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230章 取舍之间见心计
    大师姐怒视着李乘风:“你在威胁我?”

    李乘风怒道:“是呀!你不让我活,大不了一起死!”

    大师姐死死的盯着李乘风,过了一会,她手腕一抖,手中长鞭消失,李乘风吓了一跳,抱着苏月涵往后急退,可刚动,便瞧见藏秀阁山门处远远的过来一个人影,这人走到近处,李乘风一瞧,自己居然认识。

    正是之前自己在藏秀阁山门前跪求大师姐却被嘲讽的一名刻薄师姐!

    这名刻薄师姐冲到近前,她瞧见李乘风,顿时一愣,狐疑的打量了一眼李乘风,又更加狐疑的看了大师姐一眼。

    大师姐淡淡的扫了她一眼,道:“什么事?”

    这名刻薄师姐小心翼翼的低声道:“大师姐,师父……并没有找我,大师姐是不是……弄错了?”

    “哦?她之前在我跟前提起你来着,我顺口夸了你几句,她说许久未曾见过你了……”大师姐道“想来兴许是我会错意了。”

    这名师姐先是面色一喜,她到:“多谢师姐惦记着我,师妹真是感铭于心!下次若是……”

    大师姐不耐的打断了她的话,道:“行了,下次有机会再说。”说着,她扭头便走,可身子刚动,便又扭头对这名师姐道:“你可少在外面嚼舌头根子,要不然下回我可就指不定说什么了。”

    这名刻薄师姐赔笑道:“是是,大师姐抬爱,师妹哪能不识抬举?这个道理我懂,若是师妹四处乱说,可是要给大师姐惹麻烦的。”

    大师姐微微颔首,扭头离开,一旁的李乘风有些着急了,他眼珠一转,立刻大声咳嗽了一声。

    大师姐猛的回头,眼睛里面满是愤怒火焰,她强自镇定,对着李乘风道:“你愣着干什么,不是要学法术么?还不跟上?”

    李乘风大喜,立刻跟上,一旁的苏月涵强忍疼痛,正要跟上,却见大师姐喝道:“你跟着做什么?”

    苏月涵不忿的正要说话,李乘风连忙低声道:“你今天别去了,先回去养伤。”

    苏月涵急道:“可是,她若是有歹心,那可怎么办?”

    李乘风心中暗自苦笑,可嘴上却冷笑着,声音微微加大,道:“放心,我没事的,大师姐,对我好着呢。”

    一旁的刻薄师姐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有些紧张的看着李乘风,心中暗道:这家伙……不会真的是大师姐的姘头吧?

    不能够啊!若是姘头,上一次为何还要苦苦在山门前跪求?难道说,上次他们两个,这就好上了?

    若不是如此,为何灵山大会上,这两人关系看起来如此诡异?此时说话,又如此暧昧?

    以大师姐的性子,那是平日里稍有冒犯,便立刻火鞭加身,这家伙……这居然不挨打么?

    她正想着,却见大师姐深深的看了李乘风一眼,低声哼了一声,自己扭头离开。

    李乘风对苏月涵打了个眼色,自己在后面跟上,刻薄师姐看在眼里,可吓得不轻,上一次,她可是刻薄刁难了这位乘风师弟的!

    刻薄师姐见李乘风的目光看到她这里,她连忙堆起一个笑来,这一笑,她本来就很高的颧骨显得肉骨堆积,更加的难看,她语气中带着一丝讨好的说道:“师弟放心,师姐我什么也没有看见,什么……也没有听见!”

    李乘风暗自好笑,他大咧咧的对她点了点头,跟着大师姐去了。

    大师姐在前面一路前行,两人走出去十几里远,到了一处僻静无人的深林之中,四周白雪皑皑,绿林掩映,只有大师姐和李乘风两人的身影形单影只。

    “你想学什么?”大师姐忽然站定,她背对着李乘风,似乎压根就不想看见这个混账家伙“我只教你三个法术,而且每个只教一次,学不学的会,那是你自己的造化。不答应,那我们便立刻了断,答应,那便立刻开始!”

