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210章 胡搅蛮缠出奇招
    千山雪瞧见李乘风,顿时整个人两眼放光,像是猎人看见了猎物,他微微笑了起来,明知故问道:“说话的是何人?”

    李乘风以藏剑阁的礼节一礼,道:“在下藏剑阁后学晚辈,李乘风!”

    大师兄与秦灭亲互相对视了一眼,两人都各自不解,不明白李乘风此时居然不落井下石,反而雪中送炭?

    如果李乘风真是内奸,那此时落井下石便是最好时机!

    千山雪嗤笑道:“区区一个不入流的入门弟子,居然也敢大放厥词?”

    场中一阵哄堂大笑,有人大声道:“快滚吧,小兔崽子,没大没小!”

    “就是,藏剑阁,你们搞什么,以下犯上者,可以当场诛杀!人呢,来人吶!”

    面对一阵喧嚣的喝骂声,李乘风面不改色,如同屹立在洪流中的坚固磐石,他镇定自若的高声道:“原来,灵山派是一个只论资排辈,不讲道理的地方么?”

    场中越发骂声如潮:“新来的混账小子,你放什么屁呢!”

    “就凭你,也敢大放厥词!”

    大师姐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李乘风,这个站在最底端的男子此时却昂然不屈,仿佛浑然察觉不到他与千山雪两者之间巨大的差距。

    “果然是个胆大包天的家伙……”大师姐冷冷的瞥着李乘风,心中暗自想着。

    孔云真顿了顿手中的权杖,他喝道:“肃静!肃静!!”

    场上众人顿时噤声,孔云真目光不善的盯着李乘风,他沉声道:“你若是说不出个道理来,这以下犯上的罪名,你可知道厉害?”

    李乘风微笑道:“自然是知道的!灵山派戒律森严虽然严酷,却罚不到我的身上来!因为,事实胜于雄辩!”

    孔云真有心想要杀一杀千山雪的威风,他似笑非笑的说道:“哦?那你说一说?”

    千山雪也笑了起来:“我也想洗耳恭听,看看师弟有何高见?”

    李乘风笑道:“高见没有,只有一些不入流的低见。”

    千山雪嗤笑道:“如果是低见,那就还是别说了好,没来得脏了我的耳朵。”

    李乘风不以为然的说道:“虽是低见,却为至理!正所谓,大音希声,大道无形!尘土不以低微为辱,海河不以下流为耻。有时候,越是低微,越是浅显易见的道理,反而越是没人察觉看见!”

    孔云真有些讶异的看着李乘风,这一句话深含至理,在一般的修行弟子听来,完全就是废话,但在他这样级别的修行人听来,却饱含深意。

    看来,这是一块璞玉啊!

    孔云真上下打量着李乘风,微微颔首:可惜,不是老夫的弟子,可惜了!

    千山雪嗤笑了一下,道:“巧言令色,直说吧,看看你要翻出什么花来?”

    李乘风点了点头,他走上场中,来到千山雪跟前,双目直视着他,道:“那请教千山雪师兄,是不是这里大多数人怀疑一个人,便可以对其质疑上刑?”

    千山雪眉头一皱,他避而不答道:“你想说什么?”

    李乘风也没有回答他,反而又问道:“那再请问千山雪师兄,是不是身怀其器,便有怀疑的嫌疑?”

    千山雪冷笑道:“人证在此,岂能抵赖?”

    李乘风点了点头,他对一旁的苏月涵招了招手,道:“来,你过来下。”

    苏月涵顿时傻眼,指了指自己,结结巴巴道:“啊?我?”

    李乘风点了点头,微笑着看着她,目光鼓励,苏月涵无奈,只得硬着头皮在众目睽睽之下上前。

    苏月涵走到李乘风身旁,她咬牙低声道:“你想做什么呀!”

    李乘风也低声道:“不要怕,我说什么,你配合便是!”

    千山雪此时不悦道:“你这小子,未免也太过于无礼!把这里当成什么地方了?我们灵山派的议事堂是可以什么猫猫狗狗都上来的么?”

    李乘风讶异道:“原来在千山雪师兄的眼里,我们灵山派的人是猫猫狗狗,反而是外面来的人,也要更高贵几分?”

