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动力之王 > 第20章 上门来砸场子的二手车商
    看着陈耕的样子,季胜成急的跳脚,他恨不得攥着陈耕的手在贷款协议书上签字……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不但不能这么干,他还得满脸堆笑的、耐心无比的等待陈耕思索的结果,以至于他觉得每一分钟都如此的漫长和艰难。

    “这样,”在怀特感觉自己似乎已经忍受了漫长的俩小时的时候,陈耕终于开口:“你先给我说说,你们总共能给我多少贷款?能给我什么样的优惠?”

    算算时间,其实才过去不到2分钟。

    “算上您之前的贷款,以您的公司现在的业务量,我个人揣测总共批给您60到70万的贷款应该不是太大的问题,”季胜成回答的很谨慎谨慎:“如果您需要的更多,就需要底特律分行的主管批复了,至于优惠,主要还是利率方面的优惠,我觉得把利率给您降到2.7%、2.8%应该问题不大。”

    “这样啊……我先了解一下公司需要添置一些什么设备,再了解一下这些设备的价格以及这些设备的销售商能够给出什么样的金融方案。”

    这就是要综合对比一下银行和设备销售商给出的金融方案哪个更合算了,季胜成对陈耕的做法一点都不觉得意外,一个老板,如果连“货比三家”都做不到,那他距离吃土也就不远了。连忙道:“当然当然,这是必须的,不过我也坚信我们银行的政策对您来说是最合适的……对了陈哥,听说您现在还没有与会计师事务所进行业务合作?”

    感觉到季胜成似乎有话要说,陈耕扬了扬眉毛:“怎么?你打算给我介绍个会计师事务所?”

    “陈哥您别看玩笑了,我哪认识什么牛x的会计师事务所啊,”季胜成连连摆手:“我就是觉得吧,您的公司规模小的时候也就罢了,但眼看着您的公司的规模越来越大,找一家实力雄厚、信誉度高的会计师事务所合作就很有必要了,您也不想您的钱就这么白白的被税务局的那帮混蛋给拿走吧?”

    这倒是!

    陈耕这才意识到自己这阵子忙昏了头,竟然忽略了这个问题。

    一个好的会计师事务所可以帮您合理合法的少缴税,还不违法,因为这个叫合理避税,也叫合法避税。

    在任何一个国家,交税都是必须的,美国当然也不例外,用美国人自己调侃自己的说法,就是“这辈子无法避免的两件事就是死亡和交税”,税务部门是富豪们唯一惹不起的存在,不因为别的,因为美国的税务部门是有自己的武装力量的,玩文的,人家可以随时冻结你的银行账户,玩武的,人家手里有枪杆子,文的武的你都玩不过人家,就问你怕不怕?

    没办法,大家只好另辟蹊径:既然交税是避免不了的,那就想办法少交点好了。

    于是帮助企业“合理避税”就成了所有会计师事务所最主要的业务之一。

    有没有专业的会计师事务所来帮你合理避税,结果是截然不同的,有这些专业的机构帮你做账,你每年甚至可以合理合法的少缴纳30%以上的税!

    30%也是好的,少交这30%,我可以泡多少好莱坞的明星?我做点什么不行?

    这个提醒对陈耕很重要,就像季胜成说的那样,现在的费尔南德斯公司的确到了需要请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帮自己合理避税的时候了,他向季胜成点点头:“季老弟,谢了。”

    “不用客气。”

    目送着陈耕上了车,季胜成转身一路狂奔进了索尔的办公室:“头儿!头儿!咱们有大生意了!”

    ……………………

    鲍勃对开汽车改装公司这件事的狂热程度,把陈耕都给吓到了:第二天,他就将一份详细的计划书送到了陈耕的办公桌上。

    这份计划书中不但明确的罗列了开一家有能力对包括发动机在内的整车进行改装的汽车改装公司所需要的技术力量、人员、设备,甚至连场地、厂房建设、如何挖人、后续发展……等等都给一一罗列了出来。

    虽然这份计划书在陈耕看来还有些受限于这个时代眼光的局限,但毫无疑问,这份计划书做的非常好,只需要修改几个小地方就可以实施,唯一的问题,就是这份计划书过于“工程师思维”了,简单的说,就是一切都奔着最好的去的,完全没考虑过这些东西需要多少成本,按照鲍勃的这个计划书,将这个汽车改装公司建起来至少需要50万美元。

    1978年的50万美元啊,简直吓死个人。

    好在问题不是很大,将计划书里面需要购置的设备删减、修改了一番,吩咐伊丽莎白小姐将修改之后的计划书给鲍勃送过去重新再做一份,陈耕轻舒了一口气,忍不住开始琢磨:这次去hsd特区参加华夏驻美联络处的酒会的时候,应该给联络处的同胞们带点什么礼物?

