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205章 郎情妾意纸笔谈
    李乘风哪里知道,苏月涵此时虽然已经心有所属,但她却格外的脆弱和敏感,自卑而胆怯,这是一种极为复杂的感情。

    自己的真实身份被曝光在心爱的人面前,虽然没有被嫌弃,可她终究是很恐惧害怕,自卑而胆怯的。

    尤其是自己之前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万一他知道了,会怎样看她?万一,他把自己想成一个风流放荡的女子,一个人尽可夫的女子,那又如何是好?

    所以苏月涵坚定的拒绝了李乘风的进一步亲热,她希望自己在他的心中是一个自珍自爱的女子,虽然这也是她一直的做派。

    李乘风见苏月涵目光严肃的看着自己,他从来没见过苏月涵这般严肃,心中暗自记下了,可脸上却佯怒道:“喂,少爷我生气了!我要休息了!”

    苏月涵上前,正色道:“月涵服侍少爷就寝。”

    李乘风见苏月涵这般离人千里的架势,他有些微微不悦,哼的一声走到一旁的简易桌子前,取出纸笔,唰唰的写了几个字,然后递给苏月涵。

    苏月涵见到,险些破功笑了出来,只见上面写道:我很生气,不想跟你说话了!明早辰时喊醒我!

    李乘风果然赌气不再跟苏月涵说话,两人但凡目光一对,李乘风便扭过头去,气呼呼的换了睡袍,自己翻身上床,这几天连续的折腾下来,让他几乎沾床便呼呼睡去。

    苏月涵瞧见他睡觉时也皱着的眉头,忍不住微微笑了笑,伸出手去抚摸他的眉毛,轻声道:“到底是个孩子!真是孩子气!”

    此时的苏月涵目光柔柔的,眼中充满了柔情,她指尖轻轻婆娑着李乘风的脸颊,只觉得他眉毛、眼睛、鼻子、脸颊、颧骨、耳朵,嘴唇,简直无一不好,无一不美。

    虽说赵小宝是天下间难得一见的美男子,可在苏月涵的眼里,李乘风才是天下第一的美男子。

    就是这样一张沉睡时,面容显得有些冷峻的面孔,可他的主人有时候却戏谑得令人捧腹。

    尤其是苏月涵想起李乘风以往的一些事迹,忍不住嘴角便勾勒出一抹笑意,她忽然眼珠一转,走到桌前,唰唰唰的也写下了一行字,然后放在了李乘风的身边,自己去洗漱了一番后,也到隔壁屋去悄然睡下了。

    这两间屋连门也没有,可两人之间却隐隐之间还隔着一层看不见的薄膜,让苏月涵始终无法放开心扉的彻底接受李乘风的亲热。

    李乘风睡着时,再一次入梦,他陡然间发现自己置身在他几次梦到的梦境之中,一片黑暗之中他依稀可以辨认出十根巨大石柱的影子。

    可李乘风这一次却发现头顶没有任何的亮光照亮任何一根石柱,这十根石柱始终都黑沉沉的,上面别说文字,连图案都看不清楚。

    “这是什么情况?”李乘风自从开始梦见这样的梦境开始,头一回遇到这种情况。

    自己为什么又做这种梦?

    为什么这一次又什么都看不见?

    这种梦是由什么触发而来的?

    李乘风百思不得其解,他努力向石柱上攀爬而去,可手刚刚触碰到石柱,便猛然间发现这十根石柱轰然朝他倒塌下来。

    李乘风骇得面无人色,刚想转身逃走,便被这石柱轰然压下,他自己一声惊叫,满头大汗的便醒了过来。

    “月涵,月涵?”李乘风大声嚷嚷着,他瞅了一眼外面的天色,日头高挂,明显已经不止是辰时了。

    李乘风有些恼怒:不是让她辰时喊我吗?还真跟我置气了?这丫头!

    李乘风刚要翻身下床,扭头瞧见一张纸条放在李乘风枕头旁,他不解的拿起来看了一眼,顿时气得哈哈大笑起来。

    只见这纸上写着:少爷,辰时到了,快起床吧。

    此时外面的苏月涵听到动静,走进屋中,故作一脸寒霜的看着李乘风,李乘风笑骂道:“你这死丫头,还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不跟我说话是不是?”

    苏月涵朝着李乘风扮了个鬼脸,然后走到桌旁写了几个字:就不说!

    李乘风哼道:“行,你不说,我也不说!”说着,他便自己起床洗漱,过了一会,他发现根本没有早餐,便忍不住怒气冲冲的写道:早点呢?

    苏月涵也接过李乘风的笔,写道:已经没东西吃啦,家里断炊了!

    李乘风瞪着苏月涵,写道:那你不知道去弄点吃的么?

    苏月涵也写道:正在弄呀,被少爷喊回来了!

    两人大眼瞪小眼的写着字,气氛古怪,两人都觉得很是搞笑,但偏偏又都忍着笑,绷着脸,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

    李乘风冲出家门,想要去看苏月涵正在弄什么,结果一看便险些晕倒,这个丫头在门口的田里面种树苗!

    这玩意能吃?

    就算长大了是果树,那猴年马月能吃啊?

    李乘风想了想,他调动仙力,将这些树苗催生长大,果然瞧见这些树木竟然是桦树!

    李乘风无奈的看向苏月涵,却见苏月涵扭过头去,看向另外一边,脚尖轻轻的点着地面。

    李乘风叹了一口气,他转身进屋取出骨刺,走到屋后的小河边,挽起裤管和袖子,在河边扎了几条鱼上来。

    这里的小河无人打捞,鱼儿早就吃得又肥又胖,李乘风扎了两条鱼后,稍微清洗一番,去了鱼鳞和鱼鳃,然后又找了点野菜,放在锅中煮了起来。

    只过了一会儿,锅中便飘起一阵清香,勾得苏月涵鼻窦抽动,她想要上前讨点吃的,但又觉得拉不下脸面,而且李乘风有着极为恶劣的前科,几次戏耍过她,让苏月涵更加不愿意自己去撞枪口。

    可李乘风自己舀了几勺鱼汤喝了一口,满脸陶醉的感叹:“啊,真是好喝啊!”

    苏月涵顿时忍不住了,上前拍手道:“少爷,你先说话了!”

    李乘风白了苏月涵一眼:“是,我说话了,你要咋的?在把我推墙上么?”

    苏月涵悻悻道:“奴婢……也不是故意的啦。”

    李乘风不以为然的挥了挥手,道:“下不为例,这次暂时先原谅你了!”

    苏月涵眼巴巴的瞧着李乘风锅里面的汤,她道:“少爷,你煮的什么呀?”

    李乘风一板脸,正色道:“我在熬药,药汤,很苦的,知道吗!”

    苏月涵皱着鼻子,眼巴巴的看了一会,实在按耐不住道:“那我就喝一小口,行吗?”

    李乘风哈哈大笑,伸出手去使劲揉了揉苏月涵的脑袋,他刚要说话,忽然间听见外面传来了两个熟悉的声音。

    “苏师兄,你眼花了吧?这里哪里来的人?”

    “别废话,你没看到那白烟吗?是谁在那儿?快去看看!”

    李乘风一喜,连忙迎了出去,他笑道:“苏师兄,天师兄!”

    苏由和天俊猛一眼瞧见李乘风,顿时吓得一个激灵,天俊嗷的一声扭头便跑:“妈呀,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