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262章 惊又险孤注一掷
    一个人的胆气和他的实战经验,那是两回事,很多人平日里嘴上吹得天花乱坠,可是遇到实战,哪怕给他们一根棍子,让他们打下去,且不说打不打得下去,就算他们咬牙挥动棍子,这一棍也八成会打歪。

    就如同一个从来不与人打架的人,一旦动起手来,必定会变成泼妇打滚,因为他们会发现自己挥动的拳头往往打不到地方,而且发不上力,对方一近身,一贴怀,那打击的杀伤力还不如揪头发来得厉害。

    韩天行便是一个这样的人,嘴上说得斩钉截铁,但真的临事了,他却发现,自己身体不受控制!

    这是大多数人的正常反应,因为没有经历过实战和特殊训练的人,是极难在第一时间内战胜自己身体因为恐惧而肌肉紧绷的情况的。

    韩天行身子剧烈颤抖着,他此时既恐惧又兴奋,整个人仿佛被两种情绪所支配,一种是他的欲望:他渴望证明自己,渴望战胜强敌,渴望得到李乘风他们的认可和尊重!

    但同时,他又被身体的恐惧本能支配着,他的潜意识和身体在控制着他逃离这个地方。

    这个躲在阴影中的书生眼睁睁的看着近前的这个家丁越走越近,直到来到他的跟前的草丛附近。

    这个家丁左顾右盼,神色紧张而担忧,既带着兴奋又带着恐惧,过了好一会,不远处来时的路上才传来低低的一个女声:“三才哥?”

    这个叫三才的家丁猛地转过身去,他颤声道:“翠儿?”

    不远处的人影飞快奔来,两个人半路紧紧拥抱在一起,虽是大冷天,却热情如火的激吻起来。

    李乘风再能掐会算,也绝对算不到这本应该没有巡夜家丁的路上,竟然有私下幽会的一对小情侣!

    而这一对小情侣也根本没有想到,在离他们不到两米的距离,居然有一个天人交战的大活人在痛苦挣扎,他两眼直勾勾的盯着这对小情侣,眼神一点一点的变得越来越恐怖。

    而在他们几十米开外的院落中,正上演着一场悄无声息的屠杀。

    李乘风手起刀落,匕首一下割断了身前这名修士的喉部动脉和气管,同时他极有经验的捂住了对方的嘴,在割断对方喉咙后,很快又一刀刺向对方的心脏。

    这两刀下去,除非对方有金身护体,否则绝对是神仙难救。

    而另外一边,欧阳南则更狠,一只手在捂住对方嘴巴的时候,另外一只手以凤眼拳,凸起的拳眼狠狠的砸在了对方的太阳穴位置上。

    欧阳南修行数十年,修为在灵山派算不上有多高,但毕竟也是打熬了几十年的肉身鼎炉,这一拳砸下去,又是尖锐的凤眼,力量直灌脑颅,一下把这玄生门修士打得脑袋里面的*变成了一团浆糊,整个人身子只是微微颤动了一下,便死得透透的了。

    两人干掉各自的目标后,飞快对视了一眼,李乘风朝着欧阳南竖了个大拇指,欧阳南也朝李乘风竖了个大拇指,各自都有些佩服对方。

    欧阳南佩服的是李乘风的稳准狠,李乘风佩服的是欧阳南的拳劲了得,下手干脆利落。

    两人解决掉这个屋子的修士后,李乘风便开始翻动两人的行囊,在搜刮出几十两银子,六张符箓和一个不知道怎么用的玉盘法宝后,便再也一无所获。

    李乘风将这些包在布囊包裹里面,往身后一卷,一旁的欧阳南目光越发古怪:这手法,这利索,这麻溜……这是惯犯啊!

    两人出了这屋,此时还没有听到任何的动静声响传来,说明苏由天俊、赵小宝傻大个那边也颇为顺利。

    很快李乘风和欧阳南打了个手势,两人向旁边的屋子摸去。

    李乘风按例用硬铁丝将门栓挑起,这时候他却忽然间听见房内一声咳嗽,李乘风惊得立刻缩回了铁丝,与欧阳南打了个眼色,两人蹲在屋外门口处安心的等着。

    过了一会儿,房中传来一阵轻轻的脚步声,紧接着这人开门儿出,穿过门口,丝毫没有看见躲在两侧贴门而立的李乘风和欧阳南,径直的走到前面,然后解开裤子便开始小解。

    一阵稀里哗啦的水声后,李乘风和欧阳南打了个眼色,李乘风示意欧阳南进屋去解决屋内的人,而他来解决屋外的这个人。

    欧阳南会意,猫着腰,弯着身子悄悄进屋,李乘风则如同一头伏低准备出击的猎豹,悄无声息的来到这个半夜小便的玄生门修士身后,然后他屏气凝神,忽然身手如电,朝着这名修士扑去!

    在另外一边,那名和婢女幽会的家丁此时正抱着自己的心上人乱啃,两人恋奸情热,若不是这大冷天,只怕两人要当场野合。

    这婢女气喘吁吁,身子软做一团面的倒在这家丁的怀中,她显然已经动情,低声道:“三才哥哥,咱们什么时候能真的在一起?”

    三才贪婪的将手伸进女人的衣服里面揉搓着,他喘着粗气,一边啃,一边道:“快了,就快了,俺过几天就要跟老爷出班押货,路上俺一定好好表现,等老爷夸奖俺的时候,俺就跟老爷提亲,让他把你许配给我!”

    翠儿一喜,推开三才道:“真的?”

    三才举起一只手,盯着眼前的女人,道:“千真万确,若有一字假话,让俺被雷收了!”

    翠儿连忙捂住他的嘴,含情脉脉的盯着他,她轻声道:“我相信你!三才哥哥,我得回去了,夫人那里我出来得……”

    翠儿躲闪着男人贪婪的亲吻,她忽然扭头看见远处两团像是人影的黑影扑在了一起,她啊的一声惊呼,低声道:“那,那是什么!”

    三才顺着她所指看去,却忽然间看见旁边草丛中扑出来一个人影,哪怕是在夜里,也能够借着微弱的月光看清他那双赤红一片的眼睛和扭曲变形的面孔。

    三才和翠儿此时都吓得呆了,他们一动不动的看着旁边的这人朝他们扑来,如同地狱而来的魔鬼,杀气腾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