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动力之王 > 第50章 M国史上最凄惨的市长宝座
    雷恩斯托夫懂了!

    他不假思索的道:“您决定全力支持谁,谁就有超过90%的几率成为底特律的市长。”

    完全是不屑一顾的语气,不像是在谈论全美最大的城市的市长人选,反倒像是在鄙视隔壁家王二麻子,丫又用肥猪肉片子抹了嘴,假装自家吃了肉。

    卧槽!这是什么情况?

    饶是陈耕见多识广,可听到雷恩斯托夫的这句话,他也懵了:什么叫我支持谁,谁就能当底特律的市长?

    雷恩斯托夫想了想,道:“费尔南德斯先生,您是不是觉得背靠着美国三大汽车制造商,底特律市政府以及历任市长的日子应该很好、市长的竞争应该很激烈、竞选难度很大、花费的资金应该很多才对?”

    “是,”陈耕点点头,他心里确实就是这么想的:“我觉得,背靠着全美三大汽车制造商,他们手指头缝里随便漏一点出来,就足够底特律的市长吃到撑了。”

    雷恩斯托夫笑了,他一副“我就知道你会这么想”的表情,用力的一挥手:“事实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在我看来,底特律的市长以及整套的市政厅班子,绝对是所有美国一线大城市当中最苦逼的一套行政班子。”

    “嗯?”陈耕有些不解。

    罗斯玛丽也挑了挑眉毛,对雷恩斯托夫的说法开始有了兴趣。

    “原因很简单,”雷恩斯托夫一句话就揭开了谜底:“因为对于福特、通用、克莱斯勒这三大汽车巨头们来说,底特律市市长实在是太渺小了,他们根本不会将底特律市长放在眼里,这三大汽车巨头们打交道的对象都是谁?参议员、内阁成员、总统……他们甚至连众议员都不怎么看在眼里!或许密歇根州的州长或许还有资格跟他们商讨利益,但底特律市的市长?呵呵……底特律的市长,属于活必须的干,还必须得干好;黑锅必须的背,还得必须背好;想吃肉?做梦去吧!”

    雷恩斯托夫就差一口“呸!”在地上了。

    仿佛一道闪电,陈耕瞬间明白过来!

    简单地说,就是底特律市的市长的段位太低,而三大汽车巨头们的段位又太高,举个不太恰当的例子:古代的内务府皇商,会把下面某个县的知县老爷当成一盘菜吗?不会,内务府的皇商们压根都懒得正眼看知县老爷一眼。

    而在美国这个资本主义的国家,三大汽车巨头们可比内务府皇商不知道牛x多少倍去了,底特律市的市长们平日里战战兢兢的跟小太监伺候主子一样还差不多。

    从这个角度来说,每一届底特律市长的日子都过的极其苦逼,典型“背黑锅你来,送死你去”,什么脏活、苦活都逃不了,好处还没他们的份。

    看陈耕一脸焕然大悟的表情,雷恩斯托夫就知道他明白了,接着说道:“不但通用、福特、克莱斯勒三大汽车巨头不会拿正眼看他们一下,连那些大型的汽配产品供应商也看不上他们,您也是汽车行业的,应该知道像是里尔、伟世通、通用旗下的德尔福、博格华纳……等等这些汽车零配件供应商,他们在全美的企业排名中几乎全都可以进入前一百强,都是全世界级的大型跨国集团,很多还是世界五百强的企业。

    他们也参议员、内阁成员以及总统先生的座上宾,最次最次,他们打交道的也是密歇根州州长、州政府高官、州议会议员,哪能轮的到底特律的这些市政府成员?

    对于这些汽车行业巨头的吩咐,底特律市的市长敢不听?敢不听话,都不用等到跌二天,这些巨头们当天就能让他们滚蛋!”

    陈耕听的心有戚戚焉,他觉得如果雷恩斯托夫说的没错,那么美国汽车行业的主机厂和零配件巨头们看到底特律的市长的时候,心情大概是这样的:我呸!蚂蚁大的玩意儿,也配老子正眼看你?!