    李乘风对此早有心理准备,他知道也不宜将大师姐逼迫过甚,便笑道:“大师姐……不怕我不在你眼皮底下呆着,四处乱说么?”

    大师姐冷笑道:“你虽然讨厌,却也是聪明人。知道有些牌捏在手里面将打未打的时候,才最有威力!任何打出来的王牌,那它就不再是王牌!你哪天开始四处乱说,哪天便会是你的死期!这个道理,你心知肚明!”

    李乘风拍掌道:“说得好!那既然大师姐明白这一点,为何还是愿意教我法术?”

    大师姐淡淡的说道:“不管怎么样,我承你一个情。我从不欠人情,所以,教你三个法术,公平的很!”

    李乘风知道大师姐所说是什么意思:灵山大会,李乘风为求自保,不得不挺身而出,虽然并不是有意要帮大师姐,但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却为大师姐提供了发难的条件和便利,顺利的让大师姐挑起了三天阁内战的火苗。

    可是,就三个法术,对方还只教一遍,那自己到底要学哪个法术呢?

    如果太简单,那就完全没有必要找大师姐学,如果太难,那对方教一遍,自己学不会,那又白白浪费机会!

    而且最关键的是,自己要尽可能长时间的呆在大师姐的身边,以此来获取庇护。

    狐假虎威也好,狗仗人势也好,任何需要借势的地方,李乘风都要利用起来。

    李乘风想了想,计上心头,他道:“不如这样,大师姐你只需要教我一个法术,但请务必教会,如何?”

    大师姐想也不想便冷笑着断然喝道:“不行!你别得寸进尺!”

    李乘风知道大师姐忌惮猜疑什么,便道:“这个法术我保证我肯定学得会,而且并不难教,也并不难学!在考核评级开始之前,我一定学的会!”

    大师姐狐疑的看着李乘风,心中暗自猜想着对方的主意和算盘。

    李乘风主动释疑道:“大师姐大可不必担忧,若是过了考核评级,不管会不会,我都不会再继续纠缠大师姐!如何?”

    大师姐想了想,依旧有所保留的说道:“你先说来听听,想学什么法术?”

    李乘风整理了下衣冠,以持弟子礼的方式朝着大师姐一揖到底:“还请大师姐教我飞行之术!”

    “啊?”大师姐想道了一千个一万个可能性,却独独没有想到这个可能性“你想……学飞行?”

    大师姐一脸古怪,修行当中,飞行之术其实是不需要专门学习,只要修为到了,无论是依仗着法宝或者微型法阵来上天入地,又或者是依靠着阳神带动飞行,那都是易如反掌之事,只需要适应和掌握一下飞行的速度与平衡便可。

    可是,大师姐转念一想,便很快想明白了李乘风的精明与鸡贼之处。

    李乘风这句话等于是在向大师姐表达一个事实:自己的修为并不足以修行,所以,他没有大师姐想的那么厉害,带来的威胁也没有她想的那么大。

    同时,如果修为不高而硬要去学飞行的话,那必须借助外力,而眼下,李乘风哪里来的外力借助呢?

    还不是想要她大师姐帮忙?

    这可真是空手套白狼,一本万利的买卖!

    大师姐想明白这一点,心中不禁对李乘风观感更差:这真是一个得寸进尺,贪得无厌的无赖混账!

    大师姐冷笑道:“我若是拒绝呢?”

    李乘风微微一笑,胸有成竹的说道:“大师姐定不会拒绝!”

    大师姐脸色一沉:“哦?你又要威胁我?”

    李乘风连忙道:‘不敢不敢!只是,不管大师姐怎样看我,都无法改变和否认一个事实!那就是:尽管我们彼此不知道对方的真实身份究竟是什么!但我们依旧达成了一个微妙的联盟与合作关系!我想要在这里生存下去,不断变强,但其他三天阁却步步紧逼,不给活路!”

    “而大师姐则先放魔物,后挑内战,目的就是为了让灵山派打起来,乱起来!而我若是变得更强,想来定会让整个灵山派的局面变得更加错综复杂,更加混乱不堪,这岂不是更有利于大师姐的计划?”

    李乘风嘴角微微一翘,道:“所以,大师姐,一定不会拒绝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