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292章 该出手时就出手
    绝壁,窄道;兄弟,正义!

    李乘风没有想到,在他们的逃亡路上,竟然能遇到这样的事情。

    一边是兄弟的性命,一边是心中恪守的正义!

    他作为这个小团体的领导者,此刻,要何去何从?

    这一刹那,李乘风脑海中天人交战!

    欧阳南听到下面的话,也是气到怒发冲冠,几乎血灌瞳仁,他本来就是一个性格冲动,鲁莽热血之辈,听完后顿时狂怒,他咬牙道:“师弟,你让我下去,我去杀光这帮王八蛋!”

    李乘风一把拉住欧阳南,他道:“欧阳师兄,你不是教我:我们救不了所有人吗?”

    欧阳南顿时语塞,他急道:“可这要是置之不理,那,那,那我……”

    李乘风用力握着欧阳南的胳膊,道:“我知道的,欧阳师兄,你不用说。不管是老百姓,还是武士,还是文士,还是修士,人生在世,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若是连这件事情都视而不见,那我们还是人么!”

    欧阳南大喜,激动得使劲去拍李乘风的肩膀,一时间都说不出话来。

    傻大个此时挣扎着下来,他靠在墙壁上,喘了一口气,勉强笑道:“乘风师弟,欧阳师兄,你们去吧,这点路,俺还坚持得住。”

    李乘风拍了拍傻大个的肩膀,对欧阳南道:“欧阳师兄,你带着他们继续走,我下去救人,救完人,我会追上来的。”

    欧阳南知道救人如救火,他也不客气,道:“好,我带着师弟们过去,会给你留下记好的!你每隔二十米,看见树脚下放着的石块,看石块尖头指着的方向便是。”

    李乘风点了点头,他看了一眼下面,眼见下面山谷处的火点追得越来越近,他深吸了一口气,顺着陡峭的斜坡滑了下去。

    山谷下面之人自然便是同安的主簿楚云。

    在楚云的前半生,他不过是大齐万千官僚中浑浑噩噩的一员之一,考过进士,但险些名落孙山,最终放到了同安城。

    如果不是这同安动乱,他甚至永远都会这样浑浑噩噩下去。

    直到这一天,火雨从天而降!

    楚云亲眼目睹了他的邻里街坊,他的亲朋好友全部葬身于这一场动乱之中,他体内无法熄灭的复仇之火,熊熊燃烧的正义之火刹那间被点燃!

    以往,他都抱着得过且过的想法在官场中混日子,可是现在,他发现太守徐涛的所作所为狠狠击穿了他的底线!

    这个平日里看起来有些卑微的中年人,此时挺直了脊梁,决心为同安上万冤魂申冤!

    可是,坏人之所以为坏人,不仅仅因为他们有一颗为非作歹的黑心,更因为他们有着狡诈机敏的头脑!

    尽管楚云最后悬崖勒马,止住了与徐涛当场撕破脸皮,导致自己横尸当场的结局,但是,徐涛依旧起了疑心与杀意,决心杀死楚云,杀人灭口!

    楚云出门后,也担心徐涛他们会赶来杀人灭口,因此特意骑着自己来时的马,朝着相反的方向奔逃而去。

    追踪楚云的,自然是张统领和他的手下,他们料定徐涛会向西南奔逃,因为那里是离开同安最近的道路,是出关最近的道路。

    可是,楚云确是往东北方向奔逃,让张统领等人追出去十几里路才发现不对劲,这时匆匆绕回去,已经被甩开很长一截路。

    但……似乎是命运的安排,楚云策马奔逃到官道的山路口时,却发现山体崩塌将道路堵塞,他无奈之下,只得下马上山。

    可是他一介书生,一旦下马,速度自然快不起来,尤其是他又不像李乘风等人那样,可以一路攀高,他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书生,只爬了一会,便气喘吁吁,沿着另外一条山路向山谷爬去,宁愿绕远一点。

    可是这样一来,便终于被张统领等人追了上来。

    在这夜色山谷之中,楚云躲在草丛之中,大气也不敢多喘一口,原本以为这些追兵会从他藏身之处经过,他便可以原路返回,甩开追兵。

    可不料,山上居然坠下落石,其中一个石屑正砸在他的身上,惊得他下意识出声!

