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295章 灵魂拷问左右难
    看着李乘风沉默起来,天俊便道:“乘风师弟,你其实不用把这些都背在你自己的身上。”

    李乘风抬起头来,面沉如水:“可是,这一切确实因我而起!”

    天俊摇头道:“不,这一切因千山雪而起!”

    李乘风不解道:“难道不是因为我收留了韩师弟,才会导致这一切的么?”

    天俊叹息道:“我就知道乘风师弟你会这样想……”

    说着,他坐在了李乘风身边,扭头看着他,道:“乘风师弟,你知道其实我们都很感谢你么?”

    李乘风不解道:“这句话怎么说?”

    天俊叹道:“灵山派我来的不算早,也不算晚。到现在……大概十七个年头吧。一开始我满怀希望,觉得自己总有一天会成为一名大修行人,证明给那些曾经瞧不起我的人看,我天俊……不是一个废物。”

    “可是,很快我就发现……修行……根本就不像我想象的那样。藏锦阁崖岸自高,目中无人;藏清阁勾心斗角,欺凌弱小,像我这样毫无根基的人进去了,只怕就是炮灰。”

    “藏剑阁……虽然还算团结,可是在三天阁的打压下,苟延残喘,奄奄一息。这些年来,我一直就在等着哪一天藏剑阁咽下它的最后一口气,根本就不报任何希望了。”

    天俊看着李乘风笑了笑:“然后……你来了。你……是我见到过,甚至是听说过的,最神奇的入门新人。连大师姐……都没有你这样神奇。”

    李乘风笑了笑,没有接话。

    天俊接着说道:“你来了,藏剑阁分裂了,而且……还是两次。裂得很彻底!但,我们还是感谢你。因为,你让我们看到了希望!”

    天俊看向外面黑沉沉的夜幕,缓缓说道:“我没有像大师兄那样经历过藏剑阁最铁血的时代,我无法理解大师兄那样对于藏剑阁的感情。可是……我虽然不是读圣贤书长大的人,可我也知忠,也晓义!毕竟,我在藏剑阁活了十七年,我对藏剑阁还是有感情的,我不希望它就这样倒下。”

    “大师兄……”天俊看向李乘风“他没有希望和潜力再带领藏剑阁崛起了。所有的希望……都在你的身上!这就是我们愿意支持你,追随你的原因!”

    李乘风听了心中感动,可是压力却更加巨大,因为他现在要背负的,不仅仅是洗月李家的崛起,更要背负着藏剑阁的崛起。

    如果是在以前,以李乘风的性格,他根本不会把藏剑阁放在心上,因为他没有任何的认同感和归属感。

    但现在,他们并肩作战,同生共死,不仅是同门师兄弟,更是可以托付生死的战友!

    他怎能辜负这份期望!

    李乘风仰着头,深吸了一口气,重重的呼出。

    天俊拍了拍李乘风的肩膀,笑了笑,道:“ 其实,若是乘风师弟能带着藏剑阁崛起,自然乘风师弟家中的洗月派也会重新崛起于世人眼前,这两者并不相悖,甚至是方向一致,可以同道而行的。”

    这一句话顿时解开李乘风心中压抑的心锁,他感激的看向天俊:“我明白了。”

    天俊笑着说道:“你明白便好。不过,我想要与你说的,是咱们回去以后的事情。”

    李乘风面色一凝:“天俊师兄有什么建议?”

    天俊实在是一个很出色的谈话高手,与李乘风的凌厉与锐气不同,他很擅长从侧面包抄,用迂回的方式来达成自己的目标。

    如果在一开始,他就提出自己的建议,李乘风这样有主意的人,未必听得进去,可当他先帮李乘风开导,为他排忧解难,当李乘风的态度发生变化以后,他才提出自己的看法。

    这样对方哪怕是出于礼貌和感激,都会慎重的考虑他的建议与意见。

    “你准备好与千山雪硬碰硬了么?”天俊此时不再绕弯,两眼直视对方,单刀直入的逼问着李乘风。

    李乘风被问得一愣,他随后想了想,说道:“未必要硬碰硬,灵山派这么大,这么多人,并不是千山雪一人说了算。我可以借势,不管是掌门,还是师伯,还是大师姐,总有能借上力的地方。”

    天俊叹了一口气,道:“乘风师弟,你知道你这次为什么先赢后输么?”

