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241章 兄弟七剑下灵山
    一大清早,李乘风便早早的爬起身来,他悄无声息的洗漱完毕,拿起了昨夜苏月涵帮他收拾好的行李,悄悄的准备出门。

    可是他刚打开门,便听见身后赵小宝的声音传了过来,李乘风扭头一看,却见赵小宝早就已经洗漱打理完毕,拎着一个行囊,目光紧紧的盯着他,生怕他消失了。

    在赵小宝身后却是眼巴巴看着李乘风的苏月涵,李乘风瞧见她,顿时轻叹一声,道:“你们两个,是什么时候起的?”

    赵小宝和苏月涵对视了一眼,两人在寅时的时分就已经醒了,早早的准备好了一切,就怕李乘风自己悄悄离开。

    赵小宝说道:“少爷,你不能扔下我!我一定得跟着,这是家母吩咐过的!你不能赶我走!”

    赵小宝搬出谢氏这尊大山,李乘风顿时有些无语,他瞪了赵小宝一眼:“行啊,现在知道拿我老娘来压我了,本事见涨啊!”

    赵小宝被李乘风瞪得一缩脑袋,他小声道:“反正,这是家母说的,不信你去问她。”

    李乘风瞪着赵小宝,几乎把他瞪得缩到苏月涵身后去,他才看向苏月涵,道:“你呢?也有我娘的尚方宝剑?”

    苏月涵眨巴着眼睛,道:“少爷,奴婢去了,能帮很多忙的呀!”

    诚然,目前战力最高的,可能就是苏月涵,但李乘风却并不想让她去。

    李乘风摇头道:“不行,你刚刚受伤,还是好好养伤。而且,你和赵小宝不能一同去,他去,你就不能去,你去,他就不能去。否则,大师姐会骤起杀心,铤而走险。”

    从之前的事情李乘风就可以看出,大师姐是一个能屈能伸,性格刚强,敢于冒险,坚毅果决之人。

    她极其瞧不起李乘风,但迫于形势,她又能果决的选择与她最瞧不起的人进行合作,在合作的同时,又无时无刻不处心积虑的进行试探,企图掌握主动,反败为胜。

    事实证明,她成功了,大师姐这个具有赌徒性格的人,她赌赢了,如果不是阴差阳错之下,她没能及时奔赴李乘风住处,只怕李乘风现在已经和大师姐结下永生永世的不解死仇了。

    所以,不管李乘风有没有准备后手,他的后手究竟是什么,他都打定主意,不能让这两个人轻易的聚在一起,要给大师姐形成威慑力!

    看不见的牌,才是最可怕的牌!

    李乘风是倾向于让苏月涵去的,因为她绝对会是得力臂助,但昨天刚刚给李乘风上完药,他又怎么舍得再让苏月涵出生入死?

    苏月涵听到李乘风的话,她流露出一丝不甘,但李乘风盯着她,严肃的说道:“你不许去,听话!在家好好养伤,我一定能平安回来的。”

    苏月涵眼睛一亮:“你有应对办法了?”

    李乘风点了点头:“有点头绪,所以,你千万别自作聪明!”

    苏月涵点了点头,她关切的上前,帮李乘风最后整理了一下他的衣衫,仿佛一个送丈夫远行的小妻子。

    “你在外面要注意脾气,多利用同安几大家族的内部矛盾,而且,我听说玄生门同样也很担忧来自它南部腹地乾坤神教的扩张,你可以利用这一点大做文章。还有,同安周家周庆阳的妹妹周凌波素有侠名,你可以从她这里下手。”

    李乘风惊愕道:“周庆阳还有一个侠名远播的妹妹?当真?”

    苏月涵道:“我也是道听途说,不过,也许盛名之下其实难副,你多留个心眼。毕竟,你这可不是小事!”

    李乘风伸手摸了摸苏月涵的头发,柔声道:“我知道啦。你在这里多注意安全,有些事情能躲就躲。”说着,他面色一板,严厉道:“不允许你去查大师姐的底细!听到没有,太危险!我可不想我回来的时候,这里少了一个人!”

    苏月涵用力点了点头:“我必不去查大师姐的底细!”

    李乘风道:“你发誓!”

    苏月涵举起一只手:“我发誓,我若去追查大师姐的底细,便让我挖心剖腹而死!”

    李乘风怒道:“你有病啊,这种誓你也发?呸呸呸,不吉利!”

    苏月涵笑嘻嘻道:“你放心吧,我肯定不去。”

    李乘风此时才定了定心,带着赵小宝出门而去,可他却没看见,苏月涵在他背后目光闪烁,眼角流出一丝狡黠的目光。

    一个曾经叱咤风云的千面妖,又岂会是只知道小鸟依人的小女子?

    苏月涵心中早就有了定见和主意,她可以暂时不去追查大师姐的真相,但她明白,当务之急是,她必须马上要恢复以往的实力,一旦她恢复了以往的力量,她就有信心假扮成大师姐,进出藏秀阁而不被发现!

