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280章 喜怒无常坠孤峰
    此时,在另外一边灵山派,藏秀阁,神女峰,天书台。

    苏月涵在天书台找出大师姐的真实身份后,她喜不自禁,也不敢多停留,她小心翼翼的将这些有些年头的卷宗资料放回原处,然后确认自己身上没有任何破绽后,这才又出了天书台。

    此时已经是深夜,苏月涵不知道时间究竟是哪个时辰,但当她走出天书台时,发现季春华居然还守在门前,而且在她跟前,还站着一名身披灰色修士袍,背对着她而站的人。

    这人身子藏在黑暗之中,只能隐隐约约看到轮廓从而分辨出这是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

    苏月涵本想着开口询问,但想到大师姐的做派,她立刻收回了话,像是没看见他们一样,径直顺着阶梯向下走着。

    在下面大门处的季春华看到影子,立刻回头,她先是一喜:“大师姐,你出来了?要找的东西……啊,师妹不该多嘴!”

    苏月涵冷漠的走到她身旁,瞥了一眼季春华身旁的这个男子,季春华立刻会意,她苦涩着脸,低声道:“大师姐,实在抱歉,我也不知道他为何知道你来了这里。”

    苏月涵冷冷的盯着季春华一言不发,只把季春华盯得背脊发凉,额头冒汗:“大师姐,师妹……我,我实在也拦不住他啊。师妹能做的就是将他挡在这里,可他走不走,师妹……实在没办法啊!”

    “这灵山派上下,除了禁地,没有我去不了,留不下的地方,你就不用怪她了。”这人说着话,转过身,露出一张俊美的面孔,却让苏月涵心脏几乎跳停:这是千山雪!

    千山雪盯着苏月涵微微笑着,在这月光下,他的面孔的确显得俊秀异常,季春华看了也不禁有些目眩神迷。

    苏月涵维持着镇定,冷冷的盯着千山雪:“你怎么知道我在此处?”

    千山雪笑了笑,道:“我听人说你往这里来了,于是我便来了。”

    苏月涵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千山雪嘿的一笑,说道:“我最近研究了一个法术,想给你看一看。”

    苏月涵转过脸:“不必了。”

    千山雪身子一侧,拦在苏月涵跟前,他脸上的笑容一点一点的消失:“我劝你还是看一看,事关你的小情人!否则,错过了你可不要后悔!”

    小情人?

    大师姐的小情人是谁?

    难道……

    难道是说……李乘风?

    苏月涵的身子猛然间紧绷,她下意识便想要反应,可她很快便反应了过来,毕竟是闯荡江湖多年的千面妖,在这关头丝毫不乱,让人看不出一丁点破绽。

    苏月涵瞥了千山雪一眼,道:“带路。”

    千山雪笑了起来,可笑容却越发的难看,眼中深藏着愤怒:她竟然连反驳都不反驳一下!

    一旁的季春华也狐疑的看着苏月涵,但她也并不意外,因为藏秀阁的人都很熟悉大师姐,这是一个高傲到骨子里面的人,她从来不向人解释什么,她虽然并不排斥与人交往,但她也从未与人深交,几乎所有人都能够感受得到她那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与崖岸自高。

    对于大师姐性情的揣摩,苏月涵把握得十分到位,她到底是有过丰富经历和深厚阅历的人,此时的扮演以假乱真,滴水不漏。

    千山雪身形一闪,消失在了原地,化作一道青光向天孤峰而去,苏月涵一咬牙,身形一闪,也化作一道青光跟着离去。

    季春华看着两人离去的身影,一声长叹:“我也想要去长长见识啊!为什么偏偏要我这两天来守着这么一个破地方!真是倒霉死了!”

    她在这边抱怨着,苏月涵与千山雪没过多久便来到了天孤峰的山台处。

    苏月涵刚落地,险些有些站不稳,心中更是怦怦乱跳,如果不是之前吸了周结衣的法力真元以进补,只怕……她都跟不上千山雪的飞行速度,眼下这会就得露馅!

    苏月涵停下后,也不着急动作,只是静静的站在一旁看着千山雪。

    千山雪则怪异的抬着头,看着月明星稀的天空,过了一会儿,他微微笑道:“请大师姐移步!”

    说着,他自己带头在前面走着。

    可刚走到自己府殿门口,门口的一名黑衣人守卫见到千山雪,连忙上前禀报:“少主!战家四公子战齐胜等候多时了!”

    苏月涵立刻道:“既然有客来访,那就下此再看吧!”

    千山雪也立刻接道:“错过今天,大师姐怕是要后悔终生啊!你就不担心吗?”

    苏月涵攥紧着拳头,冷冷的盯着千山雪,一言不发的站在原地。

    千山雪扭头对黑衣人守卫道:“他来作甚?”

    黑衣人守卫道:“他说他有要事求见。”

    千山雪哼了一声:“一个入门弟子,能有什么要事?不见!”

    说完,他便想转身离开。

    黑衣人守卫忍不住道:“可是……他毕竟是战家公子,还是……见一见的好。”

    千山雪的身子顿时停住,他转过身盯着黑衣人守卫,然后走了过去,一直盯着对方,直把对方盯得恐惧低头,他才忽然展颜笑道:“你说得对,毕竟是西北王战家的公子嘛!不管怎么样,也该赏脸见一见的。”

    说着,他拍了拍黑衣人守卫的肩膀笑道:“你尽忠职守,很好,很好!”

    黑衣人受宠若惊的笑了起来:“都是卑职职责所在!”

    “说得好啊,职责所在!”千山雪笑着将手按在黑衣人的额头,指头蜷曲了起来,忽然食指和中指一弹,瞬间将这黑衣人守卫给弹得像炮弹一样横飞了出去,直坠天孤峰,甚至连一声惨叫也没有来得及发出,便被这无边的黑暗所吞噬!

    府殿其他的黑衣人都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他们呆若木鸡的看着千山雪,这位喜怒无常的藏锦阁师兄脸上依旧挂着笑容,但眼睛里面却无比不冰冷,他冷冷的瞥了剩下的黑衣人一眼,道:“可是,你却忘记了自己是什么身份!”

    说完,千山雪拂袖而去,剩下门口的黑衣人守卫浑身颤栗!

    进了府殿,千山雪将苏月涵请留在大堂前稍后,他自己来到偏房,刚进门便看见战齐胜坐在席位上眼帘低垂,像一尊石像一样,一动不动。

    千山雪淡淡的说道:“不知战家公子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失敬,失敬!”

    战齐胜飞快睁开眼睛,他恭恭敬敬的一礼,道:“叨扰师兄,还请见谅!”

    千山雪也不往座位上坐,他站在门口,负着手,道:“师弟前来,有何贵干?”

    战齐胜见状,他眼中闪过一丝羞恼,但很快便恢复了平静,道:“师弟有要事相告!”

    千山雪道:“哦?多重要?”

    战齐胜抬起头来,直视千山雪,眼中光芒锐利:“事关李乘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