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269章 美少年独守长廊
    赵小宝在绝大多数的时候,都是一个生活在李乘风阴影之下的人,几乎所有的人看到他的绝美容颜,会下意识的把他当成一个小厮,一个跟班,一个仆从,猥琐一点的,甚至会以为赵小宝是李乘风私底下的禁脔。

    但只有李乘风和极少数李家的人才知道,这个平时很爱哭鼻子,漂亮得不像话的美少年,他是一个跟着李乘风一块练洗月李家的功夫长大的人,他的功夫并不比李乘风来得弱,只是他跟在李乘风的身边,很少自己出手,而且性格软弱的他在遇到一般的争斗和打斗时,一身功夫往往发挥不出三成。

    与李乘风苦练拳脚不同,赵小宝身形骨骼较小,不太适合练习李家威力巨大的绝杀招式,而且李家绝技传内不传外,传男不传女,因此赵小宝只能练习一些李家的外门功夫,但他却将这种外门功夫练到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无论是夺命镖还是李家的洗月剑法,赵小宝都完全不输李乘风,除了几个杀伤力巨大的绝技不会之外,他的剑艺并不逊于名家,而且他自己琢磨出一套将飞镖与剑法结合在一起的独特打法,能远能近,尤其是持剑与人相拼时飞出一镖,简直防不胜防!

    赵小宝此时完全没有以往的柔弱之气,他虽然也同样紧张恐惧,但他紧握长剑的手稳定而有力,上一次在演剑堂,他险死还生后,赵小宝便发现自己变得不再像以前那样胆怯怕事。

    毕竟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尤其是再遇到争斗和困难时,他开始能够变得冷静和思考,更由于李乘风目前无比险恶的境况,使得他不得不开始变得更加独立,更加的想要变强。

    这种迫切的心思和强烈的欲望使得赵小宝开始从李乘风的阴影中走出来,他不再想当一个躲在李乘风阴影之下的人,他不想再连累得李乘风要丧尽尊严的屈膝向人求救,他要变强,他要自强!

    眼下,韩天行把守的路口开始涌进越来越多的周家家丁,韩天行杀了两名家丁,整个人的情绪已经崩了,一时间缓不过来,因此这个重担,只有赵小宝自己挑了起来,虽然他非常想与自家少爷并肩作战!

    不管怎么样,他也是手持子母闪电剑的藏剑阁修士!

    这把子母闪电剑,赵小宝花费了不少时间熟悉它们的特性,又花费了不少时间将它们融入到之前的剑招之中,之前偷袭时,万幸的找回了他心念不已的法宝长剑。

    此刻这个容貌秀美的美少年,手持长剑堵在这入口长廊处,之前有两名家丁见赵小宝容貌秀美,虽然手持长剑,但根本不拿他当回事,他们刚要冲过去,赵小宝飞起一剑,一招“回头望月”,双杀二人!

    这一下便震慑了周围想要冲进去的家丁,他们左右互相对视了一眼,哪怕自家老爷来了他们也有些犹豫不前,毕竟,他们是家丁,不是战士。

    赵小宝目光坚定的注视着他们,喝道:“你们不准过去!”

    周广财气得浑身发抖:“这是我们周家的地盘!”

    赵小宝目光落在周广财的身上,他的眼睛不时的在周广财的脖颈咽喉,还有他身旁几名孔武有力的保镖身上打转,他重复而斩钉截铁的说道:“你们,不准过去!”

    这一下,直接触及到了周广财作为周家家主的权威和尊严,他必须有所回应!

    你是修行人,我打不过你,我认,可这里是周家,我想过这面墙,这你总不能都阻拦我吧?

    周广财后退了两步,将自己的身子藏在了保镖身后,他手一挥,喝道:“周家儿郎,翻墙过去,翻过去的赏银一百!”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这些周家家丁一个个都眼睛亮了起来,赵小宝方才一招双杀二人,表现得果断干脆,这让他们感受到了死亡的恐惧,虽然他们知道一拥而上肯定能冲垮赵小宝守着的走廊,但先冲上去的肯定先死,谁的命不是命?谁愿意先冲上去送死?他们并不是视死如归的战家子弟!

    他们只是商人之家豢养的护院家丁!

    周广财这么一说,他们都松了一口气,围墙这么宽,四面八方攀爬过去,这你总拦不住吧?

    这些家丁一声发喊,从两旁散开,开始攀爬围墙。

    周家的围墙高不过二米二,一个纵身便能往墙上爬去,一时间墙上到处都是周家的家丁。

    可就在他们正努力攀爬的时候,忽然间墙上飞纵上来一个人影,这个人影速度极快,在围墙上仿佛跳舞一般飞掠而过,他身轻如燕,翩若惊鸿,手中长剑在月光下寒光闪烁,时而若穿针走线,时而如银丝连绵。

    他一路从围墙的一头飞掠到围墙的另外一头,这一路上那些用手扒墙的家丁都从墙头跌落下来,他们一个个抱着手惨烈的哀嚎着,有的手指断了一半,有的齐根断裂,一时间墙角断指掉了一地,满地都是哀嚎打滚的家丁。

    这人自然便是赵小宝!

    他一路飞纵过去,但门口便让开了位置,那些没来得及扒墙的家丁,虽然被眼前这惨烈的场景吓了一跳,但他们看着眼前空出来的长廊入口,却是怦然心动。

    只要冲进去,就有一百两!

    这可是他们要省吃俭用好几年才能赚到的钱!

    这些家丁一咬牙,一股脑儿往里面冲去,可他们刚冲进去,便见一个人影一闪,赵小宝如飞燕一般穿廊入巷,一下挡在他们跟前,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这些冲进来的家丁顿时有些坐蜡,他们想要退回去,可身后周广财又大声喝道:“冲到里面厢房别院才算!”

    这一下,这些家丁进退两难。

    赵小宝深吸了一口气,他举剑齐眉,弯曲秀气的子母闪电剑被他握在手里,却有一种出奇的协调美感,他冷冷的说道:“你们,不准过去!”

    这些家丁面面相觑,像是互相壮着胆,他们有人低声道:“从旁边绕!他就一个人!”

    家丁们如同开窍一样纷纷从长廊中跳出去,想要从旁边绕过,赵小宝俏脸一板,纵身从长廊跳下,长剑飞闪,剑光在夜色中翻滚如花,这些企图从旁边绕过去的家丁一个个跌倒在地,他们大腿都无一例外的被刺中了一剑,一个个抱着大腿在地上如同滚地葫芦一般滚来滚去。

    而长廊中还剩下一部分人,他们见赵小宝身形离开,立刻闷头便往前冲,可他们身形刚动,赵小宝在刺中跟前家丁大腿的同时,他抬手扬指,手中飞镖如群蜂乱舞,又如百鸟出林,一个又一个闪电一般精准的扎中长廊上家丁的大腿,一时间长廊中又多了一片滚地葫芦。

    方才还一窝蜂的二十余名家丁们,此时全部被放倒,周家的家主和元老们盯着这个漂亮得不像话的少年目瞪口呆!

    赵小宝仗剑而立,他瞥着这一地翻滚哀嚎的家丁,再一次重复的说道:“你们不准过去!”

    斩钉截铁,锐气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