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248章 说声东却是击西
    此时,在周家大宅的后院前堂之中,六大家族的元老们正齐聚一堂,他们一个个如临大敌,正襟危坐,就连烟瘾最大的周广发此时都紧紧的攒着手中的鼻烟壶,身子微微前倾。

    “现在情况如何?”周广发颇有些紧张的问道。

    堂前站着一名小厮,他飞奔而来,刚刚在堂中站定,此时正上气不接下气。

    周广财连忙道:“来,快给端碗水!”

    旁边这才有婢女回过神来,上前端了一杯热茶,这小厮不顾水烫,举起杯子一饮而尽,他一抹嘴,道:“人来了!”

    周广财沉声道:“什么人来了?可是灵山派的人来了?来的是哪个天阁的?来了几个人?你就不能一气儿说个明白吗?”

    这小厮苦着个脸,道:“老爷,回禀各位老爷,来的是灵山派藏剑阁的修士老爷……”

    周广财是个急性子,当下便追问道:“几个人?”

    小厮道:“两个。”

    周广财道:“玄生门的人呢?”

    小厮道:“玄生门的老爷现在已经把这两人围住了。”

    周广财看了看周广发一眼,道:“哥,我记得他们来的时候,可不止两个。这怎么就两个人?”

    周广发微微笑了笑:“这也是题中应有之义,你做买卖会把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面么?不妨事,咱们六大家族的人,不都在这儿了么?只要他们不胆大包天的围攻此处,咱们就可保高枕无忧了。”

    文皓手中把玩着铁球,问道:“你来的时候,情况如何了?动手打起来没有?”

    这小厮面容古怪,道:“没有,来的那人自称是李乘风,他提出要与玄生门的老爷比文斗,不比武斗。”

    六大家族的元老们一听,顿时松了一口气,哈哈大笑了起来。

    “定是心里面怕了,才定下这文斗之计!”

    “看来,灵山派现在果然如玄生门所说,是外强中干,纸老虎一个啊!”

    “搞得我们如此紧张,现在看来,虚惊一场嘛!”

    周广发却较为沉稳,他问道:“文斗比的是什么?”

    这小厮神情中透出一股好奇和敬畏,他道:“这位修士老爷要跟玄生门的老爷比斗画,说是看谁的画……能活过来!”

    这一句话说完,堂中一片死寂!

    所有人都惊得呆了!

    他们不懂修行,可是只要不是傻子,便知道这等法术是何等的神奇,何等的了不起!

    躲在堂中画屏后面的周凌扭过头,一拉周波的衣袖,低声道:“哎,你听说过这种法术么?可以把一幅画……变成活的?”

    周波想了想,很是认真的摇了摇头:“不曾!”

    周凌低声道:“我听师父说过,修行人修为若是到了可以生死而肉白骨的境地,那可以凭空造物!这等法术,若是能得偿一见,也算是没有白活一场啊!走走走,我们现在速速便去瞧个清楚!”

    周波赶紧一把拉住她,道:“你别闹了!等你赶过去,只怕早就结束了!而且,爹已经禁了咱们足了,你就消停点吧。”

    周凌回身怒视周波,道:“敢情不是你嫁人,所以你站着说话不腰疼啊!要嫁,你嫁,反正我不嫁给那个满脸麻子的矮冬瓜!”

    周波脸色一变,她红了眼眶,声音微颤道:“若是可以,我倒是愿意替你嫁了,只要你好,这个家能平平安安的便是。我究竟怎么样,却也不是那么重要的。”

    周凌心登时软了下来,她赶紧拉住周波的手,低声道:“好妹妹,你知道我这嘴最欠了,呸呸呸!该打!方才我说的些混帐话,你可千万别往心里面去。咱们姐妹两,焦不离孟孟不离焦,将来,咱们还要行走江湖,当一对姐妹侠女呢!”

    周波勉强笑了笑,道:“可你要嫁人,怎么办?”

    周凌嘘的竖起一根手指头,她道:“我都已经计划好啦,反正,我是不会嫁的!等到时候,咱们就从地道偷偷逃走……”

    两人正说着话,外面此时又传来一阵急促的呼喊声:“报!”

    堂中众人一阵低声喧嚣:“哎哎,来了来了,有消息了!”

    此时又是一名小厮飞奔而来,他大口喘着气,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回禀各位老爷,现在……已,已经分出胜负了!”

    众人一阵悚然,文皓连忙追问:“谁赢了?”

    这小厮面容古怪:“是……灵山派藏剑阁的修士老爷。”

    文皓手中的铁球当的一声跌落在地上,砸得地面重重一颤,仿佛砸在每一个人的心头一样,震得他们心中一跳。

    当下便有耐不住的元老埋怨道:“早就说过了,灵山派那可是天下排行第三的修行门派,就算现在不行了,这破船还有三根钉呢,你们犯得着就去招惹么?”

    周广财沉声道:“不要说了!”他对新来的小厮道:“你把经过说清楚!”

    这小厮满脸古怪,道:“灵山派的修士老爷提出要与玄生门的修士老爷文斗……”

    周广财不耐烦的打断道:“这个我们都知道了,说重点!他如何赢的!难道,他真的……能把一幅画变活?”

    如果李乘风有这等本事,那灵山派就太可怕了!

    藏剑阁的没落,不仅灵山派自己知道,在灵山派周围的城镇,稍微有心一点的人打听一下,也尽可得知。

    可偏偏这么一个没落天阁出来的一个无名小卒,居然一出手就能有如此神通!

    那灵山派的底蕴实在是太过于恐怖了!

    所有人都眼巴巴的看着这小厮,这小厮面容古怪,想笑又不敢笑,他犹豫了一下,低声道:“他……没有把画变活咧……”

    周广财一愣,不解道:“你不是说灵山派的赢了么?”

    这小厮忍着笑,道:“是的咧,这位灵山派的修士老爷是赢了,他跟玄生门的老爷比看谁画的虾能活过来。玄生门的老爷自认做不到,便认输了。”

    周广财疑惑道:“那这位灵山派的修士老爷……他把虾变活了?”

    这小厮使劲绷着脸,他强忍着笑,道:“他……是把虾变活了咧……”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真的能把画变活啊?”

    “这法术,了不得,了不得啊!”

    “老朽活这么大,头一回听到还有这等神奇法术!”

    众人正交头接耳,周广财却见这小厮低着头,使劲忍着笑,他狐疑的追问道:“你笑什么?莫非,这位灵山派的修士老爷……的法术如此令人发笑?”

    这小厮忍不住笑了出来,他吭哧道:“老爷,因为他……放在画上的,本来就是……一只醉虾咧!这虾酒劲一过,可不就活过来了么……”

    众人:“……”

    堂中一片令人尴尬的寂静,在屏风后面传来扑哧一声笑声,众人这才回过神来,齐声破口大骂:“这么一个大变活虾啊!”

    “他妈的,耍人啊这是!”

    “直娘贼,这等不入流的江湖把戏,也好意思拿出来丢人现眼?”

    众人正骂骂咧咧,周广发忽然仰头哈哈大笑了起来,文皓此时也微微一笑,缓缓点头。

    周广财不解道:“哥,你笑什么?”

    周广发笑道:“我笑这灵山派,黔驴技穷耳!不足为虑,不足为虑!”

    他话音刚落,忽然外面冲进来一个人影,满头大汗,满脸惊恐:“报!!火,火,大火!!万财街,走水了,走水了!!”

    ===============================

    呃,明天回家,所以,旅途劳累,我明天只能一更了,抱歉,忘记这茬了,后天开始恢复两更……抱歉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