    千山雪脸色一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找来的,乃是证人!”

    李乘风笑道:“我找的也是证人!”

    千山雪一愣,随即怒道:“她是你仆从,你不懂什么是近亲避嫌,不能举证吗!”

    李乘风微笑道:“我说的可不是这个案件。我说的是另外一个案件。”

    千山雪愣道:“什么案件?”

    李乘风对千山雪眨巴了下眼睛,一脸坏笑的说道:“我说的是大师兄意图非礼我仆从苏月涵之案!”

    此言一出,场上顿时一片大哗!

    大师兄、秦灭亲和欧阳南张口结舌,面面相觑,欧阳南吃吃的说道:“这家伙疯了不成?”

    大师姐也瞪大了眼睛,红艳丰腴的双唇微张,她想的也和欧阳那一样:这家伙是疯了不成么?

    此时堂中骂声一片,战齐胜在在人群中皱眉注视着李乘风,暗自观察着他,揣摩着他的用意,直觉告诉他,李乘风不仅没有疯,很有可能他又要出奇招,耍贱招!

    这是一个完全不按套路出牌的人!

    千山雪脸色泛起一阵不正常的青红色,他微微仰起头,神色间已然没有了之前的见猎心喜的兴奋,取而代之的是被冒犯的愤怒!

    这个卑贱如爬虫一般的东西,居然胆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如此羞辱污蔑自己!

    孔云真虽然不喜千山雪,可他毕竟是藏锦阁之人,此时他微微蹙眉道:“李乘风,你可知一会你没有凭证,是何等下场?”

    李乘风颔首道:“自然!一会我说完,大家便知!”

    孔云真微微点头:“那便让你说完!”

    李乘风对孔云真一礼,转身对苏月涵挤了挤眼睛,道:“苏月涵,我问你,大师兄方才可有看过你?”

    苏月涵一愣,她低下头来,低声道:“自然是看过的。”

    千山雪怒道:“废话,她走上堂来,我又不瞎,自然是看过的!”

    李乘风不理他,又对苏月涵道:“那我再问你,那大师兄看了你几眼?”

    苏月涵有些反应过来了,她一脸娇羞的说道:“许是有三四眼的。”

    千山雪怒道:“我何曾看过她三四眼!”

    李乘风立刻追问:“你如何证明自己未曾看过她三四眼!”

    千山雪顿时哑口无言,随即暴怒道:“你如何证明我看过她三四眼!”

    李乘风慢悠悠的看向苏月涵,一脸坏笑道:“请当事人提供证词!”

    苏月涵强忍着笑,她一脸羞涩,演技假到爆炸浮夸的说道:“方才千山雪师兄的确看过奴婢三四眼的。”

    李乘风绷着脸,道:“到底是三眼还是四眼,说清楚!”

    苏月涵有些扭捏道:“四眼。”

    千山雪暴跳如雷:“我哪里看过她四眼!”

    李乘风一指千山雪:“吶,加上这一眼,肯定有四眼了!”

    李乘风一阵胡搅蛮缠,场中有人已经忍不住偷偷笑了出来。

    千山雪听到这笑声越发愤怒,他怒道:“简直胡搅蛮缠!我……”

    李乘风见他眼中杀气腾腾,立刻对孔云真道:“孔师伯!难道这议事堂不让人说话么!”

    千山雪强压杀气,他怒道:“议事堂不容忍胡搅蛮缠,血口喷人!”

    李乘风立刻道:“千山雪师兄如何证明我方才是在胡搅蛮缠,血口喷人!”

    千山雪狂怒道:“一个小小奴婢丫鬟,信口雌黄,岂能可信!”

    李乘风马上上前一步,话赶话的喝道:“那区区一个掌柜,区区一个村夫所言,便又如何能信!”

    千山雪顿时张口结舌,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场上顿时轰然!

    几乎所有人都张口结舌,李乘风一阵胡搅蛮缠,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硬生生将千山雪说得哑口无言!

    平日里对李乘风偏见最深的欧阳南此时也是目瞪口呆,心服口服:他奶奶的,这样也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