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257章 逃出生天遇娇娘
    对于羞辱这种事情,李乘风的表现有时候会显得暴跳如雷,怒发冲冠,有时候又会显得平静如湖,尽管胸中暗藏激雷,可脸上却是面若冰霜。

    而当李乘风往往胸有成竹的时候,他便会下意识的流露出这样的反应。

    赵小宝是极了解李乘风的,他等不远处的两名玄生门修士转身离开后,他与李乘风在角落中低声道:“少爷,你有办法了?”

    李乘风点了点头,对赵小宝打了个眼色,道:“嗯,你去把那个肉腿捡过来。”

    赵小宝一惊:“啊?少爷,多脏啊!”

    李乘风瞪眼道:“让你去就去,那么多废话干什么!”

    旁边牢房的欧阳南等人不解的看着赵小宝不情愿的挪到前面,一脸嫌憎的用衣服一角包着手,捡起了这个沾满了尿液的猪大腿。

    赵小宝来到李乘风跟前,他伸着手,将这个猪大腿拿得远远的,低声道:“少爷,现在呢?”

    李乘风板着脸道:“吃掉它!”

    赵小宝吓了一跳,一脸恐惧和抵触:“少爷,你说笑的吧!小,小宝不,不要吃啊!”

    李乘风绷着脸,道:“废话,难道让少爷我吃么?”

    赵小宝眼泪在眼圈里面打着转,他看着手中的猪大腿,咬着牙,犹豫了好一会,才眼睛一闭,凑上前刚要用嘴撕咬,却被李乘风一下推开。

    李乘风忍不住笑了起来:“你有病啊,真的吃啊?”

    赵小宝茫然道:“不是少爷你说的么?”

    李乘风道:“我是让你撕掉它!”

    赵小宝道:“啊?没听明白!”

    李乘风劈手夺过,他也不嫌弃这猪腿脏污,伸手将上面残余的肉块一块一块的撕下来。

    在外面一直注视着的李乘风的性格急躁的灵山派修士哈哈大笑起来,他道:“吃啊,快吃,说不定老子一高兴又赏你吃的喝的!”

    李乘风两眼直勾勾的盯着对方,他将猪腿肉上面的肉一块一块的撕扯干净,剩下一截粗壮的大腿骨,这根筒子骨下方断裂,断裂处尖锐无比。

    李乘风将这根筒子骨尖端朝上,跟牢房外的那名修士晃了晃,咧嘴笑了笑,道:“好好记住!”

    这修士斜睨着李乘风,一脸不屑:“记住什么?记住你是怎么把这根骨头吃下去么?好啊,我那里还有很多根,来来来,都给你吃!”

    李乘风也不生气,笑了起来,道:“你会尝到它是什么滋味的!”

    这修士一愣,随机哈哈大笑起来:“灵山派的人,果然只有嘴皮子厉害!哎哟,笑死我了,好啊,你来啊,让我尝尝这骨头什么滋味!”

    此时李乘风便不再说话,在靠近墙壁的地方盘腿坐下,他也不敢靠着身后的墙壁,上面都是符文法阵,只要一碰,立刻就会发作,虽然不致命,但是灼烤得李乘风遍体鳞伤那却是不成问题的。

    这修士见李乘风闭目养神,他嗤之以鼻的哼了一声,走回去继续与自己的同门大快朵颐起来。

    这两坛酒喝下去,两人逐渐变有些上头了,其中比较冷静的那名修士对性急的修士道:“你守上半夜,我先睡会。”

    性急的修士点了点头,自己靠在墙壁上,勉强打着精神看着牢房里面的李乘风等人。

    此时已经是戌时,天色早已经黑了下来,外面传来阵阵更夫的梆子声,一开始这玄生门修士还能撑得住,但慢慢的他觉得自己眼皮越来越沉,脑袋一点一点的往下垂去,过不多时便鼾声大作。

    李乘风此时在这黑暗的牢房中陡然睁开眼睛,他的一双眼眸无比明亮。

    李乘风推了推旁边盘膝脑袋不停往下垂的赵小宝,赵小宝猛然惊醒,李乘风连忙对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李乘风压低了嗓门,低声道:“把衣服脱给我。”

    赵小宝一愣,下意识的开始脱着自己的外套,然后递给他:“少爷,你要衣服做什么?”

