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动力之王 > 第60章 最坏的情况没有发生
    陈耕以为对底特律另外三家报废车拆解公司的调查总要个四五天才会有结果,可出乎陈耕意料的是,第三天中午,斯坦神就给陈耕带来了好消息。

    “boss,您让我查的事情,有结果了。”

    “哦?”陈耕有点惊讶:这么快?

    斯坦森用最简洁的方式说明了底特律另外三家报废车拆解公司为什么买来找费尔南德斯公司合作的原因:“是那三家报废车拆解公司暗中联合了起来,准备向我们要个高价。”

    安德森没有掺合在其中?陈耕望着斯坦森沉声道:“你确定?”

    “boss,我非常确定。”知道自己的老板在想什么,斯坦森重重的点头。

    陈耕心中的担忧终于放下了,此前他最担心的就是安德森目光短浅,拣了芝麻丢了西瓜,为了一点钱辜负了自己的信任,如果这件事真的和他有关系,说不得陈耕就只能让他走人了,现在好了,最坏的情况没有发生,陈耕的心情一下子变好起来:“给我说说,你们是怎么做的?”

    “我按照您的意思,安排了两个兄弟,以找些零件名义的去了那三家汽车拆解公司……”斯坦森将整件事娓娓道来。

    或许是费尔南德斯公司此前并没有与他们接触过的原因,整件事的进展情况比陈耕和斯坦森预料的都要顺利,这三家报废汽车拆解公司压根是一点警惕之心都没有,这几个去探查情况的老兵没有遇到一点预料中的难题,几根烟、几个分量十足的大汉堡以及顺便抱怨向对方一下自己的自己老板的苛刻,就从看守的保安和员工口中打听出了他们老板的计划:

    在看到费尔南德斯公司与迈克尔合作,通过拆解可用的二手汽配件让双方都赚了大钱之后,有两家报废车拆解公司的老板确实心动了:卖废铁哪有卖二手零件赚钱?

    但另外一家报废车拆解公司的老板比较有眼光,他敏锐的意识到一点:在拆车件身上尝到了甜头的费尔南德斯公司,必然还会来找底特律的另外三家报废车拆解公司合作。

    就在心动的那两家报废车拆解公司的老板准备来找费尔南德斯公司合作的时候,这位比较有眼光的老板主动找上了另外两家报废车拆解公司的门,说服这两家报废车拆借公司的老板和自己一起共进退。

    他说服这两家报废车拆解公司老板和自己一起共进退的理由也很简单:我们不贪心,并没打算能多赚多少钱,但哪怕我们能让费尔南德斯在给迈克尔的价格上给我们提价20%,甚至是10%,我们不也赚了么,一年最少也能多赚上万美元。

    这个简单的理由说服了这两家报废车拆解公司的老板,谁不想多赚钱?

    现在,这三家报废车拆解公司就等着陈耕主动找上门去,跟陈耕坐地起价呢。

    “就这么简单?”此前设想了各种可能、认为这三家报废车拆解公司不可能抱团的陈耕,有些不敢相信。

    “说白了,他们就是一些破烂王而已,”斯坦森倒是看的明白:“你觉得他们能有多大的远见?boss您太高估他们了。”

    “有道理”陈耕点点头,自己犯了一个常识性的错误:以为对方和自己一样聪明。

    不管怎么样,只要安德森没有掺合进去,那这就是好事,陈耕把安德森叫过来:“安德森,交给你一个任务。”

    安德森二话不说,问都没问:“boss,您说。”

    “你去底特律的那三家报废车拆借公司那儿一趟,看看他们是否愿意跟咱们合作。”

    “ok,”安德森立刻点头:“条件呢?是不是和给迈克尔的条件一样?”

    “当然一样,否则咱们没办法跟迈克尔交待。”

    “我明白了。”安德森赞同这个说法,不说与迈克尔之间的交情,也不说迈克尔的公司是最早与费尔南德斯公司合作的,就说一点,如果给了这三家报废车拆解公司更高的价格,迈克尔这边怎么办?难不成也给迈克尔提价?这么一来,费尔南德斯公司的整体成本可就上去了。

    对于持有这个项目的股份的安德森来说,成本的上升就意味着自己分红的减少,他当然不乐意。

    当然,大家之前签订了合同,他只能按照合同继续向费尔南德斯公司供货,但boss曾经对自己说过,费尔南德斯公司不仅要做一家讲信用的公司,还要做一家在品德方面让别人说不出什么问题的,安德森对陈耕的这番话深以为然:我们不指望自己的品德有多高尚,但也不能有让人指摘的地方。

