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224章 霸凌叛出藏清阁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李乘风等人有些猝不及防,还没等他们做出决定,这人便奔到了近前。

    李乘风定睛一瞧,居然还见过,正是当日上灵山闯三关时第一个踏上云海,却半当中掉下去的那个书生。

    此时这个书生身着藏清阁修士服,形容狼狈,衣衫破损,脸上更是鼻青脸肿,宛如丧家之犬。

    这书生朝着李乘风等人奔来,扑到跟前便咕咚跪下,拼命磕头,涕泪横流:“救命,救命,几位大侠,救命啊!!”

    李乘风看着不忍,皱眉看向后面追来的藏清阁弟子,其中居然还有熟人周结衣!

    周结衣一瞧见李乘风,顿时大为忌惮,眼中流露出深深的恨意,他眼珠一转,喝道:“李乘风,这是我们藏清阁内事,跟你没关,滚开!”

    灵山大会之后,李乘风的大名瞬间传遍整个灵山派,年轻一代弟子们几乎没有不认识他的,由于他当众硬怼千山雪, 又跟大师姐眉来眼去,关系暧昧,因此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将他当成了能与大师姐、千山雪平等对抗的强大角色。

    瞧见李乘风钻出来横插一脚,这四名追赶的藏清阁弟子一个个如临大敌,有的甚至法宝都祭了出来,神情紧张警惕。

    李乘风有些头皮发麻,暗自叫苦,他虽然修为大有长进,可是让他突然间应对这四名修士,那只怕是要凶多吉少的。

    但李乘风虽然胸有惊雷,面却平静如湖,他冷冷的看着周结衣等人,道:“这里是藏剑阁,既然到了藏剑阁,便是我们藏剑阁的事情!”

    周结衣咬牙道:“此子是我们藏清阁的叛徒,他要叛阁,我们自当清理门户,哪怕逃到天涯海角,也是我们藏清阁的事情,天王老子也护不住他!再说了,诛杀叛逆,此乃天理正道,莫非你李乘风自恃修为过人就可以为所欲为,倒行逆施么!”

    这个帽子扣得极大,很是吓人,若是戴上了,那整个藏清阁都可以以此来对李乘风发起名正言顺的攻击而不用顾及门规律令的束缚。

    那时候,只怕李乘风将从此永无宁日!

    但这顶帽子看起来吓人,可对于李乘风来说,却只是小儿科的场面,他不屑的冷笑道:“如果真如你所说,自然是你们藏清阁的事情。可是现在他跑到我们藏剑阁的地盘,难道我们过问一声的资格也没有么?”

    这书生此时听出了生机,他连忙抬起头来,额头一片鲜血泥污,他哭喊道:“乘风师兄,不是我要叛阁,而是他们把我往死里逼啊!”

    说着,他掀开自己的长袍,露出里面一片一片的青紫,他哭喊道:“你们看,看吶!这就是他们打的!还有这里!”说着,他挽起裤腿,露出两腿上一片一片的烧伤,尽管是冬天,却依旧皮肉一片溃烂,让人不忍目睹。

    李乘风、赵小宝等人只看了一眼便觉得触目惊心,义愤填膺!

    这书生哭泣道:“我实在是受不了了才跑的,再不跑,我就要死在藏清阁了!我死不要紧,可我那可怜的老娘该怎么办?她还指望儿子能出人头地,光宗耀祖呀!我若死了,他们都会欺负我娘的!娘,孩儿不孝,孩儿不孝啊!”说着,他痛哭流涕,捶胸顿足,又拼命磕头起来。

    这撕心裂肺的哭声,一下震动了李乘风,他恻隐之心大起,对眼前书生的境况和遭遇更是感同身受。

    以往的李乘风,路边看见龟公欺负丫鬟他尚且要上前多管闲事,此时眼见对方把大活人往死里逼,他又如何能忍耐得住?

    李乘风双目发红,盯着周结衣等人,道:“他所说,可是真的?”

    周结衣冷笑道:“分明是他偷奸耍滑,师兄指派的任务想尽办法推三阻四,这才责罚于他,希望他能谨记我们藏清阁的规矩!”

    这书生立刻大声激愤道:“放屁,不是这样!”

    周结衣大怒,刚要上前,李乘风却抢前一步,怒目瞪着他们,气势压得对面下意识退了一步。

    藏清阁几名弟子犹豫不决,投鼠忌器,一时间进退维谷。

    李乘风对这书生道:“你把事情说清楚!”

    这书生一抹眼泪,大声说道:“好叫师兄知晓,师弟姓韩名天行,与师兄同一年进的灵山派,只是师弟进了的是藏清阁不像师兄两关第一。”

    周结衣抢着说道:“你的意思是,我们藏清阁配不上你了!”

    李乘风瞪了他一眼,然后对这书生道:“说重点。”

    这书生点了点头,道:“刚入阁时,两位师兄便找我要入阁费,我不肯给,他们便给我指派了前去斜月谷抓捕蛮牛的任务……”

    说着,他神情悲愤的控诉道:“我才入阁三天便要去抓蛮牛!与我一起同行的都是没有缴纳入阁费用的新人弟子!一共十二人,就剩我一人回来!他们其他的,全部都死了!!”

    周结衣怒道:“放屁!分明是你自己心肠歹毒,害死同门自己逃窜回来,还想嫁祸于我们藏清阁?否则,怎么可能就你一个人能回得来!”

    这书生愤怒的哭喊道:“那是因为我浑身涂满了蛮牛的牛粪,在死人堆里面装死三天三夜,我才从牛群中逃了出来!他们见我活着回来,便污蔑我害死同门,还对我严刑拷打。我不肯招认,他们便派我去同安城收账……可是,我却偷偷听到他们在私底下商量,如何在半路上让我死于非命!”

    “难道,我不逃,还留在藏清阁等死么?”这书生愤怒的嘶吼着,神情中充满了不甘与愤恨。

    李乘风等人脸色一变,他们都目光不善的看向周结衣,周结衣神色有些慌张,他梗着脖子,硬着头皮说道:“一派胡言,信口雌黄!证据呢!你有什么证据!”

    李乘风冷冷的说道:“那你们说他叛出藏清阁的证据呢?”

    周结衣怒道:“李乘风,我们藏清阁如何责罚弟子,跟你们藏剑阁有何相干?莫非,你是真的要为他强出头?”

    李乘风冷笑道:“别说什么藏清阁藏剑阁,分得再清楚,那都是灵山派的弟子!灵山派的门规戒律中写得清楚明白,欺侮弱小者,杀!你们恃强凌弱,霸凌同门,难道还有理了?这官司,就算打到掌门跟前,你们也是打不赢的!”

    周结衣大怒:“李乘风!别以为你会两下三脚猫功夫你就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别以为有大师姐罩着你,你就可以为所欲为!这灵山派还不是大师姐说了算!”

    李乘风也冷笑道:“没错,那更轮不到你们藏清阁说了算!”

    周结衣冷笑道:“好得很,看来,你是一定要替他出头了?”

    李乘风仿佛在这书生的身上感受到了类似的屈辱,他感同身受义愤填膺,脾气一来的他哪里还管什么实力对比?

    李乘风上前一步,怒目而视,寸步不让的怒喝道:“是又怎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