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动力之王 > 第63章 姐妹
    这次的事情对安德森的刺激不小,一竿子打翻了他刚刚冒上来的小骄傲,但对陈耕来说,这这件事不比芝麻粒大多少,完全影响不了他的心情。

    某人甚至有心情琢磨着去唐人街找点可口的东西换换口味,美国人的饭菜水平实在是低劣的令人发指,但他的想法落空了……

    “boss,有个自称是猎头公司的女人找您。”刚刚接替伊丽莎白的安妮斯顿,进来向陈耕汇报了一件事。

    “猎头公司的人?”陈耕扬了扬眉毛:看到自己公司发展的快,猎头公司主动找上门来做生意了吗?这些家伙的鼻子真是属狗鼻子的。

    “嗯,是的,”安妮斯顿点点头,忽然想起一件事,连忙将手中拿着的名片放在陈耕的办公桌上:“boss,这是她的名片,她说您看了她的名片之后一定会见她的。”

    这么牛气?

    但是还别说,听对方说的这么牛气,陈耕对这个猎头公司还真有点好奇,顺手拿起名片扫了一眼,嘴角顿时抽了一下:乔安娜·卡索维茨。

    乔安娜·卡索维茨不是什么有名的女人,但是很不巧,前几天陈耕曾经听罗斯玛丽·卡索维茨在无意中说过,她有个妹妹叫乔安娜·卡索维茨。

    陈耕当然不会可以记住罗斯玛丽的妹妹的名字,但如果有人前两天刚刚和你说过这个人,两天后这个人就出现在了你的面前,你想忘记都难。

    对方说的没错,在看到这张名片之后,自己还真的见她,不但要见,还得客客气气的见,没办法,这个乔安娜·卡索维茨分明是代表他姐姐罗斯玛丽·卡索维茨来的。说起来,姐姐是银行的高管,妹妹开猎头公司,这姐妹店开的好哇。

    现在想来,罗斯玛丽当时的“无意中”,也未必当真是“无意”吧?

    ……………………

    “费尔南德斯先生?”

    乔安娜·卡索维茨看着陈耕的目光带着几分挑剔:这就是那个胆敢向自己的姐姐发出邀请的哪家公司?

    “是我,”陈耕点点头,对乔安娜·卡索维茨的目光很是淡然:“请坐,想要喝点什么?”

    “咖啡吧。”

    “没问题,”陈耕没用速溶咖啡机,而是从自己的办公桌下面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箱子:“我这里有耶加雪菲(耶加雪啡)、蓝山和曼特宁的咖啡豆,你喜欢哪一种?”

    乔安娜·卡索维茨被陈耕这不经意间装出来的x给镇住了:她知道蓝山,知道卡布奇诺,还知道大名鼎鼎的猫屎咖啡,但耶加雪菲和曼特宁是什么鬼,完全没听说过啊?

    可她还不敢随便否定这两种咖啡,能被费尔南德斯和蓝山咖啡豆放在一起的,那应该不会很差吧?这一刻,乔安娜·卡索维茨有些后悔自己平日里没有多学点咖啡的知识。

    犹豫了一下,乔安娜道:“嗯,就耶加雪菲好了,有段时间没喝过了。”

    “很棒的选择,”陈耕大拇指一挑,一边从容的从箱子里拿出咖啡磨、酒精灯和虹吸壶,摆弄着各种家伙什,一边对乔安娜说道:“作为咖啡的故乡,埃塞俄比亚上千年的种植历史和加工传统造就了优质的水洗阿拉比卡豆,通过浅度烘焙,这种咖啡豆有着独特的柠檬、花香和蜂蜜般的甜香气,柔和的果酸及柑橘味,口感清新明亮……”

    乔安娜被陈耕这套精致的动作和精彩的解说给镇住了!

    对于大大咧咧的如同牛仔一般、并且冠之以“讲究效率”的美国人来说,他们虽然学不来精致,但精致这种东西对他们有着天然的巨大吸引力,并且认为这是一个人素质和底蕴的体现,这是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道理:只有每日不用为生活而奔波的人,才会有这么多的闲情逸致研究这些“高雅”的东西,一个整日里为生活忙碌的人,自然然不可能有时间忙活这些东西。

    偷眼看了一眼乔安娜的样子,陈耕心中暗笑,将做好的咖啡放到乔安娜的面前:“尝尝味道如何?”

    就这么喝?

    看着眼前这杯没放方糖也没放牛奶的咖啡,乔安娜迟疑着没动,她甚至怀疑这家伙是不是在故意整自己?

