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动力之王 > 第52章 润园
    陈耕再次见到罗斯玛丽的时候已经是两天后。

    坐在陈耕面前,罗斯玛丽将薄薄的一张纸递给陈耕:“费尔南德斯先生,如果您打算支持其中的一位市长候选人,我建议你支持他。”

    陈耕这两天也没少做这方面的工作,看到罗斯玛丽交给自己的资料,陈耕有些惊奇:“民主党的阿历克斯·古德里奇?为什么是他?”

    在陈耕之前的计划中,这位阿历克斯·古德里奇先生似乎并不是最好的支持对象,资料显示这家伙年轻时是三k党的成员,鼓吹白人至上,虽然从政以后不再宣扬这些,但通过他的种种言论和举动仍然可以看得出这家伙白人至上的本质没变过。

    支持这么一个家伙?陈耕本当然不乐意。

    看着陈耕在皱眉头,罗斯玛丽有点不理解:“您似乎对阿历克斯·古德里奇并不满意?”

    “没错,”陈耕点点头,并不讳言自己对这家伙的不满:“根据我掌握的情况,这个阿历克斯·古德里奇似乎是一个种族主义者。”

    “就因为这个?”罗斯玛丽笑了:“但我认为你的担心其实根本不是问题。”

    “哦?”

    “现在的美国政坛,不敢说100%,但起码70%的政客都是种族主义者,或许有些人平日里并没有将自己的种族倾向表示出来,但事实上他们本质上就是,”罗斯玛丽坦言道:“在美国政坛,想要找找到一个真正的、不是种族主义者的家伙,这很难,具体到底特律,这几位市长候选人,每一个都有着或多或少的种族主义倾向,这就是美国乃至世界的现实情况,我们没办法改变,既然我们没办法改变,那就只能想办法去适应。而且……”

    罗斯玛丽冲陈耕眨了眨眼:“或许阿历克斯·古德里奇是个种族主义者,但在美元面前,他没有任何的主义倾向,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美元主义者,谁给他钱,他就帮谁说话,除非这个金主要危及美国的根本利益,否则任何一个政客都必须为自己的金主说话,这是美国所有政客必须遵循的传统,跟什么主义武官。”

    陈耕也反应了过来,是了,在美国,任何一个家伙,只要他变成了一个政客,主义什么的就已经不重要了,他们在乎的永远只有两个词:竞选、连任。

    而不管是竞选还是连任,都少不了美元,只要有人愿意为他们提供金钱,其他的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同样是一美元,可不会因为这一美元是从黑人手里拿出来的就只值90美分,也不会因为这一美元是从白人手里拿出来的就变成了1.1美元。

    至于自己支持的候选人上台之后不听自己的招呼怎么办?陈耕完全不担心这个问题,什么叫资本主义?简单的说,就是金钱说了算,一个被金主支持的政客,如果敢在上台后不给予自己的金主丰厚的回报,以后他都别想获得任何金主的支持,他会成为所有资本家共同的敌人——人品坏掉了,今后哪个资本家还支持你?

    当然,如果这个政客自己本身就是一个大富翁,他自己的财力完全支撑的起他的竞选,那就另当别论了,比如川普和他的“富豪内阁”们那号的。

    冲罗斯玛丽点点头,陈耕感谢的道:“谢谢您的提醒。”

    罗斯玛丽笑着点头:“不客气,很高兴你这么快就想明白了,不过有一点我需要向您确认一下。”

    “您说。”

    “阿历克斯·古德里奇当选后,你不会干涉他的执政吧?”

    “怎么会?”陈耕愕然。

    “但是据我所知,你们中国人一向有这么做的传统,在你们的政治传统中有很多人这么做过,尤其是一些女性政治家,你们给这个叫做……叫做……嗯,在前面挂上一道珍珠做的帘子,女性政治家坐在帘子的后面处理政务……”

    能把垂帘听政理解的这么清新脱俗,您也是没谁了。陈耕哭笑不得的道:“你说的这个叫垂帘听政,但是……做影子市长?我从来没这么想过,我又没疯。”

    顿了顿,陈耕正色道:“支持以为市长候选人。与一个市长合作,给自己谋取点好处是一回事,美国的资本家都这么干,这是美国的政治生态,谁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但架空一个市长?连底特律的三大汽车巨头都不会这么干,如果我敢这么干,第一个会发疯的恐怕就是联邦政府——我只是希望自己的生意顺利一些而已,嗯,另外在必要的时候可以保障自己的利益,仅此而已。”

    罗斯玛丽深深的看了陈耕一眼:仅此而已吗?

    不过不管如何,她总算是放下了心,只要费尔南德斯没有一些不该有的想法就好:“ok,联合社区银行在底特律的分行会在近期举办一场庆祝酒会,我会让雷恩斯托夫邀请阿历克斯·古德里奇参加,届时我、劳尔德先生等人都会出席,届时我会代表联合社区银行郑重的把你介绍给阿历克斯·古德里奇。”

    联合社区银行送的这个人情大了去了!

