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277章 床头烛红卷宝帘
    过不多时,前厅转出一个人来,这人正是周广才的弟弟周广发。

    周广发坐在之前李乘风的位置处,他低声道:“没谈妥?”

    周广发恨恨的一捶桌子:“哼,油盐不进!”

    周广财低声道:“那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周广发盯着这一桌的酒菜,低声道:“人派出去了么?”

    周广财点了点头:“嗯!”

    周广发低声道:“安全么?”

    周广财胸有成竹的笑了笑,自己自斟自酌的喝了一杯:“走的是庄内的地道!”

    这一下,周广发放下心来,周家的地道,知道地点的人不超过五个,而且地道的出口在同安城外,灵山派的人就算再厉害,也绝对料不到周家会有这一手!

    “可是……”周广财一脸担忧“我们难道真的要跟灵山派彻底撕破脸皮吗?他们毕竟是天下第三的修行门派!这一次大败玄生门的高手……来的还只是藏剑阁的无名小卒!若是那些成名已久的大修行人回来了,那岂不是……自寻死路?”

    周广发扭头盯着自己的弟弟冷笑道:“那你有没有想过,玄生门若是得知我们又投向灵山派的怀抱,他们会做何感想,他们会有何报复?”

    周广财愣住了,他眼中流露出恐惧之色。

    他虽然不是家主,可是他的聪明才智并不在自己的哥哥之下,这么一点,他立刻便反应过来:玄生门如果得知他们的弟子在周家被灵山派全灭的消息,肯定会怀疑周家与灵山派沆瀣一气,串通好了来对付他们!

    到时候玄生门倾巢出动,那等待着周家的,必定是灭门惨祸!

    就算能够避免,那周家必定会大大的出血方能满足玄生门的惊人胃口,那样的话,周家必定一蹶不振!

    周广发语重心长的说道:“玄生门在同安经营了几十年,为的就是今天!他们苦忍了几十年,如今发难,就是算准灵山派必定会陷入内忧外患,他们无力他顾,所以这才出手!”

    周广财忍不住道:“可是,灵山派这不知名的无名小卒尚且如此厉害,这难道还不值得敬畏么?”

    周广发冷笑道:“不错,天下第三必然有天下第三的道理,屹立几百年的门派当然底蕴非凡!只不过,他们明天要了钱便走了,可是,玄生门再来的时候,要的,却是我们的命!”

    周广财道:“可是,灵山派若是没拿到钱,同样也会要我们的命啊!”

    周广发哼道:“不错!我们现在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如在刀山,进退两难!但是你要知道,灵山派离我们五百里路,玄生门离我们近在咫尺!我们倒向灵山派,玄生门瞬发既至!我们周家,整个同安,永无宁日!我们倒向玄生门,灵山派要不断的派出修士异地征战,这五百里的距离,是战火连天的距离!”

    “而且,灵山派要钱,玄生门却是要命!灵山派我们供奉十几年,一无所获,玄生门我只供奉了五年,生意便已经做到了千里之外!周家子弟已然投入玄生门下开始修行,玄生门主甚至愿意与我们周家联姻!”

    商人,在任何时候,他们都是商人,这是他们死也无法摆脱的思维定势,他们永远在计较利益得失,哪怕包括他们的生命和财产。

    周广财眼神中流露出痛苦之色,他随即便咬牙道:“只要我们周家能挺过这一次,将来我们周家便可再也不用受这无穷无尽的盘剥!”

    一等的修士,二等的文士!

    他们周家是不入流的商贾,但是,他们却立志要做那第一等的人上人!

    周广发拍了拍自己弟弟的胳膊,低声道:“今夜我便去筹钱,你安排一切,一定要稳住这个姓李的修士,稳住他,就稳住了大局!”

    周广财微笑道:“哥哥放心,我已经准备好了一切!”