    就在陈耕琢磨着给联络处的同胞们带点什么东西比较好的时候,托德来了。

    嗯,没错,就是那位底特律的二手车商托德先生,那天给那辆法拉利212去除厄运之后,死活不肯和陈耕同乘那辆法拉利的那个托德。

    “算算时间,也差不多该来了。”陈耕小声嘀咕了一句。

    托德的来意很简单,按照他的说法,他是代表底特律的二手汽车经销商们来找他费尔南德斯的。

    “你的意思,你代表底特律的所有二手车经销商来找我?”皱了皱眉头,陈耕向托德问道:“有什么事?”

    “你们公司现在的销售策略,已经严重威胁到了大家的利益!”身高体胖的托德气势汹汹的道:“费尔南德斯,你知不知道因为你们的那四条承诺,导致我们这些做二手车生意的受到了多大的影响?”

    “你是说我们的那四条承诺对你们的生意造成了冲击?”陈耕顿时就笑了,不屑一顾的道:“那关我屁事!有本事你们也给买车的顾客承诺啊,你们承诺给他们承诺一年质保、三年提供有限的免费维修服务不就成了?”

    托德气的脸色铁青!

    废话!

    如果我们能给出这样的承诺,我们早就这么干了,还用等到你小子开这个头?我们为什么不这么干?因为我们这样的成本太高,而且……两年内维修只收零配件的成本,免收工时费,老子岂不是白给那些混蛋打工?!

    老子才不干!

    事实上一直到现在,底特律的二手车经销商们也坚持认为陈耕的这四条承诺根本坚持不了多久,如果他敢坚持下去,丫得赔掉裤子!

    如果知道他们的想法,陈耕能笑掉大牙:你们这群蠢货,难道就不知道合作个成本核算、不知道同样的一款车,在老子这里卖的比你们自己卖的至少贵出来15%么!

    不过仔细想想,其实也正常,说的牛x了是二手车商,可说的直白一点,这些二手车商们的商业素养和知识水平跟路边小店的小老板有什么区别?

    哆嗦了好一会,托德咬牙切齿的道:“费尔南德斯,我告诉你,如果你不尽快取消这几条承诺,你们很快就有麻烦了……”

    “麻烦?”陈耕打断托的话,笑的很平和:“能有什么麻烦?是政府部门的麻烦?我的公司遵纪守法、纳税纳的比你们任何一家公司都多,谁敢找我的麻烦?还是你们打算让底特律的帮派来找我的麻烦?或许我需要提醒你一下,我这里的10多个越战老兵可不是吃素的,嗯,忘记告诉你了,接下来我这里还会招聘十多个越战老兵。”

    托德的呼吸顿时一窒:该死的,我怎么把这个给忘记了?!

    从越南战场上回来的老兵们不好找工作,整个社会对他们都非常排斥,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一件事,但谁也不敢否认这些老兵们的战斗力,如果底特律的二手车销售商们以为可以凭借拳头就让费尔南德斯向自己低头,显然是打错了算盘,这些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份高薪工作的越战老兵们,绝对不会吝啬于将自己的拳头砸在敢砸了自己的饭碗的家伙的脸上。

    “呃……你误会了,”嚣张的气焰瞬间矮了大半截的托德,讪讪的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是……”

    “大概你还忘记了,我还是一名掌握着东方神秘魔法的魔法师,”不等托德说完,陈耕一脸意味深长的望着他:“你说,既然我能消解掉一辆车上的厄运和诅咒,那我能不能将这个过程反转一下?”

    反转一下?

    托德仔细思索了一下才明白陈耕的意思:我既然能够解除一辆车的厄运和诅咒,那我同样也可以给一辆车施加上诅咒和厄运。

    这太恐怖了!

    托德不但在瞬间气焰全消,一张脸更是瞬间惨白!

    他忽然惊恐的发现自己来找陈耕之前竟然忽略了一个很严重的事实:怎么就忘记了陈耕是一位神秘的东方魔法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