    不远处的张统领等人立刻察觉,拔刀追赶!

    楚云绝望之下,嘶声大喊,可山谷中只有他的回音,却并无回应,张统领等人见楚云被逼入山谷死角,再无逃路,他拎着刀,缓缓逼近,哈哈大笑道:“这荒山野岭之中,谁人听见?就算听见,谁人敢救你?”

    楚云绝望的靠在墙壁边,他飞快的打量着四周,寻找着出路,可是此时所有的生路都被这些追兵堵死了,他们手中明晃晃的大刀在黑夜月色中亮得刺眼。

    楚云悲愤道:“你们也都是同安人,难道看着满城的家乡父老死于非命,你们都无动于衷吗?我不求你们为民申冤,可是,你们为什么要助纣为虐!”

    这话说得其他的卫兵互相对视了一眼,都流露出羞愧之色,下意识垂下了手中的长刀。

    楚云连忙道:“你们想想你们周围的邻里,你们的亲朋,在这一场动荡中,他们可曾安生幸存!”

    张统领哈哈大笑道:“你们还是好好想想,违背了太守大人的命令,你们,还有各自的家人,能不能活下去吧!”

    这些卫兵顿时神情一凛,手中再次紧握钢刀,张统领狞笑着说道:“大人说了,谁先杀死他,赏银一百!”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何况只是杀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

    楚云绝望的嘶喊道:“我乃朝廷命官,同安主簿,你们杀官形同造反!不想活了吗!”

    张统领嗤笑道:“咱们的主簿大人命丧荒山野岭,暴尸荒野,谁知道?到时候,只怕只有这山中狼,林中兽才知道喽!”

    楚云恨恨的盯着张统领,他咬牙道:“张小程!你为虎作伥,做出这等丧尽天良的事情来,就不怕天谴吗!”

    “天谴?天谴?!”张小程像是听到了天底下最可笑的笑话,他指着同安城翻滚尚未消散的红云,道“你看到了吗?这就是你说的天谴!那些好人,老实人,他们怎么样了?死啦!他们都死啦!!”

    “这是一个吃人的世界,你不知道吗!只有坏人才能活着!只有坏人才能活得更好!”张小程挥舞着双手,面色狰狞“天谴?既然有天谴,你让它冲我来啊!老天爷,你若是有眼,你睁开眼,让这天谴打死我!”

    张小程叫嚣着,他仰头看着天,等待了一会,摊着手,笑了起来:“看来,老天爷不长眼啊!哦,不对,老天爷不是不长眼,是不长在我们这里!老天爷的眼,都长到那些有权力决定我们生死的人身上去了!!天谴?告诉你!这个世界上没有天谴,只有拳头!谁的拳头大,谁就有资格降下天谴!”

    张小程举起刀,狰狞的笑着:“现在,我便是你的天谴!”

    楚云紧紧靠着崖壁,他下意识的喃喃道:“我不信,我相信这个世上总有公理,这个世上总有正义,我,我要进京告御状,我要去告御状,我要让陛下知道这里的人间惨剧!”

    张小程冷笑道:“公理?正义?哼,他们在哪里!也许有,但,你没有机会见到了!”

    张小程扭头朝着一旁的卫兵打了个眼色,其中一人一咬牙,拎刀上前,举刀便剁!

    楚云下意识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就在这刀即将劈中楚云脑门这一刹那,夜色中忽然一根骨刺短矛瞬间刺穿这卫兵的胸膛,他身子猛的一震,手中钢刀脱手,跌落在地上,他捂着胸口,嗑出一口血来,下意识的抬头看去。

    众人此时都下意识抬头去看,却见一个黑影顺着崖壁滑落,在快要落地时,他脚下一蹬,身形如大鹏展翅,从天而降!

    一脚将这卫兵蹬翻,踩在脚下!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这些追兵。

    张小程紧张的大喝着:“我乃同安城统领张小程,你是何人!”

    这人半蹲着,直起身子,抬起头来,双目喷火的瞪着张小程,他咬牙切齿的说道:“我便是你的天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