    就在两人私密耳语时,之前李乘风瞥眼的窗外一个黑影一闪,如鹞子翻身,迅速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

    李乘风在丫鬟的引路下,回到了自己的住处,灵山派的每一个修行人都得到了最好的安顿,而且为了不引起他们的警惕,他们的厢房紧挨相邻。

    见到李乘风顺利归来,欧阳南等人也大大的松了一口气,随后便疲惫的歇下。

    一番惊险厮杀后,便是铁打的人也有些经受不住。

    李乘风回到自己的厢房,正要松一口气,脱衣就寝,却忽然间他扭头低声喝道:“谁!”

    嘶啦一声,在房间的一角亮起一点幽幽的烛火,照亮勾勒出一个曲线毕露的倩影,这个身影低声轻柔的说道:“公子,是奴家……”

    李乘风微微放松下来,将已经摸进法宝袋中的手抽了出来,他沉声道:“是宝帘?”

    宝帘从阴影中走了出来,果然是那张“我见犹怜,何况少年”的楚楚可怜的面孔,她此时没有穿着华贵的服饰,头上也没有佩戴五彩的珠宝,脸上甚至连一丝一毫的妆容也没有,她乌黑笔直的长发披肩,身上一层轻薄的柔纱让她的妙处若隐若现。

    这不施粉黛,不着妆容的清丽在这淡淡烛红下,却透出无比惊人的诱惑力!

    我见犹怜,何况少年!

    作为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人,李乘风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唾沫,他心头狂跳了一下,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带着警惕的问道:“你来做什么?”

    宝帘轻轻将烛台放在床头旁边的柜子上,她一只手将挂着的床幔轻轻放下,低声轻语道:“独身低语夜难眠,床头烛红卷宝帘。奴家……来伺候公子就寝。”

    深夜,独身,美人,空床,轻语,低吟,若隐若现,任君采撷!

    这是一种男人难以抗拒的力量!

    李乘风盯着宝帘好一阵,看得她脸颊微红,自己倚在床头,仿佛这样才能支撑住自己如水的身子。

    宝帘低声道:“公子,夜深了,早些休息吧。”

    李乘风点了点头,上前一把将宝帘怀抱了起来,宝帘感觉到一股浓烈的阳刚气息扑面而来,她紧张得俏脸发红,浑身发抖,手更是紧紧攥在一起,放在胸前。

    李乘风将她放在床上,然后将被子给她盖好,盯着她笑道:“床头烛光卷宝帘?好应景啊,这个卷字用得甚好!那我可得卷严实,别夜里让你着凉!”

    说着,李乘风小心的为她将被子掖好。

    宝帘看得奇怪:“公子,你不上来么?”

    李乘风笑了笑,道:“既然是卷宝帘,那就不能上来了,要不然岂不是破坏了这诗情画意?”

    宝帘一急,连忙起身,但她身子一起,身上的薄纱被被子一卷,落了下来,露出一大片雪白刺眼的胸脯,她自己却毫无察觉:“公子,奴家不是这个意思,奴家……啊,奴家听说你们修行人是不是刚开始的时候不能……行房?公子,奴家知道很多其他让公子快乐的办法,不会破了公子的童子元阳身的。公子,你且躺下,让奴家服侍……”

    不等宝帘说完,李乘风按在宝帘的肩头,坚定而轻柔的将她按了下去,他用一根手指竖放在宝帘的嘴唇处,缓慢而坚定的说道:“嘘!别说了。不要破坏这诗情画意!”

    说着,李乘风自己坐到了寝室不远处的一张书桌处,自己拉开了椅子,双手抱胸,闭着眼睛假寐起来。

    宝帘呆呆的看着不远处那个发乎情止于礼的男子,眼泪却不知怎的便掉了下来,如断线的珍珠,大珠小珠落在她胸口那雪白无暇的玉盘中。

    她从来没有遇到过不觊觎她美色的男子,更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美色在前,任君采撷,却不趁人之危的君子!

    宝帘痴痴的盯着李乘风,似乎要将那英气逼人的面孔深深的印在自己的脑海之中,她过了一会,忽然掀开被褥,飞扑到李乘风跟前,抓着他的手,低声快速的说道:“公子,李公子!你快走,你快走!”

    李乘风猛地睁开眼睛,双目炯炯,眼神如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