    陈耕都有点同情历任底特律市长了,虽然资本主义国家的政客、政治就是为商业服务的,但堂堂一个市长当成这个b样,你也真是够苦逼的,人说长a县令不好当,是因为长a县令身处皇城之下,高官遍地走,皇族不如狗,这些人,随便拎一个出来都不是小小的长a县令能够招惹的起的存在。

    官场中戏言,只有九世坏人才会被老天爷安排成长a县令,就是让你日日而惊、夜夜睡不着觉,可说起来,底特律的市长比“长a县令”苦逼的太多了,虽然长a县令免不了各种背黑锅,可做出了成绩也能被皇上看在眼里,还有升迁的机会,底特律市长能得到什么好处?在那些资本家的眼里,底特律的市长连条狗都不如,家里养条狗还要丢条骨头呢,可底特律的市长们指望着巨头们给你丢跟骨头?你想多了,看的顺眼你就继续干,看的不顺眼了就一脚踢开,换一个人上来当狗、哦,不,是当市长。

    真不知道是造了多少辈子的孽,才会成为底特律的市长。

    似乎是被这个话题引起了谈兴,也或者是雷恩斯托夫对这个话题有太多想说的东西了,喝了口水,雷恩斯托夫接着说道:“最苦逼的是,底特律的市长竞选人还拉不到太多的大额赞助,我们都知道,在美国,除了那种小城市、小镇的竞选活动不需要大金主的赞助之外,其他比较大型的竞选活动必须要大金主的支持才有可能胜出。

    但底特律作为美国的汽车城,三大汽车巨头和汽配巨头们是不会为这些候选人提供一毛钱的,反正不管谁来当这个市长都得乖乖的听他们的话。

    去掉汽车制造和汽配企业,当地还有其他的大型企业吗?没有了,所以底特律的历任市长竞选人都是最苦逼的存在,他们根本就无法得到大金主的幕后支持。”

    说到这里,雷恩斯托夫一副“我告诉你一个秘密”的样子:“知道前年当选的现任市长筹集的竞选资金是多少吗?”不等陈耕开口,雷恩斯托夫眉飞色舞的说道:“30万美元!只有30万美元?”

    “30万美元?”陈耕被吓了一跳。

    哪怕在雷恩斯托夫说了这么多之后,陈耕早有预料,可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30万美元的竞选资金就能当上市长?美国的一线大城市的市长,基本上至少要七八十万美元的竞选资金才能保证50%的当选率,底特律只要30万?

    “嗯,就是30万,”雷恩斯托夫点点头:“这才时隔两年,为什么又要竞选新市长?因为压力太大,又捞不到什么好处,这家伙实在撑不住了,只好辞职。你看这次的市长竞选,总共才几个候选人?4个!算是创造了历届底特律市长竞选的之最了。”

    陈耕听的都有点心疼这位前市长:瞅瞅您这日子过的,还能不能再苦逼一点?还能不能?!

    “所以你才说费尔南德斯公司全力支持哪个候选人,哪个候选人就能当选?”陈耕问道。

    “是。”雷恩斯托夫点头。

    至于美国法律规定的为了保证竞选的公平公正,政府竞选人不得接受大额的竞选资金,竞选基金如何公开账目……

    那根本就是一个能让所有人笑掉大牙的笑话!

    看着似乎是树了一圈的篱笆,实际上这篱笆早就破的足够两辆火车并排行驶了,那些参加竞选的候选人们,有一万种办法做到拿了钱,还能够让自己的竞选过程完全符合相关的竞选规定。

    在美国,在整个资本主义世界,说竞选人会遵守法律规定,就跟说美国的法律是公平的一样可笑——法律的确是公平的,但能不能打赢官司,这个要看你有多少钱、能请的起多么厉害的律师。如果觉得赢面不大,那就直接拿钱砸晕告自己的那个家伙。

    “这样的话……”陈耕摸着下巴,一脸虚心的向雷恩斯托夫请教:“您觉得我支持谁比较好?”

    雷恩斯托夫还没有说话,旁边有人忍不住的向陈耕问道:“费尔南德斯先生,您为什么打算获取对底特律市长的影响力?”

    这话一出口,所有人、包括陈耕,全都用看傻子一样的目光看着这位老兄:你是傻的吗?

    获得了对下任市长的影响力对费尔南德斯有什么好处?

    好处多了!

    一个所有人都明白的一点是,在美国,华人是一个比较受欺负的群体,看看费尔南德斯公司成立到现在跟底特律的帮派、黑人混混们干过多少次架就知道了,如果不是陈耕手下有着30多号退伍老兵,陈耕的生意还能不能做的下去都要打个问号,但如果下任市长是在陈耕的支持下上去的,对费尔南德斯公司来说,一个最明显、最直接的好处就是,底特律是警察局的局长是由市长认命的,这条好处够不够?

    市长说,你们警察局多去费尔南德斯公司附近转一转,不要让帮派和混混过去惹事,你看看还有谁敢到费尔南德斯公司这儿来闹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