    李乘风笑而不答,他看了看那两个陷入沉睡的修士,转身揭开袍子对着赵小宝递过来的修士服开始撒尿。

    赵小宝惊愕道:“少爷,也不用糟蹋衣服啊!”

    李乘风尿完以后,瞪了他一眼,低声道:“闭嘴!”说完,他将被淋湿的袍子拧成一根布棍,然后轻手轻脚的绑在牢房门口的两根铁质围栏上,李乘风将靠得最近的两根围栏用淋湿的布条绑住,然后将坚硬结实的大腿骨拧在这布条的中间,再用这根大腿骨一下一下的拧动着旋转着。

    这根大腿骨便带动着淋湿的布条,不断的拉扯,将靠得最近的两根铁质围栏拧得越来越紧,而在这两根铁质围栏旁边的围栏空隙处却越来越宽。

    此时李乘风的动静已经惊醒了其他人,欧阳南张口结舌的看着李乘风,他摸了摸脑袋,忍不住道:“乖乖我的天,这是他娘的什么办法?撒泡尿也能出去?”

    苏由忍不住低声道:“噤声!”

    欧阳南赶紧捂住嘴巴,瞪大眼睛看着李乘风将这铁质的围栏拧的越来越近,旁边的缝隙则越来越宽,逐渐能够容纳一人进出。

    干燥的布条拧在一起,若是这样拧动很容易布条碎裂,但若是淋湿以后,布条却有着极强的韧性。

    同样,这绘制着符文法阵的铁质栏杆,只要修行人触碰上去,或者接触到法力便会立刻爆发出强大反弹力量,给予修行人以重创,但隔着布条只是使用力气却并不会触发法阵。

    而这根粗壮的筒子骨则是骨骼中最为坚硬的一个部分,完全承受得起这样拧动的力量叠加。

    李乘风又拧动了一下后,他示意赵小宝先钻了出去,然后自己反手抓着骨头在身子出来以后,再将骨头抽出。

    失去中间硬物的支撑,被拧成麻花状布条陡然反弹,铁柱嗡的一声弹回原位。

    这个声音猛的一下惊醒了昏睡过去的玄生门修士,李乘风身形一闪,双足一顿,身子如炮弹一般扑到对方跟前!

    这性急的玄生门修士刚睁开眼睛,便瞧见一个黑影扑了过来,他下意识刚要张口大喊,猛然间一个硬物便从他口中扎了进来!

    李乘风手持着这根筒子骨,尖锐部分如同枪尖一样从这修士的嘴巴直刺而入,刺透了他的口腔,甚至从他脑后透出来,将他整个人都钉在了墙上!

    李乘风瞥了一眼,旁边的赵小宝几乎同一时间放倒了另外一名修士,李乘风朝赵小宝点了点头表示嘉许,他回身拍了拍还没死透的这名修士的脸颊,笑吟吟的说道:“我说过,我会让你尝一尝它的味道!怎么样,味道如何?”

    这名修士哪里还答得出来,他的眼中满是震恐,至死他都不明白,李乘风究竟是怎么从里面逃出来的?他的口腔中和伤口处汩汩的流淌着鲜血,喉咙里面传来咯咯的声音,鲜血顺着他的喉管和气管倒灌而下,很快让他陷入了窒息之中,迅速的堕入永远的黑暗之境。

    李乘风和赵小宝搜出钥匙,将欧阳南等人放了出来,这时候欧阳南已经彻底服气了,他用力拍了拍李乘风的胳膊,道:“乘风师弟,师兄我服气啦!以后你让我往北,我绝不往南!”

    他正说着话,忽然间牢房门口传来咯吱的声音,门栓竟然被人轻轻的挑开,李乘风等人顿时一惊,飞快的对视了一眼,李乘风身形一闪,飞扑了过去!

    不管这人是谁,必须要立刻格杀!

    可等李乘风扑到近前,猛的拉开门,手掌如刀,一刀劈落的时候,迎面的却是一张娇俏的面孔,正是那个比武招亲的周凌!

    ===================================

    大年初一,给大家拜年啦!!祝大家新的一年,万事旺旺,学业有成,事业蒸蒸日上,爱情丰收,家庭美满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