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动力之王 > 第55章 美国寄来的礼物:下
    虽然华夏采用的pal制式与美国采用的ntsc制式并不想同,但是这并不影响这台彩电的使用,原因嘛,小鬼子会做生意啊,市场狭小的东瀛电子企业根本无法靠狭小的国内市场的道充足发展,只能走外向型的发展模式,所以rb电子企业生产的彩色电视机80%以上都是用于出口。

    但问题来了,你总不能因为a国采用pal制式就专门上马一条pal制式的彩电生产线,又因为b国的彩电标准是ntsc制式的就再上马一条ntsc制式的生产线,那是巨大的浪费,擅长于精打细算的小鬼子肯定不乐意。

    为了出口方便和降低成本,rb的家电企业几乎不约而同的选择了让一台彩电同时兼容pal和ntsc两种制式,这个问题自然也就不再是问题,不但能够节省一条生产线的采购成本,还因为采购量的加大进一步降低成本。

    所以小鬼子出口的彩电都是双制式,这台松下21英寸的彩电自然也不例外,当制式设置为华夏的pal制式之后,之前只能显示黑白画面的电视屏幕上忽然就变成了色彩艳丽的彩色画面,比军区大礼堂的那台大彩电还要清晰艳丽的多。

    看着色彩清晰艳丽的荧光屏,一群也不是没看过彩电的吃瓜群众跟第一次看到彩电一样大张着嘴巴:清楚!真太他m清楚了!大!太他m大了!

    电视还是大了看着过瘾,看看这个21英寸的,再想想自家那个9英寸的,真是让人来气,有种回家砸了的冲动。

    一台松下的21英寸彩电,算是彻底点燃了吃瓜群众们的热情,很快,大家七手八脚的帮陈红军、袁佳把所有的箱子里面的东西都收拾出来,甚至连微波炉都试了一下,按照陈耕手写的说明书,把一盘子剩菜放进去热了两分钟,当两分钟后打开微波炉,看着微微冒着热气的饭菜,一群娘们的眼珠子开始发红……

    好东西啊!

    得亏作为华夏七大军区之一的华东军区属于电力系统的重点用电保障单位,有双线来保证电力供应,这么一大堆的电器齐上阵,也没有影响(担心电力供应不足的兄弟们,你们可以放心了)。

    当那六箱子奶粉被打开,看着用精致的铁皮罐子洋奶粉,所有人的眼珠子都开始发红:在这个物资供应严重不足的时代,奶粉是最奢侈的补品,据说只有潜艇兵以及冬季会被大雪封山的边防哨卡能得到奶粉的供应,现在陈红军的堂侄一次就给他寄来了六箱,两厢给老人的中老年奶粉,两箱给孩子的、促进骨骼和智力发育的青少年奶粉,以及两箱给陈红军两口子的……

    还有那么大两盒子鱼肝油……

    多是好东西啊,有钱也未必能买到的好东西。

    看着周围眼冒绿光的人群,袁佳心里头很懊恼:早知道就不打开了,万一谁家想要来买两罐,到时候可怎么办?

    ……………………

    一直到晚上九点多,看热闹的人群才之间散去,陈耕(国内版)正稀罕的围着他那辆山地自行车不停的转来转去,稀罕啊,国内还从来没见过这种前后带避震、能变速、刹车还是碟刹的高档自行车,一看就知道不便宜,是高档货,明天祈祷学校里去,还不得把同学们羡慕死?

    “你觉得把这车给儿子合适?”看着对自行车稀罕的不得了,正拿着洗干净的毛巾仔细的擦拭自行车、恨不得晚上抱着自行车睡的儿子,袁佳有些担忧,小声的对陈红军说道:“会不会太招摇了点?”

    “也是……”袁佳不说他还没意识到这个问题,可听袁佳这么一说,他也意识到这个问题比较严重:“这不符合咱们国家一直以来的艰苦朴素的要求啊。”

    “还不止是这个,”袁佳再次压低了声音:“虽然不知道这个车到底多少钱,但肯定不便宜吧,你就不怕被小偷偷了?”

    “不会吧?”陈红军被吓了一大跳。

    “怎么就不会了?”袁佳反问:“或许这个自行车在美国不算什么,可在咱们这儿……找遍整个海洲,你见过这种自行车吗?自行车这个东西又不是多沉、多难开的玩意儿,听说那些会开锁的小偷十几秒就能打开一把锁,也就是转头说两句话的功夫人家骑着就跑了,你觉得能有多难?”

    “也是啊……”

    陈红军挠挠头,袁佳不说他还真没意识到这个问题,可被老婆这么一提醒,他顿时意识到,这自行车在路上一跑,对贼娃子来说简直就是个明晃晃的大灯泡,想不引起贼娃子的注意都难,看儿子对这自行车的稀罕样子,如果自行车被贼娃子偷了,还不得心疼的好几天都睡不着觉?

