构和设计的绝佳的机会——有什么能比亲手拆开一架飞机更好的了解一架飞机的方式?

    很诱人,但陈耕还有些疑虑:“听你这么一说,似乎确实很赚钱,但这里面有个问题,既然这生意这么赚钱,为什么这家公司还会被出售?”

    “因为这家伙的股票被套牢了,很惨,如果不追加资本金就会被强制平仓,”罗斯玛丽的语气充满了幸灾乐祸:“要么想办法筹钱继续砸进去,要么就等着割肉,没有第二个选择,但这家伙显然不是聪明人。”

    果然是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啊。能为了炒股卖掉自己的公司的,这位老兄也是牛人,股市里的钱你亏了就亏了,起码下蛋的母鸡还在不是,你这直接把下蛋的母鸡炖了算是怎么回事?

    在为这老兄的智商感到担心的同时,陈耕也有些好奇:“他怎么没去找银行借款?如果他这架飞机拆解公司的营业状况不错,从银行临时借个几万十几万美元应该问题不大吧?最不济,用他的飞机拆借公司做抵押也能从银行借来不少钱吧?”

    罗斯玛丽对自己老板的少见多怪表示很不屑:“你以为他没抵押?现在已经没有银行肯借钱给他了。”

    “卧槽!”

    陈耕听的当真是吓一跳,这哥们疯狂的程度当真是超出了陈耕想象的极限,可这么一来,问题也来了:“那岂不是说这家公司现在是属于银行的?”

    “没错,”罗斯玛丽点头:“我找朋友打听了一下,他欠银行的钱大概有20多万,”

    “就算咱们拿到了这家公司,不也得先偿还银行的贷款?”

    “那倒不用,只要咱们同意接手债务,同时证明自己有足够的偿还能力,银行会同意咱们把短期借款转成中长期贷款,唯一的问题,是咱们需要先搞定那个家伙。”

    “也就是需要先把这家飞机拆借公司从这个蠢货手里买下来吗?”陈耕问道。

    “是,”罗斯玛丽说道:“飞机拆解公司是一种盈利风险很低的公司,一般情况很难出现这种公司被转手的情况,所以……”

    “既然这样,那就过去看看吧,”陈耕想了想,说道:“事不宜迟,咱们现在就走。”

    ………………………………

    没有移动网络就是不方便啊,想要了解一下这个飞机拆解行业到底是怎么回事都没机会,搁在小三十年后,在路上翻翻手机就足够自己对飞机拆解这个行业有个大致的了解了,但现在,陈耕只能干着急。

    好在没走错路,等陈耕赶到罗斯玛丽说的这家联合飞机回收公司,看着眼前的场面,陈耕就被这场面给镇住了:“我怎么感觉这地方似乎一个机场?”

    一家飞机拆解公司,有一条属于自己的飞机起降跑道,尽管有些不可思议,不过陈耕觉得这个事情不是多难理解,那些即将被拆解的飞机是直接飞过来的,没有条跑道怎么降落?看看远处拆的七零八落、估计级就只剩下个空壳子的飞机机体,再看看眼前这条目测应该能够起降波音737这种级别飞机的跑道、远处的飞机塔台,陈耕觉得这个玩笑开大了,这么牛x的一家公司,竟然会还不上20万的银行贷款?

    虽然这个机场一看就是个小型私人机场,但再是小型私人机场,那也是个私人机场啊,这是一般人能够玩的起东西?是能够被区区20万美元给难住的?

    “很奇怪吗?”罗斯玛丽奇怪的看着陈耕,不明白自己的老板为什么会是这么一副表情:“看到跑道尽头的那一片空地么,那就是他们公司所在的地方,跟机场方面租的,一年的租金也不贵,据说不超过3万美元,小机场么,就这样……”

    租的啊……

    尼玛!

    吓老子一大跳,老子还以为这家飞机拆解公司自己就有一个塔台、自己就有飞机跑道呢,敢情是自己想多了。不过……

    也是,既然是搞飞机拆借的,不在这种便宜的私人机场租地方,难不成去那些繁忙的枢纽机场租地方?以这个机场的规模、停机坪上停放的飞机的类型、数量,陈耕觉得一年三万美元的租金也不算便宜了。

    ……………………

    “你们要买我的公司?50万!给我50万美元,这家公司就是你的!”瞪着通红的眼珠子、胡子拉碴的联合飞机拆借公司的老板奥尼斯对陈耕和罗斯玛丽嘶吼道。

    在陈耕看来,这家伙像极了一个输红了眼,想尽一切办法也要找到最后一个铜板,奢望靠着这最后一枚铜板翻盘的赌徒,总之,一个很完美的红了眼的赌徒的样子。

    陈耕不同情这样的蠢货,尽管这个蠢货看上去很可怜:“50万?你凭什么认为你你的公司值50万?”

    “就凭我上个月刚刚拆完一架麦道dc-7,那架飞机我赚了整整8万美元!是8万美元!”奥尼斯像是个输红了眼的赌徒一样向陈耕咆哮道:“一架飞机为就赚了8万美元!一年能拆三架飞机,你就发大财了!”

    麦道公司的dc-7飞机?

    陈耕不是很确定dc—7是个什么房间,但想到麦道现在的主力飞机:dc—9是65年正式开始生产的,前面还有个dc—8,那么这个dc—7显然应该是在50年代开发的机型了,50年代开发的机型……十有八九是一架螺旋桨飞机吧?

    陈耕老实不客气的回道:“听起来不错,但是奥尼斯先生,先不管你说的这番话有多大的水分,就一点,但你确定你一年能拆三架dc-7?”

    奥尼斯的脸顿时就是一僵。

    废话!

    dc-7可是二战后美国第一架可以不停留就实现横跨美国飞行的民航飞机,但多数时候都被民航公司安排去执行跨大西洋的飞行航班,虽然飞机服役的时间早了点,也是老旧的活塞内燃机加螺旋桨的飞机,但这样的宝贝不知道有多少家飞机拆解公司盯着呢,哪有那么容易好抢到手?自己公司的这架麦道dc-7还是自己好不容易才抢到手的。

    罗斯玛丽跟着帮腔道:“奥尼斯先生,我们是很有诚意的,我我没看到你的诚意在哪里……您应该很清楚,如果不能尽快和我们达成协议,您的股票就要被强制平仓了,您从银行短期拆解的贷款也即将到期,对您来说,现在最大的问题不是跟我们斤斤计较,而是尽快扭转局面。”

    ————————————————

    ps:说的10点的,这都12点多了……

    我自己挖了个坑把自己给塞进去了,飞机拆解和回收啊,我觉得我就是头猪,怎么脑袋一热写这个玩意儿?汽车拆解还能查一点东西,飞机拆解是真查不到啊……真想骂自己两句啊,这玩意儿该怎么写?

    可既然已经写了,硬着头皮写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