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242章 明修栈道渡陈仓
    大齐,东北疆,距同安城五十里的山路外。

    五名身着雪白长裘的男子跟随着一名黑衣人潜伏在山道的密林之中。

    在两百多里的灵山派,大雪已经初停,金乌再升,到处都是一片暖洋洋的气派,可在两百多里外同安城附近,却依旧是大雪纷飞。

    这五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战齐胜和他的部下李伯以及四名灵雀,以李伯的实力潜伏在丛林中,完全可以挡住大雪不加于头,诸身片雪不沾,可他却选择了与战齐胜一样,任由漫天飞雪将他覆盖成为一尊一尊的雪人,若不是他们的眼睛还会眨动一下,他们看起来就如同五具死尸一般。

    接到李乘风要前往同安执行倒霉任务的消息,战齐胜立刻大动脑筋,他不顾他人猜疑,私下偷偷溜出灵山,找到李伯,准备半路劫杀李乘风。

    李伯偷袭同安李家失败的消息,战齐胜知道后十分恼怒,但他并没有苛责李伯,反而更为柳素梅为何如此死心塌地的帮助李乘风而不解。

    看来,对付李乘风这样的人,不能正面冲突,只能偷袭来阴的,否则谁知道那个不按常理出牌的柳素梅到时候会不会找他报仇?

    眼下,趁这个机会偷袭李乘风,正是最好的机会!

    就算把李乘风等人干掉了,也不会有人猜到是他干的,因为,李乘风现在的仇敌太多了!

    因此他早早的打探好了消息,利用符箓先一步赶到同安城附近埋伏,这一等,就是足足三天三夜,等得战齐胜整个人都要冻僵在这雪地之中。

    “到底还……会不会来?”

    几乎所有人都有些崩溃忍受不住,毕竟青蜂是执行间谍任务的,不是那种能够隐忍适应任何环境的刺客,战齐胜虽有功夫在身,可再好的功夫也经受不住这样三天三夜的风雪考验啊!

    就连李伯也觉得这时候他浑身发僵发硬,一会若是真打起来,一身功夫真不知道还剩下几成。

    “四少爷,消息,真的准确么?”李伯忍不住低声问道。

    战齐胜也有些惊疑不定:“这是孙博义打听到的,整个灵山派,他的消息……最是灵通,不能够是假的呀!”

    李伯苦涩道:“可是,这都已经等了三天三夜了,便是骑着一头三脚驴,爬也爬到同安了呀!”

    战齐胜:“难不成……他们……”

    他们正低声说着话,忽然听见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众人精神一震,立刻开始活动手脚,这时候他们已经不想着打不打得赢这个问题了,就想着赶紧冲出去完事儿,他们再也不想在这雪地里面一蹲就是三天三夜了,这真是地狱一般的回忆!

    战齐胜满面红光,兴奋的看向来的路上,果然瞧见几匹骏马策行而来,马上的人穿的尽是灵山派藏剑阁的修士服。

    隔着老远,战齐胜便瞧见七人七马奔驰而来,他大喜道:“七个人,没错了!必定便是他们!准备动手!”

    这里是一处狭窄的峡谷,战齐胜等人早就准备好了足够的爆炸性符箓贴满了两侧的崖壁,只等对方进入瓮中,他们便引爆符箓,将李乘风等人一网打尽。

    战齐胜瞪大了眼睛,兴奋得脖子青筋都根根暴起,眼睛死死的直勾勾的盯着策马前来的这七人,等他们越来越近,战齐胜心中的心跳便越来越紧张激烈!

    这是一个让他感觉到寝食不安的强敌,如果不能早日除掉,他绝对昼夜难眠!

    五百米,四百米,三百米,两百米,一百米!!

    战齐胜几乎都能听见自己如鼓的心跳声,等他看见下面几人全部进入埋伏圈后,他兴奋得立刻挥手,下令引爆符箓。

    可这时候,李伯忽然间低声道:“且慢!”

    准备引爆符箓的青蜂顿时一愣,下意识的看向战齐胜,战齐胜恼怒焦急的看向李伯:“他们要过去了!”