    陈耕立刻投桃报李的做出了回应:“罗斯玛丽小姐,非常感谢您为我所做的一切,我不会给您保证太多,但我能保证的是,从今以后,联社社区银行将会是费尔南德斯第一优先的合作银行。”

    罗斯玛丽等的就是陈耕的这句话,心情大好的她,笑吟吟的问道:“不用客气,我们是合作伙伴嘛,对了,那套庄园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坦白说,我感觉压力有点大,”陈耕并不讳言这一点:“维持这么一个庄园的成本太高了。”

    “确实,”罗斯玛丽也承认这一点:“但我觉得这不是一件坏事,这么一个庄园对于您在底特律的上层社会的社交有很大的帮助,这可是多少钱都买不来的,而且您必须知道,在所有人看来,能用得起这么一个庄园,本身就是您实力的最好证明,至于资金,以您的企业现在的盈利水平,您会担心这点开支吗?”

    这倒是,就跟八九十年代的时候,国内的那些老板们想尽一切办法也要买一辆好车以证明自己很有实力一样,整个底特律,拥有庄园的富豪也未必有10个,如果自己有了一个庄园,无疑是向底特律的上层社会发出了自己的信号。

    虽然陈耕毫不怀疑联合社区银行会在自己困难的时候捅自己一刀,但现在嘛,他们做的倒是确确实实的在帮自己。想到这,陈耕不再犹豫:“ok,就这么办吧。”

    至于罗斯玛丽说的给自己免息这件事,陈耕就不客气了:送上门的钱难不成还不要?

    罗斯玛丽笑吟吟的一挑大拇指:“明智的决定。”

    倒是陈耕,忽然想到了一点:“罗斯玛丽小姐,不如将你们的那个活动放在我的庄园怎么样?”

    “嗯?”罗斯玛丽迟疑了一下,眼睛一下子亮了:“你是说……”

    “没错,”陈耕笑吟吟的道:“借着这个机会向那位阿历克斯·古德里奇先生彰显一下我的实力。”

    “ok!再没有比这个更棒的建议了。”罗斯玛丽二话不说答应下来,一个顺水人情而已,更别说原本这个酒会就是为陈耕而举办的:“不过如果这么着急的话,价格方面可能就……”

    “尽量吧,如果降不了太多也没关系。”既然自己要的急,陈耕也就没指望能拿到一个多么便宜的价格,但相比于这个庄园接下来的用途,价格方面稍稍做些让步也不是不可以接受。

    有了陈耕的这句话,罗斯玛丽就彻底放心了,她当即道:“ok,我立刻与梅隆银行那边协调,争取让你明天就可以搬进去,另外如果您有时间,我们现在就可以去看看。”

    陈耕会介意吗?当然不会,想到自己即将拥有一所小庄园,他甚至有些迫不及待了。

    ……………………

    为了卖个好价钱,梅隆银行方面还是对这所庄园上了心的,不但请了保安对庄园进行看守,防止有人进来搞破坏,还有保洁人员定期打扫。

    一圈转下来,陈耕和罗斯玛丽都很满意,虽然因为打扫的人手太少、也没有监管人员,会导致保洁人员会有偷懒的情况,有些地方没有打扫干净,但一个空置了这么长时间的庄园能有这样的程度已经很让人满意了。

    一圈下来,已经彻底爱上了这个庄园的陈耕,终于满意的点头:“ok,我要了。”

    至于和陈耕一起来的斯坦森,在知道自己的老板要买下这所庄园之后,就一直处于呆滞状态,到现在还没回过神来。

    罗斯玛丽也很高兴,虽然按照自己的要求,联合社区银行要免息向费尔南德斯提供这笔贷款,但实际上联社社区银行根本没有多少损失,不说联合社区银行本就给了费尔南德斯每年50万美元的免息额度,就说梅隆银行吧,这么一所价值昂贵的庄园可不好卖,为了将这所庄园尽快的卖出去,他们开出了史无前例的10%的佣金比例——费尔南德斯买下了这所庄园,联合社区银行单单佣金就赚了将近10万美元!

    心情大好的罗斯玛丽笑眯眯的对陈耕道:“费尔南德斯先生,作为这所庄园的主人,您现在就可以考虑给这所庄园起个名字了。”

    陈耕几乎不假思索的道:“就叫:润园。”

    “润园?”罗斯玛丽念着这个有些拗口的名字,有些不解:“这是汉字?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吗?”

    特殊的含义?

    有,当然有……

    ————————————

    ps:兄弟们,给你们说个不开心的事情,让你们开心一下。

    刚刚千年看这周签约作者新书榜,彻底体会到了什么叫如遭雷击:上周的榜单上,前10的新书中,有4个白金2个大神……

    知道比前10名有4个白金2个大神时更绝望的是什么吗?是这一周的榜单前10中,有5个白金2个大神……

    7个!

    前10名,有7个大神和白金开新书啊!!!

    你们知道这是一种怎样绝望的心情吗?

    千年这种小扑街该怎么活啊啊啊啊啊啊……

    嗯,我知道你们一定会幸灾乐祸的,笑吧,不用忍着,还可以顺便写两句评论嘲笑我一下下……

    瞅我这怨念,一个ps都写了这么多,大家如果觉得千年很可怜,就支持几张推荐票好不好?在榜的最后一周了,咱不能最后一周晚节不保,掉出榜单前10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