    见乔安娜的目光落在一旁的方糖上,陈耕笑道:“耶加雪菲最大的特点就是不用加奶也不用加糖,让丰厚的质感与独特的柔软花香刷过你的味蕾,留下无穷回味……你喝一口就知道了,当然,如果你喜欢加糖,也没问题。”

    是这样的吗?乔安娜有些迟疑,可又找不出费尔南德斯骗自己的理由,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端起来尝一口——了不起就当时喝没加糖的黑咖啡好了。

    但只是尝了一口,她就顿时眼睛一亮,忍不住道:“果然很好喝。”

    “是吧?喜欢就再喝一杯。”陈耕也很得意,虽然他最喜欢喝茶,而且还是跟谢闵声老爷子一样,拿一个大大的杯子牛嚼牡丹一样泡一大杯铁观音,但也跟着丁若烟学了两手做手磨咖啡,倒不是为了喝,而是为了偶尔装个x,现在看来这装x的效果很好。

    但乔安娜终究不是来喝咖啡的,将咖啡喝光之后,她开口道:“费尔南德斯先生,您应该知道我是为什么来的吧?”

    陈耕点头:“我没猜错的话,您是为了您的姐姐罗斯玛丽·卡索维茨小姐而来的?”

    “没错,我是为了我姐姐而来的,”乔安娜·卡索维茨的表情终于严肃起来:“我想要看看你到底对我姐姐使了什么魔法,让她打算放弃一家银行的副总这样一份无数人羡慕的工作,选择到你这里来?”

    陈耕没被这女人唬住,他奇怪的反问道:“难道您的姐姐没有向你介绍过我的公司的情况?”

    “当然介绍过……”

    “既然他向你介绍过,那就好办了,你也是从事猎头工作的,难道看不出来,你姐姐在联合社区银行的职业生涯道路已经到了尽头了,她基本上没有了再往上走的空间,而在我这里,她的未来几乎没有任何上限?”

    “我知道,”乔安娜·卡索维茨沉默了一下:“但你只是一个卖二手车的,我姐姐现在可是银行的高管……”

    “然后呢?”陈耕倒是没有生气,即使有点好奇:不是说只要赚钱,美国人才不在乎你做的是什么吗?怎么也有门第之见?那些说政府高官和垃圾工可以坐在一起开怀畅饮的公知呢,你给我出来!他饶有兴致的反问:“你觉得银行的高管就是上层社会的大人物了,我一个卖二手车的,整天只能和普通老百姓打交道,所以哪怕我赚的钱比银行多,也应该低他们一头?”

    “开什么玩笑,你怎么可能赚的比银行多……”

    “现在全美有超过1400家银行,超过95%的银行的年利润还不足500万美元,有超过90%的银行的年利润不足100万美元,”陈耕笑眯眯的道:“也就是说,我的公司的盈利情况超过了全美至少95%的银行,知道吗,如果这次不是你的姐姐诚意十足的亲自过来和我谈,他们银行肯定拿不到我们公司的这笔生意……话说回来,给公司拿下了这么大的一笔单子,他们银行给了你姐姐多少奖励?”

    他觉得这件事越来越有趣了,他一开始以为乔安娜是受了罗斯玛丽的委托,来和自己谈薪资待遇的问题,但现在看来,事情似乎完全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乔安娜倒是没想到陈耕歪楼的本事这么厉害,下意识的说道:“我不是很清楚,似乎是一万美元?”

    “卧槽!”陈耕怪叫一声,他是真的被联合社区银行的小气劲儿给惊到了:“你姐姐给他们银行带回去了一个年盈利最少上千万美元的大项目,他们银行就奖励她一万美元?!”

    搁在哥们这里,不敢说给这么以为业务精英几十几百万美元,但十万二十万的奖励肯定是有的,一万美元是什么鬼?在陈耕看来,这完全是在故意侮辱人。

    乔安娜倒是觉得陈耕大惊小怪了,在美国,这种情况才是正常状况好不好,哪些大企业的年薪10万的高管,每个月不知道要主持几次谈判,每个谈判给公司带来的收益说不定都是以百万、千万美元计,如果每谈成一个项目,公司的老板和股东都要给大笔的奖励,那公司还怎么维持?

    “这就是我决定辞职的原因,”乔安娜还没有说话,一个声音从门口传了进来:“看了你给你的人开出来的条件,再看看我付出的与我所得到的,我认为我努力的价值被严重低估了。”

    卧了个大槽!

    陈耕一脸懵逼的看看从外面进来的罗斯玛丽,又看看乔安娜:你们姐妹俩跟我玩什么?

    “我妹妹是瞒着我偷跑来的,”穿着一身职业装的罗斯玛丽,没好气的先瞪了乔安娜一眼,才接着对陈耕说道:“费尔南德斯先生,有个问题我再次向您一下:你确定你会履行此前对我说过的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