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285章 宝帘闲挂小银钩
    李乘风并不太喜欢周凌这样自我强势的姑娘,同样他也并不喜欢五大三粗的周波,尤其是周凌在他见到以后表现出的无赖,自私与任性,虽然有不少地方是向着李乘风,在客观程度上是救了李乘风的。

    但他依旧不欣赏,不喜欢。

    在他看来,周凌这是典型的吃里爬外,这种置全家安危于不顾的任性姑娘,简直混账!

    可是……李乘风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这一对姐妹两居然会有这样的一个惨烈结局!

    周凌从无比向往修行,到全家灭门,孪生妹妹死在眼前,最后到对所有的修行人愤怒憎恨,这种感情……李乘风感同身受!

    如果自己不是叛仙转世,那孙博仁当初只怕就要上演今日周家的灭门惨案了!

    那时候,被灭门的就会是他们李家!

    李乘风震惊的看着这一幕,不仅仅是他,灵山派的其他人也都震撼呆立,傻大个何柱更是双目通红,双拳紧握。

    这一刻他们感受到了强烈的无力感,两条鲜活的生命便这样消失在了他们的眼前,而且,他们不知道接下来他们是不是会和她们一样,被吞没在这无边的火海之中!

    就在此时,一个空前巨大的火球和陨石向李乘风他们砸来,欧阳南反应最快,他大声嘶吼道:“又来一个,这个特别大,大家小心!!”

    李乘风深深的看了一眼倒在一旁的周凌和周波一眼,他深吸一口气,操控着手中的法宝牌朝着这扑面而来的陨石投掷出去。

    这一次两块法宝牌重重的轰在这块陨石上,但这块陨石却只是震动了一下,去势稍缓,但依旧朝着李乘风等人所在的地方砸来。

    这一下,何柱等人眼中都流露出绝望之色,他们完全无法想象这个巨大的陨石要如何砸碎。

    但此时李乘风反应极快,他用尽最大力气将手中的骨刺短矛朝着巨石投掷了过去,隔着二三十米远将骨刺扎进了巨石的中心。

    而几乎同一时间,李乘风将手中的法宝牌投掷而出,两张法宝牌重重的击在骨刺短矛的尾端,将骨刺短矛轰击进去,硬生生在巨石中心点凿出一个小洞。

    当这个法宝牌翻转飞回时,李乘风再一次掷出,法宝牌左右两边重重轰击在巨石小洞的两侧,进一步将这个洞隙轰得裂开扩大。

    此时巨石只有不到十米左右的距离,众人不仅能够感受到巨石周围燃烧的熊熊火焰带来的炽热感,也能够感觉到它扑面砸来的威压感!

    所有人都紧张的看着李乘风,等待着他再一次力挽狂澜!

    李乘风也并没有让他们失望!

    李乘风深吸一口气,最后一次投掷出法宝牌的时候,法宝牌重重轰击在巨石裂纹上,轰隆一声,巨石碎裂,碎裂的石块四处飞溅!

    法阵中其他人此时忍不住大声欢呼起来,几乎瞬间他们便忘记了周凌和周波姐妹两的惨剧。

    浩劫中的大起大落,实在太快,让人转瞬不暇!

    而就在巨石四处飞溅时,许多的石块翻滚着将周家大院的围墙砸塌,在一片轰隆倒塌声中,李乘风忽然敏锐的听见了一个有些耳熟的惊叫声。

    李乘风顺着声音扭头看去,却见透过几面倒塌的墙壁,可以看到几个院落之外,一个遥远而窈窕的女子躲在角落中瑟瑟发抖,她恐惧绝望的看着天空不断坠落的陨石和火雨,像一只瑟瑟发抖的小兔子。

    宝帘!

    “宝帘!!”李乘风猛的大声嘶吼了起来,一旁的赵小宝和身后的师兄弟们都有些讶异的看着李乘风,似乎有些不理解为什么他突然这么激动。

    仅仅只是为了一个女子么?

    李乘风的声音穿过可怕的火场,扑到宝帘的身旁,宝帘顿时像一个听到声音的小兔子一样瑟瑟的抬起头来,四周张望了一下,在看见李乘风后,立刻像是有了希望,她颤抖着站了起来,恐惧的看了一眼四周,然后裹着床幔,惊慌的朝李乘风的方向扑来。

    不得不说,宝帘的运气非常之好,在火雨降下的时候,她还在房中垂泪伤心,等她反应过来,已经没有了穿衣出逃的时间,只能是裹了床幔便冲将出来。

    可是此时周家已成火海,绝大多数人都已经葬身火海之中,周家的两个老爷此时也不再高贵,他们跟那些下人一样,被无情的火焰所吞噬。

    在世俗世界,在死亡面前,高贵与低贱是平等的,只有修行人能超脱死亡,所以周家拼命想要跻身修行界,成为修行人,永享这人间的荣华富贵。

    可是,正是他们的想法,他们的野心,他们的欲望,他们的贪婪,最终给他们惹来了滔天大祸!

