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274章 谈笑风生处敌营
    周广发匍匐在地上,他身子微微颤抖着,也不知道是因为这份屈辱还是因为心中的恐惧,他高声道:“恩公既到,周家上下怎可不扫榻相迎,周家备下了一份丰盛晚宴,还请恩公赏脸,席上高坐,让我等小民好能一瞻恩公容颜!”

    李乘风放下手中头颅,似笑非笑,道:“哦?周家主倒是能掐会算,算到我们这时候要来,居然已经备下了一份丰盛晚宴?倒是难得,难得啊!哈哈哈哈!”

    周广发微微抬起头来,挤出一丝笑容,道:“恩公有所不知,我们周家是盼星星盼月亮等着灵山派的诸位恩公前来主持公道!这次恩公远道而来,大驾光临,又救周家于水火之中!我们周家若是没有点表示,岂不是人神共愤,猪狗不如?”

    李乘风笑道:“我们不请自来,这又是大半夜的,还叨扰周家上下,扰人清梦,不太好吧?”

    周广发重重叩首,道:“还请恩公赏光!还请恩公赏光!!”

    李乘风用另外一只手婆娑着下巴,道:“哦?可是我们远道而来,早已经是人马劳累,只想早点回去复命了事……”

    周广发连忙道:“宴席中正好谈的便是这次拖欠供奉一事,正所谓酒桌之上好谈事,我们周家一定一会在宴席中便给诸位灵山派的恩公一个交代。必定让诸位能够称心如意!”

    李乘风想了想,点头道:“那好,前面带路吧!”

    周广发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他抬起头来,额头还带着血丝和泥污,脸上却满脸堆笑,比起一开始的僵硬与憋屈,他现在倒是越来越进入状态了,这种逢迎与谦恭真是信手拈来。

    周广发赔笑道:“好好!”说着,他飞快爬了起来,又拿出周家家主的气度,高声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准备!”

    周家的家丁和下人们愣了一下,好在他们平日里管教严格,各司其职,那些受伤的家丁在被搀扶着,痛苦低声哀嚎的聚在一起,一个个低眉顺目,却连一个用怨恨的目光瞅李乘风他们的也没有。

    周广发看了周广财一眼,低声道:“你管好他们,抚恤好受伤的家丁,我来招待他们,一会你就不用来了。”

    周广财张了张口,终究没有说什么,低声对管家说着话,然后管家指挥着丫鬟和家丁们纷纷离开。

    李乘风跟着其中一名赔笑的引路管家往前走着,周家更是拿出了担架给傻大个、苏由等人,让他们先下去疗伤。

    一开始欧阳南警惕的不让周家的人带他们下去,李乘风却微笑着摆了摆手,示意没事。

    欧阳南上前低声道:“乘风师弟,这周家……怕是宴无好宴啊!你没看到方才那周家家主怨恨的目光吗?”

    李乘风低声道:“换做是你,不请自来,有人在你家大开杀戒,逼你站队,你的眼里面会没有怨恨吗?如果他眼里面没有愤怒和怨恨,我反倒是要警惕提防了。”

    欧阳南沉默不语,过了会,他低声道:“那苏由和傻大个他们呢,你就不怕周家控制他们来要挟我们?”

    李乘风胸有成竹的笑了笑:“只要他们不傻,就不会干这种蠢到家的事情!擒贼先擒王,他们如果真要对付我们,那他们应该先干掉我和你。”

    欧阳南道:“对呀,那我们还去参加什么劳子的晚宴?这都要睡觉歇息的时候了。万一人家下个毒,我们岂不是要被一网打尽?”

    李乘风微笑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不过欧阳师兄你说的对,这晚宴,你就别去了,我自己去,你带着天俊还有天行,照顾好苏师兄还有何师兄。”

    欧阳南道:“安排得合理!听你的!”

    李乘风道:“周家给的水,吃的,一概都不要喝,不要吃!让小宝去找一些来。”

    欧阳南点了点头:“那你呢?晚宴中的东西,你吃不吃?”

    李乘风笑了笑,道:“我没事,不用担心我。”说着,他看了一眼跟在一旁,有些怯怯的韩天行,他微笑着上前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天行,我都知道了,你做的不错!很好!”

    韩天行顿时激动得浑身发抖,眼眶发红,他颤声道:“我,我我没完成任务!让师兄们失望了!”

    李乘风笑道:“我第一次可是吓得尿了裤子!”

    赵小宝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李乘风立刻扭头一脚踢在赵小宝屁股上,瞪眼道:“别以为你今天威风我就不敢收拾你。”

    韩天行扭捏的低声道:“其,其实……我也……尿了裤子。”

    天俊等人都忍不住低声笑了起来,尤其是重伤的傻大个和苏由,他们此时只做了最简单的包扎,这一笑,伤口崩裂,顿时又浸出血来。

    这月凉如水的夜晚,一场大战之后,劫后余生的藏剑阁师兄弟们低声的笑着,他们有的互相拍拍肩膀,有的捶捶对方的肩窝,还有的则轻轻按按对方的肩头,生怕再让对方的伤势变得更重。

    尤其是韩天行,连最为挑剔的欧阳南也走到他身旁,重重的在他肩膀上捶了一下,然后眉毛一皱,说道:“弱得跟个小鸡崽儿似的!”

    韩天行脸色一白,嘴巴蠕动了一下,想要说什么,却见欧阳南又很快咧嘴笑道:“等回去,老子要好好操练你!你可不准跑!”

    韩天行顿时面色通红,重重的点了点头,此时其他尚且能动弹的几个人也伸出手,使劲揉着韩天行的头发。

    尤其是天俊,啧啧道:“行啊,天行,看不出来,你长得清清秀秀,下手这么狠!厉害啊!”

    韩天行面色涨红,道:“我,我当时一紧张,就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不记得了。”

    天俊笑道:“没事,我第一次也是!”

    李乘风笑道:“你第一次也尿裤子了?”

    天俊笑道:“那倒没有……”

    面色苍白如纸的苏由嗤笑了一声,低声道:“你是没有尿裤子,你只是拉了一裤子!”

    天俊顿时跳脚:“你还好意思说我,是谁吐了一地的!”

    众人闻言都哈哈大笑起来,傻大个一脸痛苦,他道:“诸位师兄师弟,可不要再逗俺笑咧,再笑,俺就要成为第一个笑死的修士咧!”

    此时傻大个的创口处血红一片,吓得天俊赶紧又拿出随身的绷带给傻大个包扎。

    众人忍着笑,关切的看着天俊给傻大个换着绷带,在他们不远处周家的下人们冷漠而仇视的看着他们,但是李乘风等人却视若无睹,旁若无人,笑吟吟的聊着天,说着话,虽身处敌营,却谈笑风生。

    这一刻,有一种浓烈的感情弥漫在他们的周围,将他们紧紧的联系在一起,彼此之间的感情和羁绊更加的深刻凝重。

    这种感情一旦凝聚起来,它便坚不可破,牢不可摧,它不是亲情,却胜似亲情!

    李乘风很享受这一刻的时光,他抬起头来,仰头看着天空那皎洁的月亮,微微笑着说到:“我们都会顺利回去的!”

    这时所有人都对李乘风这句话深信不疑,他们不约而同重重的点了点头。

    但他们谁也没有留意到,在这夜色之中深藏着一个身影,她目光锐利的盯着着一切,眼中闪烁着异样而兴奋的光芒,当她身形扭动,消失在原地时,只有一抹火红的长发一闪即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