    李乘风神色一黯,低声道:“知道……我用帮派的思维来对付商人,自然商人惨败;而千山雪却用的是上位者思维,他以势压人,一力降十会,我……抵挡不住,自然惨败。”

    天俊摇了摇头,道:“不,你没有败,你只是输了一部分筹码,却还没有完全输光。因为,我们都还活着!只要我们都还活着,你就只是输了任务,却并没有失败,因为你的终极任务是解决周家欠债问题,可是千山雪在期限内将周家灭门,那这个任务就不再是你的问题!所以,你输了,但没有败!”

    李乘风惊愕的打量着天俊,这一刹那,他对天俊刮目相看!

    他竟然还能看到这样一面?

    真是一人智短,两人智长啊!

    李乘风道:“师兄请接着说。”

    天俊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所以,回去以后,没有任何人可以拿任务失败这个理由来对付我们。同样,千山雪也一定会大肆宣扬他完美的解决了周家的问题。”

    李乘风怒道:“可是,他却杀死了周家一千人,还害死了同安城上万条人命!”

    天俊叹道:“乘风师弟,你既然已经认识到问题所在,却为什么不尝试着用大修行人的思维来考虑这些问题呢?”

    李乘风愤怒得手都在发抖:“难道,大修行人就可以草菅人命,大修行人就可以不受惩罚么!”

    天俊笑了笑,笑容中满是无奈:“惩罚?你怎么惩罚?你找谁来惩罚他?”

    李乘风猛的站起身来,怒视天俊:“难道,灵山派自诩名门正派,就可以这样为所欲为吗!就可以放任如此骇人听闻的惨案发生吗!就可以让千山雪这样法外逍遥吗!我不信灵山派的掌门会如此混账,如此糊涂!”

    天俊也站了起来,他双手按着李乘风,说道:“乘风师弟!你仔细想想,如果你是灵山派的掌门,除了飞升成仙以外,什么事情对你来说最重要?”

    李乘风一愣,随即沉默了下来。

    “是灵山派的利益,对吗?如果你不顾灵山派的利益,那他这个掌门的位置是坐不稳的!灵山有四大天阁,有四大阁主,他们都想坐上那个掌门之位!如果掌门人不服众,出卖灵山派的利益,那他再厉害,也是坐不了掌门这个位置的。”天俊认真的说着“你同不同意我这个说法?”

    李乘风道:“所以呢?”

    “对于灵山派而言,什么是最大的利益?是那些家族的供奉么?是,那些家族的供奉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在这如狼似虎的修行界中保持强大!”天俊苦涩的说着,他叹息道“你看看我们藏剑阁……”

    “我们藏剑阁正是因为失去了阁主朝天阙,结果一蹶不振!随后,藏剑阁每一个有实力的师伯师叔都死的死,亡的亡。然后,我们就变成了任人宰割的鱼肉!”

    “修行界很残酷,你若是变得弱小,就要挨打,就没有任何尊严,所有人都能欺负你!相信,你来藏剑阁,已经感受到了!”

    李乘风默默的点了点头。

    天俊叹道:“所以,千山雪虽然丧心病狂……可他的确是一个不世出的天才,而且他的出身高贵,背景强大,将来必成最顶尖的大修行人。你觉得我们的掌门会为了这一千,一万条平民的人命,就这样把一个绝世高手推出灵山派的大门,然他将来变成我们灵山派的敌人么?”

    这一番话,说得李乘风内心无比的沉重,他仿佛看到了如同这黑夜一般浓重的黑幕与黑暗!

    “难道……真的就让他这样逍遥法外吗?”李乘风颤声道。

    天俊盯着李乘风,道:“我们修行界奉行的是以牙还牙,以血还血!乘风师弟,这笔债,没有人能帮你还!你只能自己去讨,当你变得足够强大的时候!”

    李乘风沉默不语,心中却沉到了底,过了好一会,他才沉沉的说道:“我明白了。”

    天俊松了一口气,笑着拍了拍李乘风的肩膀,道:“乘风师弟,你是我见过最神奇的人,你将来一定会胜过这个千山雪,讨回这笔公道的!”

    李乘风勉强笑了笑,目送着天俊回到山洞之中,他抬头默默注视着黑暗的天空,这一片天空黑压压,比之前火云翻滚,更让他绝望无力。

    这天,如此的黑暗,如此的沉重,我该怎么办?

    就在李乘风沉默的自我拷问时,在远处的丛林中,秦寿升远远的注视着他们,他的眼睛在黑夜中闪烁着幽幽的绿光,眼眸更是诡异的竖瞳,看起来很是可怖。

    旁边的一名玄生门弟子此时上前来小声道:“副掌门,他们都歇下了,动手么?”

    秦寿升盯着洞口的李乘风,眼睛微微眯着,但唯独那碧绿的竖瞳幽幽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