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223章 路旁骤逢叛阁人
    李乘风看着兴奋跑来的赵小宝坐蜡当场,大师姐则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赵小宝,又看了一眼李乘风,她淡淡的说道:“这便是你的仆人赵小宝吧?”

    李乘风几乎想要否认,但他思如电转,反应极快的笑了起来:“正是!”

    大师姐说道:“那正好了。”

    李乘风听出这淡淡的声音里面透着浓浓的杀气,他甚至都感觉到周围的空气开始迅速的升温!

    李乘风浑身汗毛倒竖,这一刹那他有一种回到了禁地的感觉!

    李乘风立刻哈哈大笑了起来,他轻蔑的看着大师姐,道:“你以为赵小宝是去做甚么的?”

    大师姐眼神微微一变,她看向赵小宝,目光惊疑不定。

    李乘风大声对跑过来的赵小宝道:“小宝,让你办的事情,都办妥了?”

    赵小宝此时靠得近了,他瞧见大师姐,察觉出不对劲的地方,猛一下站住脚不,很是配合的说道:“都办好了。”

    他们两人从小到大设局行骗,配合过无数次,此时一看情形不对,又见到李乘风的左手贴在裤腿外侧,其中拇指掐在食指的第二指节处。

    赵小宝一下就认出来,这是两人的暗号,意思为:危险,随机应变!

    行走江湖,自然要有一套别人看不懂听不懂的切口暗语,李乘风自己发明出了一套手语,专门就是在这种语言不便时沟通使用。

    李乘风见赵小宝反应过来,心中大定,他冷笑着看向大师姐,道:“你以为我会没有任何准备就前往大会与你碰面么?”

    大师姐心中恨极,她死死的盯着李乘风一会,忽然道:“快滚!不要让我看见你!”说完,转身便走。

    李乘风朝着她身影大声喊道:“不行啊,不是说好了教我修行吗?”

    大师姐顿时站住,她方才气昏了头,居然把刚刚两人达成的交易给忘了,她扭头看了李乘风一眼,五指握拳,恨不得一拳将这个一脸小人得志面孔的家伙给轰杀成渣,她咬牙道:“够胆就来!”

    说完,她身形一闪,化作一道青光迅速飞离。

    李乘风双手在嘴边做了个喇叭,大声道:“明天辰时,老地方,不见不散哟!”

    李乘风嗓门极大,大师姐虽飞到半空中,却也听得清清楚楚,她气得气血翻滚,险些从空中掉下来。

    大师姐心道:自从遇到这个家伙,自己便处处吃瘪,莫非,这是我的魔星不成?

    想到这里,大师姐心中杀意更盛:什么狗屁交易,找到机会,一定要把这个小子连根铲除!

    李乘风见大师姐拔地而去,他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扭头瞪向赵小宝,赵小宝站在不远处不敢过来,一脸讪笑。

    李乘风瞪了他一眼,招手道:“还不快滚过来!”

    赵小宝这才松了一口气,背着鼓鼓囊囊的行囊,屁颠颠的跑了过来,他赔笑道:“少爷,方才那是……”

    李乘风怒道:“险些被你害死了,知道吗?”

    赵小宝讪讪而笑,李乘风翻了个白眼,道:“早不回,晚不回,偏偏这个时候回!对了,家里还好么?”

    赵小宝啊的一声,带着一些兴奋和邀功,飞快的将回去的事情讲了一遍,他口才不算好,讲得也有些干巴,但李乘风依旧听得心惊肉跳,光是想一想便觉得惊心动魄,汗流浃背。

    如果,自己没有把赵小宝派回去?那结果会如何?

    自己想到了很多,却偏偏算漏了战齐胜身边的那个仆从!

    难怪,自己就没在战齐胜的身旁看到过这个人!

    李乘风一脸后怕,他用力拍了拍赵小宝的肩膀,道:“这次,你做的很好。我娘她还好么?家里面其他人呢?”

    赵小宝笑道:“家母他们都很好,家母让你放宽心,还给你带了盘缠过来。”

    说着,他取出随身带着的小木盒,李乘风接过木盒,打开看了一眼,只见里面却是一些首饰和珠宝,分明是他娘的贴身饰物,根本来不及变卖便给他拿了过来。

    李乘风的眼泪都险些掉了下来,他勉强笑了笑,将这木盒子小心翼翼的贴身收好。

    一旁的赵小宝有心想要帮自家少爷转移情绪,便问道:“少爷,这柳素梅……和你是什么关系啊?”

    李乘风苦笑道:“你跟我一起认识的她,你说我跟她什么关系?”

    “别呀,说清楚呀,别藏着掖着,怕什么……”冷不丁旁边传来一个声音,李乘风不用回头看便知道这是苏月涵吃醋的声音。

    李乘风无奈的说道:“真的没有什么关系,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苏月涵虽然知道这时候吃醋有点没道理,但她还是忍不住吃味的说道:“那指定是她看上了你了呗!”

    李乘风笑道:“我?一无所有的一个破落户,除了你,谁看得上我?”

    苏月涵大怒:“好啊,你的意思是,我没眼光,有眼无珠咯?”

    “哪有!您老人家那是慧眼识英才,一眼看出小弟这种蒙尘宝玉呀!千里马常有,伯乐不常有啊!”李乘风赶紧大拍马屁。

    苏月涵酸溜溜的说道:“那可不是我一个人有这眼光,还有你的柳姑娘呢。”

    李乘风怒道:“你还没完了你!跟你说了,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这般帮我,不过,有些事情在我们的眼里是重若泰山,可在她的眼里,却只是举手之劳,也许人家都不当回事。”

    苏月涵一脸正色的盯着李乘风,一字一顿的说道:“李乘风,我告诉你!天底下没有人会把帮着你对付战家的这种事当成是举手之劳!这是会招来灭顶之灾的恩情!”

    李乘风一抓头发,有些抓狂:“我他妈的也知道啊!这恩情,我他妈的怎么还啊?而且,你他妈的别没完没了了,我跟她说话还不超过十句!我真不知道她为什么这样帮我啊!你再说柳素梅的事情,我可就翻脸啦!”

    苏月涵眼珠一转,知道自己再刺激李乘风,只怕他就真的翻脸了,她是一个聪明的女子,知道见好就收,此时她忽然展颜一笑,道:“我觉得,你与其担心柳素梅这个问题,不如担心一下大师姐这个问题。明天,你可就要跟她去一起学习修行啦!”

    李乘风仰头捂脸,痛苦万分的说道:“还是让我们来说说柳素梅的事情吧!”

    苏月涵险些笑了出来,她道:“回去再说吧,要在这里站上一天么?”

    三人这才往回走,一路上各自说着这些天分别的事情,各自都有着无比的惊叹,尤其是赵小宝听着李乘风说起石武山矿井下的奇遇,他当真是一会听得双目瞪圆,一会听得冷汗连连,大呼小叫,惊叹不止。

    一行人走出去老远,忽然间苏月涵一指远处,大声道:“快看!”

    李乘风和赵小宝扭头一看,却见不远处一群人正在追拿一名年轻人,这名年轻人瞧见李乘风等人,立刻飞快的朝他们扑来,大声呼喊道:“救命,救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