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219章 救人消灾强出头
    李伯端坐在李府的大堂之中,他慢悠悠的喝着茶,似乎在等待着什么,过了一会,才有一名黑衣人扑将进来,单膝跪拜道:“左尉大人,马车已经准备好了。”

    听到这番话,堂中的绿珠和谢氏开始拼命挣扎起来,发出呜呜的声音,这声音低闷而绝望。

    李伯瞥了他们一眼,那目光像是在看一堆已经死去的臭肉,他道:“李家的人都抓齐了?”

    这黑衣人犹豫了一下,道:“还有一个……”

    李伯不悦道:“那还愣着干什么?斩草要除根!”

    这黑衣人低声道:“方才外墙偷偷翻进来一个,向屋内看了一眼就跑了。”

    李伯冷冷的瞥着他,:“你们是干什么吃的?现在战家的青蜂已经这么废物了么?”

    青蜂,战家散布在天下各地的细作,专门负责打探情报,刺探机密,潜伏策反,甚至是执行隐秘任务。

    但战家虽然根深叶茂,可大齐疆土实在太过于辽阔,战家经过严格训练的青蜂总共三四千人,在几千万的疆土上洒下去,那真是跟胡椒面洒进了一锅热汤,根本看不见,不够用。

    这几名青蜂密探,还是李伯拿了战家令牌,到了六百里之外的重镇同安城这才抽调出人手来。

    成安城?战家的手还真没有这么长……

    虽说成安城说起来是北方重镇之一,可这个说法指的是大齐向北部扩展疆土时的说法,指的是它的军事地位。

    可一旦太平下来,成安城就不免有些尴尬,比起更靠南方一些的经济重镇,它的地位就不那么重要了。

    被训斥的青蜂低着头,嗫嗫道:“我们发现时,他已经往外逃了,而且,这是个练家子,应该是当地人,他很熟悉周围环境,我们跟丢了。”

    说着,他抬头看向李伯,道:“左尉大人,要不,先赶紧将他们弄走?”

    他们两人说话,谢氏等人听得清清楚楚,不由得绝望的心中升起浓烈的求胜欲望来。

    可谢氏没有再出声,她知道此时不能再去挑衅对方的忍耐程度,他们必须要积攒力量,等待时机!

    谢氏暗中用手抓住了绿珠的手,用力掐了掐她,然后用力一握,微微晃了晃,绿珠立刻会意,刚要张口大喊的她便闭上了嘴巴。

    她们两人是整个李家目前的主心骨,她们不闹腾,其他人便也消停下来。

    李伯瞥了他们一眼,嗤笑了一声,对黑衣青蜂说道:“不用,一会还会来人,就在这里一并解决了吧,省得再四处打探了。”

    黑衣青蜂一愣,道:“还会有人来?”

    李伯刚要说话,他忽然间抬眼看向外面,微微一笑,道:“已经来了。”

    黑衣青蜂扭头看去,却见李府大门被人轻轻推开,门口走进来两女一男,为首的女子身着一袭白色长裙,裙摆如同流苏,一路涟漪而来,这女子容貌极美,眉心画着梅花妆,原本清冷的面貌透出些许的生动暖意来。

    在她后面的女子生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她穿着翠绿色的婢女服,怀中抱着一具古琴,虽是婢女打扮,可眉宇间顾盼神飞,眼珠灵动,目光流转,丝毫没有下人样子。

    至于在她们身后的,则是一个身着灵山派修士服的美男子,这人李伯见过,他顿时嘿的笑了起来:“原来是你,倒是有缘!”

    赵小宝喊来了救兵,狐假虎威的站在柳素梅身后喝道:“快把我家主母放了!”

    绿珠等人听到赵小宝的声音,当真是喜从天降,大声呜呜的呼喊了起来。

    李伯瞥了他一眼,不再看他,而是将目光看向了柳素梅,他有些摸不准对方的来意,他警惕道:“素梅仙子,所来为何?”

    柳素梅着急救人,也来不及更衣,因此穿的颇为朴素,甚至脸上除了梅花妆以外,便几乎是素面朝天,既没有当红花魁的明艳,也没有女修士卓尔不凡的气度。

    她盈盈走到堂前,来到黑衣青蜂的身边,仿佛当他不存在一般,自顾自的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微笑道:“我听说有人要为难李家,便赶过来看看。”

    柳素梅说的轻描淡写,仿佛邻居过来串门一般。

    李伯眉头紧皱,他道:“战家的事情,与凤梧阁无关,还望素梅仙子及早抽身,不要与我们战家为敌!这是我们战家的令牌,素梅仙子 可以一观!”说罢,他举起一块令牌,朝着柳素梅掷了过去。

    这一下他留了几分力气,但依旧快如迅雷,势若奔马,若是打中,如花似玉的美人柳当场便会爆头惨死。

    柳素梅却微微一笑,轻轻一拂袖,袖口处带起的劲风便将这枚如同炮弹的令牌卷得倒飞了回去。

    这令牌倒飞回去的去势比之前还要迅猛三分,李伯为之一惊,立刻释放流沙战甲,手中聚沙成盾,挡在这枚令牌跟前,噗的一声闷响,这枚令牌砸得他手中的沙盾四分五裂,这才停了下来。

    饶是如此,李伯的手心中也微微的渗出鲜血来,握着令牌的手都不住颤抖着。

    柳素梅微笑道:“令牌就不用看了。而且,战家的事情的确与凤梧阁无关,可李家的事情,却与我柳素梅有关。”

    李伯冷冷的盯着柳素梅:“哦?你要替李家出头?”

    “不,只是还个人情而已。”柳素梅微微笑着“不知道战家愿不愿意给小女子这点点的面子?”

    李伯冷笑道:“这是凤梧阁的意思么?”

    柳素梅道:“说过了,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与凤梧阁无关。”

    李伯深深吸了一口气:“明白了,既然你要强出头,那就只好得罪了!”说话间,四周藏匿着的八名黑衣青蜂纷纷现身,将大堂四周堵得严严实实。

    柳素梅恍若未觉,她侧首对小铃铛微微点头,然后接过小铃铛递过来的古琴,她盘膝坐下,琴放在身前,微笑道:“打打杀杀,未免伤了和气。不如由我弹奏一曲,若是尊驾听完觉得尚可入耳,便放了他们,可好?”

    李伯一听,便知道这是在邀请斗法了,对方要寄法于琴,一会的琴声肯定具有极其可怕的法力。

    但他自负战斗经验丰富,什么场面都曾见过,而且,场中还有谢氏等手无缚鸡之力的平民在场,柳素梅是绝不可能弹奏出具有强大杀伤力琴音的,所以,她唯一的选择就是具有迷幻效果的琴音。

    而李伯自己最擅长的就是对抗迷幻类的法术!

    李伯微微一笑,胸有成竹的说道:“一言既出!”

    柳素梅接道:“驷马难追!”

    李伯拍案而起,道:“好,那就领教一下素梅仙子的绝世琴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