    只是工程师出身的他,面对这种哪怕最简单的商业谈判,也不是很有底,表明完态度,他又有些担忧的向陈耕问道:“可是boss,如果他们坚持要求我们提价,如果我们不提价他们就不跟我们合作怎么办?底特律就只有4家报废车拆解公司,现在我们只拿下了一家,按照咱们现在的业务发展情况来看,很快就满足不了市场的需要了。”

    “你傻了?”陈耕没好气的骂道:“底特律只有4家报废车拆解公司是没错,可整个密歇根州有多少?超过300家!全美有多少?超过12000家!这又不是什么垄断公司,他们不卖,咱们去其他地方买好了。”

    至于费尔南德斯公司暂时还找不到那么多对工资要求不高的人手这件事,就没有必要跟安德森强调了。

    安德森竟然也没想到人手不足的问题,整个人都沉浸到全美有12000多家报废车拆借公司的巨大幸福当中去了,闻言,眼睛顿时一亮:“对啊!我怎么忘记了?”

    “好了,快去快回,”陈耕直接开始赶人了:“如果对方敢提出一些过火的条件,那就先晾着他们。”

    “嗯!”安德森重重的点头,有全美12000多家报废车拆解公司给自己壮胆,安德森觉得自己底气十足。

    ………………………………

    说起来陈耕这个老板当的可怜,以现在的营业情况而言,他一年都能赚好几百万美元了,可有空的时候还得去帮忙卖车,没办法,生意实在是太好,费尔南德斯公司一天的成交量都能抵得上一些小微型二手车销售公司俩月的成交量了。

    没办法,全新的销售模式就是这么厉害。

    但陈耕却发现情况有些不对,准确的说,不是销售不对,而是有一位客人不对,这位客人虽然看着也像是买车的样子,但和来买车的普通顾客却很不一样,他似乎并没有一个明确的购车目标,而是逮着这个销售人员问两句,之后自己看看,又走到另外一个销售旁边问两句……

    来摸底的竞争对手!陈耕脑子里在第一时间浮现出这个想法。

    可仔细看看,似乎又有点不太像,那些来摸底的竞争对手总有些鬼鬼祟祟、贼一般的感觉,但这位不是,他就这么大大方方的四处看、四处踅摸,还不时的问问那些来买车的顾客,不像是来摸底的,倒有几分像是来考察的。

    来考察的?

    意识到这一点,陈耕心头一动,主动走上前去,向对方伸出手:“先生,你好,我是这家公司的老板,有什么能帮你?”

    陈耕表明自己的身份,就是在告诉对方:嘿!哥们,我已经认出你来了。

    这是被人给认出来了啊,对方倒是没有什么惊慌,握住陈耕的手用力摇晃了两下:“非常荣幸认识您费尔南德斯先生,您可以叫我汤姆。”

    陈耕笑眯眯的点头:“好的,汤姆先生,很高兴认识你,我有什么能帮到您?”

    这老兄倒是洒脱,耸耸肩道:“我和费尔南德斯先生是同行,在温莎也有一家二手车销售公司。”

    来自加拿大的二手车经销商?

    陈耕心里有点意外,还真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是自己在加拿大的同行,说起来,前两天伊丽莎白还信心满满的说要去加拿大开拓市场呢,没想到加拿大的二手车经销商就主动找上门来了。

    意外之余,陈耕心中不免有些骄傲:“那你看来之后,感觉如何?”

    “很厉害!”汤姆诚恳的点头:“之前我还对大家的选择有些奇怪,但看了贵公司的服务和售后承诺之后,我不得不承认,温莎人选择来您这儿买车是正确的。”

    他顺便恭维了陈耕一下。

    同行的恭维让陈耕很开心,他心情很好:“所以呢?您准备与我合作?”

    对方只是因为好奇,就特意跑来底特律观察自己这边的经营情况?陈耕才不信会是这样,九成九的可能,是这位老兄的眼光不错,在费尔南德斯刚刚起步的阶段,就意识到了费尔南德斯公司的这种销售模式,对于二手车销售行业来说不啻于一场革命,为了抢占先机,干脆跑来跟自己合作来了。

    事实证明陈耕猜的没错,这哥们耸耸肩:“如果这种销售模式确实好,为什么不呢?费尔南德斯先生,不知道是否方便带我参观一下您的公司、维修车间以及您的合伙人那边的情况?”

    这家伙知道的东西不少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