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动力之王 > 第1章 这就重新开始了?
    陈耕缓缓地睁开眼睛。

    这种酣畅淋漓的大睡特睡了十几个小时、骨头有点轻微泛酸的感觉真是太舒服了,陈耕下意识的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嘴里呻吟出声:这种什么都不管、什么也不问的一觉睡十几个小时的睡眠,自己有多长时间没有体验了?不过能够逼着保时捷家族低头,用一次好觉来犒赏自己也说的过去……

    嗯?!

    下一刻,伸了个懒腰、胳膊还没放下来的陈耕,眼珠子一下子瞪得溜圆:这……似乎不是自己住的酒店的房间?!

    什么情况?

    陈耕猛的一个激灵,身上的倦意退潮的潮水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眼中精光四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不是自己在纽伯格林住的那个酒店的房间,绝对不是!

    只看了一眼,陈耕就迅速得出了结论,不说这个房间比自己在纽伯格林住的那个酒店的房间简陋的太多,也不说房间里乱七八糟的就像是一个高中生的狗窝,单单说窗外,就应该有大片光秃秃的树枝,自己在纽伯格林的那个酒店套房可是在第25层……

    没有人敢跟自己开这样的玩笑!

    那么,眼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

    半个小时后,终于搞清楚了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的陈耕,一脸的苦笑:谁能想到自己一觉醒来自己竟然回到了1978年?

    不但回到了1978年,自己现在也不是在国内,而是在有着“美国汽车城”之称的密歇根州底特律市,至于自己现在的身份,说起来就可怜了,底特律市几百家二手汽车销售公司中的一个蹩脚的二手汽车销售员,标准的草根一个,美利坚广大草根阶层的光荣一员。

    庆幸的是,自己还是一名中国人,准确的说是一名出生在美国、父母双亡的持有绿卡的在美华侨,更庆幸的是自己的名字没变,还是姓陈,还是叫陈耕,当然,一个英文名字是少不了的。

    至于自己为什么会来到1978年,已经有过一次重新开始经历的陈耕表示很淡定:幸好是1978年,不是1879年,至于原因,或许是大宇宙的意志觉得自己玩的太顺了,准备给自己增加一点难度?

    想到这些,陈耕就忍不住叹了口气:还好,明年中美就建交了,不需要等太长时间。

    “要尽快攒点家底啊……”看着镜子里那个面容没什么变化、就是身板明显瘦弱许多的自己,陈耕摸着下巴,自言自语:“要不然可怎么回去?老陈同志现在怎么样?老娘还好吗?说起来丁若烟那丫头现在应该还是个初中生?”

    至于国内那个现在刚刚上高中的陈耕还在不在这么复杂的问题,陈耕已经懒得去想了。

    ……………………

    叮当乱响、车身上锈迹斑驳的小破mini灵巧的冲进底特律郊区的一家名叫比伯汽车销售公司的二手车行的停车场。

    看到这辆跟拆车厂的报废车没什么区别的小mini,陈耕的同事、和陈耕一样也是一名二手车销售员的黑哥们约书亚幸灾乐祸和陈耕打招呼:“费尔南德斯,如果你今天不能卖掉一辆车,你这个月的销售又是零蛋!老板刚刚发了话,如果今年你不能卖掉一辆车,要么收拾东西滚蛋,要么自己从车行里买一辆车,你死定了!”

    陈耕远远的冲约书亚竖起一根中指:“伐柯油!”

    “伐柯油too!”约书亚毫不客气的回敬了一记中指,还不忘记冲陈耕大喊:“小心点,老板的心情似乎不怎么好。”

    大家都是打工的,无非也就是嘴上打趣两句,但天生和老板就是两个阶层的人,很容易在对付老板这一点上达成一致。

    陈耕点点头,意思是谢了。

    他大致知道比伯老板的心情为什么不好,比伯欠了银行很大一笔钱,这笔钱似乎很快就要到期了,如果比伯不能尽快换上这笔钱,银行就会毫不客气的收走他的房子和公司,收走他的一切,眼看着还款的日子一天天的临近,公司的销售情况也不见什么起色,一直这么半死不活的,比伯的心情能好了才是见鬼了。

    刚刚走到办公室门口,就听到比伯低声下气的不知道给谁打电话:“詹姆斯先生,请您放心,我一定会在最后的还款期之前把钱还上……是的是的,我保证……没问题,绝对没问题……”

    不用问了,肯定是银行的电话。

    好不容易才让银行相信自己一定能够在最后的还款期到来之前把欠的钱还上,身高一米八、体重最少两百八的比伯看到进门的陈耕,火气一下子就冒上来了,指着陈耕的鼻子就开始骂:“伐柯!你这头笨猪,我发誓,如果你今天不能卖掉一辆车,你立刻就给老子滚蛋……上帝啊,我到底是造了什么孽,才把你招进我的公司……”

    怎么说话呢?

