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289章 最毒难敌人性毒
    赵飞月推门而出,迎面而来的便是迎面而来的暴走兽性!

    一名少妇跪在地上朝着一名兵痞大声哭泣着,跪求着,这名醉醺醺的兵痞高高举起一名婴儿,不顾少妇的哭求,重重的将其摔在地上。

    少妇一声尖叫,顿时便晕了过去,这兵痞哈哈狂笑,眼睛里面满是失控的兽性与疯狂,打家劫舍显然已经让他无法获得满足。

    在一座完全失控的城市里面,他忽然发现自己可以为所欲为,无论是烧杀还是奸.淫,都没有人能够阻止他,都没有人能够管控他!

    太守带头逃走导致整个同安城当官的一股脑儿跑空了,就算有想留下管事的好官,此时也完全组织不起人手。

    当兵和当差的一样,只要上级跑了,那他们立刻会变成一盘散沙,如果平日里疏于训练和管制,又混杂着大量的兵痞兵油子,那一旦动乱起来,他们的祸害远胜匪患!

    赵飞月是一个平日里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的皇族公主,同时又是九重天的真仙,自然打从心眼里是不太瞧得上这些世俗凡人的。

    可是高高在上并不代表她没有同情心,并不代表她没有道德感,并不代表她没有愤怒!

    尤其是当她看见女人在她眼前,被这些兵痞当街*,她更是怒不可遏,手一抬,这名当街便要发泄*的兵痞瞬间被愤怒的赵飞月一挥手拍进了墙中,刹那间被拍成了肉饼!

    赵飞月被孙夕颜打下九重天之前,她过的是无忧无虑的神仙日子,打下凡尘之后,她过的还是无忧无虑的神仙日子,她从未真正见识过人世间最可怕的恶,也从未见识过人性中最恐怖的恶。

    这个九天真仙瞪大了眼睛,她浑身颤抖着,不可置信的看着周围的这一切,千山雪的火雨摧毁了周家,近千条人命灰飞烟灭。

    可是更可怕的是,他摧毁了整个同安城的秩序,他释放出了人性深处最可怕的恶魔!

    同安之乱,死伤者何止上千,简直上万!

    千山雪降下的火焰有的迅速蔓延向四周,有的则是城中乱兵流氓纵火而点,那些平日里被压抑在最底层的乞丐、混混、地痞、流氓和兵痞们,这一刻他们群魔乱舞,成了这座城市的主人!

    赵飞月被震撼了,她飞到了半空之中,恐惧而震惊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天空尚未完全消散的翻滚红云照亮了整座城市,这就如同九狱深处的地狱一样,恶魔在哈哈狂欢,百姓在哭号死亡。

    赵飞月紧紧握着手中的天河神剑,她身形猛闪,刹那间冲向一家民宅,凌空一掌拍死了一名正在与家主人抢夺家财的流氓,随后她冲向一辆马车,将围着马车进行围攻的四名兵匪瞬间全部轰飞。

    一路上赵飞月如同赶月流星,一路飞掠,路过之处见到为非作歹之人便立即轰杀!

    这一路上,赵飞月也不知道轰杀了多少名乱兵流氓,直到她洁白如雪的身上都沾满了鲜血,她绝美如仙的面孔上都沾上了腥红,她才停了下来。

    此时的赵飞月,眼中一片浑沌,她目光迷茫而颤抖,神色呆滞,在她眼前却是一名正企图抢走男子行囊的流氓,可是当他看见赵飞月如同鬼魅一样瞬间出现在他跟前时。

    这流氓吓得呆在了原地,他下意识松手,举起双手,颤声道:“饶,饶命!”

    这名被抢的男子立刻嘶声喊道:“杀了他,快杀了他!”

    赵飞月机械的看了这流氓一眼,她眼帘微微一跳动,这名流氓就像是被看不见的巨手猛轰了一拳,瞬间消失在黑暗之中,不见了踪影。

    这被抢的男子狂喜,紧紧的抱着自己的包裹,朝着赵飞月拼命磕头:“多谢女神仙搭救,多谢女神仙搭救!”