    李伯急切道:“他们的剑呢!藏剑阁修士剑不离身,他们的剑在哪里!”

    战齐胜一愣,再看时,这七人果然没有一个人佩戴长剑,反而各自马肚子旁边挂着各种奇门兵器。

    战齐胜惊怒交加,一时间犹豫不决,一旁的青蜂看着李伯和战齐胜,有人忍不住低声道:“他们要出去了!”

    战齐胜一咬牙,喝道:“引爆两头,封住他们,下去查看他们真身!”

    说着,青蜂顿时引爆山路两旁符箓,这山路两头的去路顿时被堵了个严严实实,七人也如同瓮中之鳖,马匹惊得长身而起,人更是在马背上直立起来,险些摔将下去。

    战齐胜身形飞快的冲下山去,只一会儿功夫便冲到了这拼命控制着受惊马匹的七人跟前,当头便是一脚,将一名朝他冲撞而来的骑手踢了下来。

    战齐胜不等对方摔在地上,身形一闪便冲到他跟前,一把揪住他衣领,定睛一看,却见这人面孔陌生,满脸横肉,一看便不似善类,而且外面虽然是藏剑阁修士长袍,可里面却是海沙帮的武士服。

    战齐胜立刻松手,再揪下第二人查看,一看,还是一名面目狰狞的海沙帮帮众,战齐胜恼羞成怒,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何要假扮灵山藏剑阁修士!”

    这七人早就吓破了胆,被揪住的这人跪下来,磕头如捣蒜,大声哀求道:“修士老爷饶命,饶命啊!”

    战齐胜爆喝道:“快说!不然打爆你的头!”

    这人吓得捂住了脑袋,匍匐在地上不敢抬头,声音快如鞭炮道:“小的受洗月李家李乘风的委托,两百两银子,穿上这一身修士皮,在同安和成安之间逛上一圈便可。小的本以为是个便宜差事,却没想到竟然惹到了诸位修士老爷,修士老爷们,饶命啊,饶命!”

    战齐胜呆在原地,张口结舌,他心中最不愿意承认的事情变成了现实:他又棋差一招,输给了他最痛恨最厌恶的李乘风!

    这也许是他最好的一个机会!

    他不可能再带着人追到同安城去追杀李乘风,如果他能这样做,他就不用在这里埋伏三天三夜,因为他承担不起杀害同门的罪责!

    就连千山雪都要借刀杀人,他战齐胜能和千山雪比?

    战齐胜脸色阴晴不定,眼中杀气腾腾。

    这海沙帮的武士瞧见战齐胜这样子,猛的想起李乘风的叮咛,连忙大声道:“诸位老爷放宽心,小的们嘴巴很严的,绝不敢将诸位老爷的行踪暴露!还请诸位老爷念小的上有老,下有小,把小的当一个屁,给放了吧!小的绝对不会把诸位灵山派的修士老爷身份给说出去的!”

    听到前面,战齐胜心中杀心大起,但听到后面,战齐胜心中一紧,他立刻知道,这是李乘风在借对方的口警告自己。

    对方点出自己的一层身份:灵山修士,却没有点出他的第二层身份:战家子弟。

    显然既警告了战齐胜,又给战齐胜留了后路,让他不至于恼羞成怒,杀人灭口。

    战齐胜脸色变了几变,他深吸了一口气,对这人喝道:“还不快滚!!”

    这几人吓得马匹都不要,连滚带爬的从两侧爬上山,绕过障碍沿着原路狂奔而去。

    李伯看着他们的身影,一声长叹,道:“这个李乘风,算无遗策……是个劲敌啊!”

    战齐胜恨恨的扭头盯着同安城的方向,他咬牙切齿的说道:“金蝉脱壳!算他厉害!走!”

    说罢,一行人飞快上山,转瞬间便消失在雪地之中,只有海沙帮的混混头子破口大骂。

    “妈的,这次亏大了,加钱,等见到李乘风这个混蛋,一定要让他加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