    而要尽快恢复自己的力量,最快的办法就是……吸取其他修行人的力量补为己用!

    就如同她当初想要榨取李乘风的童子元阳气一样。

    只是,这个举动凶险万分,一旦她真实身份被发现,危险可想而知。

    可是,为了帮助李乘风,眼下却是顾不得这许多了。

    而且,苏月涵有信心可以瞒天过海!

    李乘风离开了住处,一路快步往传送台而去,快走到传送台时,却见几个熟悉的身影站在传送台出。

    “苏由师兄……天俊师兄……傻……何柱师兄!”李乘风惊愕的看着眼前的几个全副武装的同门师兄们“你们……怎么来了?”

    苏由笑了笑,道:“这是你第一次执行任务,咱们做师兄的,怎么能不来。”

    天俊朝李乘风挤了挤眼睛,道:“别听他说得漂亮,这小子昨夜在床上翻腾了一晚呢!”

    苏由瞪了天俊一眼,胳膊肘不动声色的捣了他一下,天俊立刻抱着肚子惨叫了起来:“有人行凶,谋杀师弟啦!”

    何柱在一旁斜睨了两人一眼,一脸嫌弃的说道:“你们两个莫要再闹了,路上时间可紧,莫要耽搁了时间。”

    苏由和天俊无语的对视了一眼,被一个外号叫“傻大个”的人教训,这可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事情。

    苏由悻悻说道:“乘风师弟,你准备好了没有?”

    李乘风大为感动:“师兄,你们大可不必如此……此行凶险,又是我自己惹出来的事情,师兄……”

    天俊笑嘻嘻的说道:“我们可不是为了你才去的,我们是为了自己。”

    苏由叹道:“现在藏剑阁的希望都系于你一人之上,若是你此去不回,那我们可怎么办?”

    李乘风胸膛之中暖洋洋的,他道:“三位师兄大恩,乘风,感激不尽,若有他日,必定……”他正说着,忽然瞧见在傻大个铁塔一般的身躯后面竟然还有一个身影,李乘风脸色一沉,喝道:“韩天行,你做什么,不是让你不要跟来么!”

    韩天行无奈,冲了出来,他咕咚一下跪下道:“乘风师兄,事情因我而起,不管天行有没有用,天行都不能作壁上观!否则,将来师兄们若是有个三长两短,师弟我又有何等面目苟延残喘于世间?”

    苏由道:“是啊,他说的有道理,不管怎么样,他自己的命运,让他自己努力吧。”

    李乘风盯着韩天行,沉默不语,韩天行也目光坚定,斩钉截铁的说道:“乘风师兄,同安城跑不掉,你让我去,我要去,你不让我去,我也要去!就算你打断我的腿,我用手爬也要爬到同安城去!”

    李乘风微微动容,他仿佛在韩天行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那种坚韧不拔,拼命要将自己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奋起之心,不甘平凡,渴望出人头地的炽烈之欲!

    李乘风微微点头,道:“那好,你就一起来吧,但你必须要听我的,我让你往东,你不能往西!”

    韩天行大喜,再次下拜:“唯师兄马首是瞻!”

    李乘风笑着将他扶起来,道:“你是读书人,应该知道膝盖金贵!天地君亲师,除此之外,不可乱跪!”

    韩天行微微哽咽,重重的点头。

    李乘风目光扫视了一眼,看着这里的诸位同门,笑道:“诸位师兄,这一路上就要麻烦你们多多照顾了!”

    他正说着,忽然间听见旁边传来一个大咧咧的声音:“你们几个小兔崽子这是要去哪里呀?”

    众人一愣,扭头一看,却见欧阳南大摇大摆的过来,一双小眼睛阴恻恻的打量着他们。

    苏由等人脸色一变,刚要说话,欧阳南却忽然哈哈一笑:“这么有趣的事情,怎么可以不喊老子呢!”

    众人一愣,李乘风讶异道:“欧阳师兄,你……”

    欧阳南一摆手,道:“哎,小子,我这是还你灵山大会的人情!别自作多情了!藏剑阁没了你,也一样可以屹立灵山!”

    李乘风笑了起来,他目光环视,见周围有赵小宝、欧阳南、韩天行、苏由、天俊、傻大个等六人,加上他自己,正好七人,他笑道:“这可巧了,正好七个,咱们这是兄弟七剑下灵山呀!”

    欧阳南哈哈大笑:“对,兄弟七剑下灵山!咱们去同安,搅他个天翻地覆,让那帮狗日的欠债不还!”

    众人也都哈哈大笑,纷纷鼓噪道:“对对,下灵山,搅他个天翻地覆!”

    在这藏剑阁鹫峰山的传送台上,小猫三两只的藏剑阁师兄弟们高声喊着不知天高地厚的口号,声音虽然高亢,可传到半空中却显得单薄,很快便飘散在云层之中,可回荡在他们每一个人心中,却是一种说不清,看不明的东西,热腾腾,暖乎乎,让他们似乎有无穷无尽的力量可以为之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