    “那你说怎么办?”看了陈耕(国内版)一眼,陈红军也压低了声音:“你不让他骑?看那个样子……”

    “没说不让他骑,只是不让他骑到学校里去,平常就放家里,放学以后和周末都能骑。”

    陈红军觉得这个办法不错,可还是有点担心:“那……倒是也行,可你怎么跟他说?你看他稀罕的那个样子。”

    “就直接跟他说啊,只要他自己不怕车子被偷,那就骑呗,车子被贼偷了别哭就行。”袁佳撇撇嘴:“你儿子什么脾气你还不知道?”

    儿子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臭小子是什么脾气、什么性格,当娘的会不了解?笑话!

    果然,乍一听到陈红军和袁佳说不许自己骑自己心爱的宝贝自行车去上学,陈耕(国内版)差点儿跳起来:老子这么牛x的自行车,不骑到学校里炫耀得瑟一圈,怎么对得起我堂哥?可袁佳接下来的话,却如同一盆冰水浇在了陈耕(国内版)的头上:“你骑也行,只要你不怕被小偷给偷了……我记得你前两天还说过,你们学校里被偷了两辆自行车?”

    “呃……”

    陈耕(国内版)瞬间怂了,苦兮兮的看着自己的老爹老娘,他实在是舍不得这辆车,这么牛x带闪电的车,难道就搁家里放着?

    袁佳吓唬道:“也不是不让你骑,你哥给你买的,你爸跟我难不成还能跟你抢?你周末啊、平时啊都可以骑,车子是你的,什么时候骑你自己把握,反正丢了也是丢的你的东西,别指望我跟你爸再给你买一辆……这车可是你哥专门从美国给你买的,在咱们国内,想买你都找不到地方买去。”

    这句话有了一锤定音的效果,确定自己老娘老爹并没有没收自己的宝贝的意思,陈耕(国内版)自己也琢磨起来,确实,把这车骑到学校里,根本就是告诉贼娃子,这里有好东西,赶紧来偷吧,保险起见,还是不要骑到学校里比较保险——对于陈耕(美国版)来说,这个结果恐怕打死他也想不到,自己不过是想要满足一下自己初中时的梦想,哪能想到梦想太好,也有担惊受怕的一天?

    …………………………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的袁佳翻了个身。

    “怎么还不睡?”陈红军低声问道。

    袁佳同样低声道:“睡不着,你不也睡不着吗?”

    “嗯……”这一天来的事情,惊心动魄,怎么可能没心没肺的躺床上就睡?睡不着才是正常的。

    死活睡不着的袁佳,干脆双臂撑着上半身趴在床上,大大的眼睛望着陈红军,低声道:“唉,老陈,你给我说说你大伯一家的情况呗?”

    “说啥?”

    “就说说你印象中的你大伯是什么样的,还有你那个堂哥……”

    陈红军忍不住苦笑:“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我大伯就带着我堂哥跑……走了,那时候我还不怎么记事,这么多年了,压根一点印象都没有。”

    “这样啊……”

    袁佳有些失望,今天自己堂侄送来的这些东西彻底的颠覆了袁佳的外观,一直以来我们的宣传都是全世界的无产阶级都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等着咱们去解放全世界,可今天看来,人家非但没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恐怕生活比自家的还要好的多?

    算了,不想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了,她伸手戳了陈红军两下:“那你总听咱爸说过大伯吧?给我说说呗,那可是他亲哥。”

    “咱爸也没怎么说过,”陈红军苦笑道:“咱们国家前些年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怎么敢跟我说,万一我年轻不懂事出去乱说怎么办?”

    “倒也是……对了,说到这个,我忽然想起来一件事,”袁佳一拍脑门:“咱明天后天的是不是应该抽空回去一趟,把这个事给咱爸说一声?大伯家还有后,看样子现在在美国生活的还不错,咱爸听了肯定很高兴。”

    “对啊,”陈红军有些懊恼,这一天的冲击太大,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点头道:“我明天就去请假,争取后天就走,你也去请个假,咱们一起回去。”

    “嗯……”

    “成了,睡吧,这都12点多了,明天还得上班。”

    “睡……”

    睡,可是还是睡不着啊,还有好多的问题,袁佳骨碌翻了个身,忍不住向陈红军问道:“对了,老陈,咱们那个在美国的侄子叫什么来着?”

    陈红军瞪着眼睛:“你不知道?”

    “我怎么会知道,你们谁也没跟我说啊。”

    “哦哦……”陈红军仔细想了想,似乎还真没有人跟她说过这个:“叫陈耕。”

    “什么?”袁佳以为自己听错了。

    “就叫陈耕,耕种的耕,耕地的耕,”陈红军道:“跟咱儿子重名。”

    “陈耕……”

    袁佳的脸色忽然一白,她忽然感觉自己的胸口好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