    眉头一皱,陈耕毫不客气的道:“闭嘴!”

    一家手下十几万人、直接影响着数百家上下游关联企业的集团老总的气场,尤其是比伯这个手下不过小猫两三只的二手车公司小老板能比的?强大的气场之下,比伯吓的差点一屁股坐地上,脸色煞白——这一刻,他感觉自己面对的不是自己平日里看不上的黄皮猴子,而是那些高高在上、自己连给对方提鞋的资格都没有的顶级大佬。

    只是比伯眼里的陈耕终究不是他只能仰望的超级大佬,不但不是什么大佬,还是一个靠自己才能吃的上饭的穷鬼,想到自己刚刚竟然被这个穷鬼给吓的差点儿尿了裤子,比伯瞬间恼羞成怒,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伐柯!你给我滚!从现在开始,你被开除了!老子再也不想看到你……”

    “开除我?”望着恼羞成怒的比伯,陈耕忽然不屑笑了:“比伯先生,我想你或许忘记了,我们之前是有合同的,如果你真的决定开除我,没问题,请支付我本月的工资,另外再支付给我三个月的解约赔偿金……不用这么看着我,如果你不给钱,我想底特律的那些狼一样的律师一定会很乐意帮我打这场官司。”

    “……”比伯喘着粗气,瞪着通红的眼珠子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陈耕的正正的戳在他的心窝子上,合同中确实明确的规定了,如果资方主动提出解约,不但要向被雇佣方支付当月全额工资,还要额外支付三个月的工资作为解约赔偿金,这是法律明确规定的。当然,如果是陈耕主动辞职,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只有工资,解约金是想都别想,但问题是这不是比伯这蠢货自己提出来的么。

    说起来,这总计四个月的工资加起来也不过是不到3000美元而已,听起来似乎不算多,但对于银行里有8000美元的贷款等着还的比伯来说,他一分钱都不打算给陈耕。

    还有一点他心里很疑惑,这个该死的黄皮猴子向来都是唯唯诺诺、胆小的像猴子一样,否则也不至于一个月了连一单生意都没做成,今天这蠢货到底吃错什么药了,竟然敢这么跟自己说话?

    偏偏陈耕还哪壶不开提哪壶,笑眯眯的对眼珠子通红的比伯道:“比伯先生,如果我刚刚没听错,银行似乎要求你最迟不得超过半个月就得还款?那你惨了,如果半个月后你没办法把钱还上,银行岂不是要拿走你的房子、车子和你的公司?你会破产吧?”

    8000美元就会让比伯破产?

    听起来很夸张对吧,其实一点也不。

    和这个时代所有的美国人一样,比伯也没有储蓄的习惯,习惯了透支信用卡的他们最喜欢干的就是寅支卯粮,比伯的房子是分期付款买的,车子是分期付款买的,每个月支付各类贷款就是很大一笔钱。

    至于这家二手车公司,说起来可怜,场地是租的,办公室是租的,绝大部分在售的二手车是车主放在这里寄售的,除了几张办公桌和几部电话之外,几乎所有的东西都是租的,真正属于比伯的资产的总价值不超过1000块,更惨的是,一个星期后他就要支付场地的租金以及水电费,总计超过2000美元,如果他拿不出这笔钱,立刻就会被人给赶出去。

    像是比伯这样时刻走在破产边缘的微型企业老板,美国有很多很多,多的数不过来,反正在美国开公司也简便,用不了100美元……

    陈耕这话简直就是在比伯的伤口上撒了一大把盐,大胖子眼珠子都红了,捏着拳头就准备找陈耕算账,但冷不防陈耕的下一句话就让他愣住了……

    “一万美元,你的公司卖给我。”

    “你说什么?哈哈哈……真是好笑,别说一万美元,你拿得出1000美元吗?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

    比伯觉得这简直是个天大的笑话,这个每个月只有700多美元工资的黄皮猴子,竟然告诉自己,说要收购自己的公司?真是太好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