    宝帘是无辜的,她像一个被圈养的小动物,在狼窝中苟且偷生,这一场浩劫不应该是她的终点末日。

    李乘风是这样认为的。

    与周凌不一样,他打从心眼里同情可怜这个女人。

    在李乘风看来,周凌的人生有无数的选择,但宝帘没有,这个女人一度打动了他的内心,虽然他最终克己复礼,紧守本心,但他很想改变她的命运!

    “快跑啊!!”李乘风大声嘶吼着,脖子上的青筋都涨了起来。

    宝帘也实在是跑不快,因为她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而且身上还裹着单薄的床幔。

    李乘风身后的众人此时再一看,却见宝帘虽然披头散发,可是那楚楚可怜,秀美绝伦的模样,同样让他们怦然心动!

    原来如此!

    我见犹怜,何况少年!

    不需要任何的理由,不需要任何的解释,当他们看到宝帘时,他们也会产生强烈的同情心和怜惜情,也同样希望这个拼命奔逃,与死神做着抗争的弱女子能够从炼狱中逃脱出来。

    宝帘一路飞奔,时而绕着火场,时而躲开飞溅的碎石,终于奔到了李乘风等人的附近,众人都能清晰的看到她面孔上流露出的欣喜之色,李乘风更是站在原地,身子严重倾斜着,努力伸出手去抓着,欧阳南也同样拿出索命绳,准备将宝帘拉扯过来。

    可就在这时,一片火雨倾盆而下,瞬间将笑容还停留在脸上的宝帘所覆盖吞没!

    烈火瞬间吞没眼前的一切,那个窈窕的女子在火焰中甚至连声音都发不出来,只来得及扭动了几下,便倒了下去,再也没了动静。

    “不!!!”

    李乘风刹那间血灌瞳仁!

    如果说周凌姐妹的死是有缘由的,可宝帘呢?

    宝帘的死是为什么?

    为什么她这样无辜的人要得到这么凄惨的人生和命运?

    甚至,没有一声凄凉的嘶喊,没有一声痛苦的诀别,没有一个离去的眼神。

    那个楚楚可怜的女人便这样被极度高温的火焰瞬间烧得身形扭曲,然后倒在了地上,化作一团黑炭,最后成为一抔黄土。

    那个令李乘风怦然心动的绝美女子,消失了,再也不见了。

    “像奴家这些普通人都是会死的!你不一样,你不是普通人,你快走吧,答应奴家,记住……我!”

    “可是,这个狼窝对这只小兔子而言,却很安全。外面的世界虽然看起来很美好,却让人害怕。尤其是那匹千里马……它也不能一辈子陪伴着这只小兔子,那这只小兔子,为什么要去外面的世界呢?”

    无边丝雨细如愁,宝帘闲挂小银钩。

    世间再无宝帘,再也没有那个绝代佳人深夜闲挂小银钩了。

    她的出现无比的短暂,但是剧烈的震撼了李乘风!

    人面火雨相映红,佳人已逝悲成空。李乘风面容呆滞,这火雨燃烧的不仅仅是同安城,更在他心中燃烧,更在他双眼燃烧!

    此时浩劫犹存,天火仍降,天空中那张巨大无比的人脸再一次出现,这一次所有人都能感受到他强烈的轻鄙:“这就是与我千山雪,与灵山派做对的下场!蝼蚁们!!”

    李乘风怒发冲冠:“千山雪!!”

    这张巨大的人脸哈哈大笑着,渐渐消散,天空中的火雨也逐渐停歇下来,这些火云不断旋转着,往中间的一个暗红的洞口收缩着,仿佛天空破了一道口子!

    这一刹那,李乘风似乎悟了什么!

    对于宝帘来说,周家的老爷就如同她的天,他们对她的一切可以生杀予夺,任意支配。在千山雪看来,李乘风他们同样如此,他就是要用这种手段告诉李乘风他们:他就是他们的天!

    李乘风猛然间意识到:这个世间充满了强权,那些高高在上的强大力量,他们只需要在天上开一个洞,便可以轻松的下来碾死他们这些弱者!

    而他们这样的人,不分强弱,不分男女,无论无辜与否,只能匍匐在地上颤栗受死!

    不能这样,绝对不能这样!!

    这个世界应该有公理,这个世界应该有正义,这个世界绝对不能是强权者为所欲为,弱小者瑟瑟待宰!

    李乘风浑身发抖,他眼中含着眼泪,咬牙切齿道:“千山雪!藏锦阁!!我李乘风,要打烂你们!!”

    如果这漫天翻滚的暗红色浓云是那一片压抑沉重的天幕,那他李乘风就要打破这个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