    可等她抬起头来时,却发现赵飞月已经不见了踪影和迹象。

    赵飞月一路上迷茫的行走着,直到回过神来时,才发现自己又回到了美厨娘的住处,可是她刚刚推门而入,看见的却是已经悬梁自尽,双足在半空中微微晃动着的美厨娘。

    同安民风温软,但同样不乏性情刚烈之人,尤其是性情刚烈的女子。

    赵飞月瞬间瞪大了双眼,她不需要去触摸美厨娘的脉搏,便知道……她已经死了。

    她呆呆的看着这个悬梁自尽的女子,在平时,她对于她而言,不过只是一个不起眼的路人,可这一刻……她却意识到,自己方才毕竟还是没有救下这名女子。

    赵飞月机械的转身出门,却又看见她出门后救下的那名差点被当街奸.淫的女子,此时浑身赤条条,一片青紫污垢的倒在路边,一动不动,显然已经是没了气。

    赵飞月内心深处那个冷漠而平静的内心,仿佛投进了一颗石子,泛起了无数的涟漪:原来,她……自己也未曾救下来么?

    世人都尊称她为九天真仙,连她自己内心深处也自认为是当世年轻一代第一高手。

    可是,有什么用?

    连一个路人也保护不下来!

    赵飞月扭头看去,在远处,她竟然又发现自己之前救下来的人,也都一个个倒毙在路边,或者惨死在家中。

    这不可能!

    赵飞月一路狂奔,当她冲到那辆马车旁边时,这辆马车的护卫已经全部不见了,马车车帘也半遮半掩,里面毫无动静。

    赵飞月手微微颤抖着,她用天河神剑的剑柄轻轻撩开了车帘,却看见她之前救下来的那个被抢男子竟然在里面趴在一名死去多时的少女身上,露着丑陋的屁股,一耸一耸!

    为什么!

    怎么会这样!!

    她不仅一个人都没有救下来,甚至她最后救下来的这人,竟然也化身为了魔鬼!

    赵飞月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她从未见过人间如此丑陋的一面,她也从未见过如此丑陋的人性!

    赵飞月踉跄后退,身形摇摇欲坠,在这人性的炼狱之中,她脑海深处瞬间有什么东西炸裂开来,她抱着脑袋发出一声凄厉的嘶吼:“啊!!!”

    “轰隆!”

    瞬间,一道金光从天而降打在赵飞月的身上,这道金光极为粗壮,赵飞月在金光中缓缓漂浮而起,她眼中一片血红。

    “死!!这些罪恶之人,统统都该死!!”

    赵飞月咬牙切齿,眼中流露出浓重的杀意!

    她身上的金光猛的一炸,瞬间往周围扩散开来,这道金光如同巨浪,将同安城笼罩其中,而所有被金光笼罩的范围内,时间就仿佛突然走得慢了,每一个人的动作似乎都变成了慢镜头下的慢动作。

    只有赵飞月手中的天河神剑猛的冲天而起,化作一道银光,瞬间冲向城中每一个为非作歹的人们。

    整座城此时看起来像一个木偶之城,每一个人都摆着固定不动的姿势,有的丑态百出,有的狰狞凶狠,有的哀嚎哭泣,有的跪地求饶,这些银光从他们身边飞快的掠过,被欺凌的便从他们身旁飞掠而过,正在施暴的,便有的穿膛,有的从喉前掠过。

    它的速度是如此之快,快到每一个行凶之人脖颈处被划破,胸膛被穿透,这把天下神剑居然滴血不沾!

    而这些被割喉之人,他们伤口出的鲜血可以清晰的看见血滴一点一点无比缓慢的往外飞溅着,但他们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的脸上依旧保持着贪婪、淫邪、狂暴、邪恶的神情。

    只茶盏功夫,天河神剑如同日月银梭,来回在城中穿梭着,捕杀着城中每一个作奸犯科的邪恶之人,当它在半空中飞掠而过时,它极快的速度甚至激荡起了同样被定在半空中的大师姐的衣袍。

    但是当它飞掠而过的时候,固定在原地不动的大师姐,眼珠却随着天河神剑的移动方向而移动着。

    当天河神剑消失在她视线范围之内,刹那间又回到赵飞月手中时,笼罩着整个城市的金光嗡的一收,瞬间消失。

    城中所有正在作奸犯科,施暴肆虐之人,顷刻间鲜血狂喷,扑倒在地!

    所有人都没有看到他们是怎么死的,仿佛天罚,如同天谴!

    那些被害之人也都一个个或被喷得鲜血满面,或怀中跌进一具死尸,他们无不呆若木鸡!

    这一刹那,宛如沸粥一般的同安城顿时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

    只有半空中身子微微颤抖的赵飞月两眼空洞迷茫的看着这一片火光冲天,硝烟弥漫的城市。

    远处的大师姐深深的瞥了一眼赵飞月,她冷冷一笑,低声道:“欢迎来到人间,九天真仙!”

    大师姐身形一闪,消失在了黑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