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199章 似此星辰非昨夜
    大雪纷飞中,李乘风和苏月涵都冻得面色发青,手脚发抖。

    若是在平常,李乘风凭借着自己从小打熬出来的好身骨,和体内磅礴旺盛的仙力,根本不惧这寻常风雪。

    同样,苏月涵以千面妖之身,也是不惧这区区飞雪的。

    可眼下两人都是重伤之身,在矿井石洞中连番遇险,又与藏剑阁师伯一番血腥厮杀,两人侥幸逃出生天,早就已经是强弩之末。

    如果不是下起了大雪,两人根本就不想强撑着赶回来,宁愿在外面先恢复一点体力再说。

    此时一番路赶下来,两人都累到了极处,刚刚进屋,关上了门,将外面的风雪阻隔在外面,两人便瘫软在了房间中,李乘风四仰八叉的倒在地上喘着粗气,苏月涵则靠在门后,软软的瘫坐下来。

    两人此时都觉得浑身如重千斤,每一块骨头都酸痛得仿佛咯吱作响,每一块肌肉都酸胀得要炸裂开来,甚至他们连抬一根手指头的力气也是没有。

    “这,这绝对是少,少爷我我,我最累的一天。”李乘风有气没力的说着“我,我就要这样睡一会,你别拦着我。我,我受不了了,好累,好困!”

    李乘风只觉得自己眼皮重若千斤,它一点一点的往下垂去,耳畔却传来苏月涵的呼喊:“少爷,你不能睡啊,不能睡啊!要睡,你也要到床上去睡啊!!”

    “别,别吵我,让我睡会,我好累!”李乘风的眼帘此时已经垂下,他的肉体已经疲倦到了极限,开始进入自动休眠疗伤的状态。

    他说完最后一个字后,便开始发出阵阵的鼾声,整个人沉沉的睡了过去。

    苏月涵苦笑着看着打着鼾的李乘风,她只得强忍着剧痛和无比的疲劳,咬牙强撑着用背脊靠着门,一点点的爬了起来。

    她知道,李乘风此时会进入到一个极深的休眠状态,便是利刃加身也毫无察觉,外面天打雷劈他也绝对不会苏醒。

    此时李乘风的体内仙气会自动运转,来为李乘风修补身体的伤势,可此时他谁在冰冷的地板上,寒气入体的时候正好碰到他的肉身进行自我修补,很容易就将这部分的寒气带入了体内,从而给他的修行造成巨大的麻烦和损害。

    苏月涵挣扎着来到李乘风跟前,咬牙将他拖着来到修葺好的床铺跟前,自己将李乘风一点一点的挪上了床,又推了进去后,她这才气喘吁吁,喘着粗气的靠在了床边。

    苏月涵侧着头,看了一眼沉睡中的李乘风,虽然极度的疲劳,可她却嘴角挂着一丝淡淡的微笑。

    过了一会儿,门外传来阵阵呜呜的风声,这个声音提醒了苏月涵,她捏了个指诀,一指房中尚未燃尽的柴火炉灶之中,点燃了炉火。

    一时间这黑漆漆,冷寂寂的房间中有了光亮,这摇曳的烛火带给人的不仅仅是温暖,更是一种仿佛家的温馨。

    温暖的火光照在苏月涵的脸上,将她俏丽的容颜勾勒得层次分明,她半边的脸颊如在温暖的光明之中,带着温柔宁静的笑容,安详可喜。而她另外半边的脸颊则深藏在阴影之中,那里依旧有光亮照之不及的角落,阴暗沉郁。

    看着李乘风的面孔,苏月涵便觉得自己心窝中暖暖的,痒痒的,似乎那颗已经失去的心真的又生长了起来。

    记得很小很小的时候,苏月涵听她的娘亲说:伤口处正在长肉的时候,便是这样痒痒的,酥酥的。

    苏月涵看着李乘风,呆呆的,痴痴的,脑海中回想着和他的点点滴滴,可慢慢的,那些更加久远一点的记忆也逐渐沉渣泛起,渐渐的出现在她的脑海之中。

    她行走江湖已有这么多年,甚至她自己都记不住自己用过多少名字,她记不住自己用过多少的身份,扮演过多少的角色,因此她被世人恐惧的称为“千面妖”。

    但这是世人记住的是她的这个称号,但并没有人知道,她其实真正的称号是“千面无心妖”。

    扮演过太多的角色,就会失去自我,阅尽了世间的沧桑,就会失去真心。

    苏月涵是一个没有心的女妖,自从当年她因为背叛而被深深的伤害后,她就不再相信这个世间会有人愿意宁愿失去自己的性命来救一个妖类,因此她立下毒咒,也正因为这个诅咒她永远的失去了自己的心,但她也因此获得了能够随意变幻外形以及长生不老的能力。

    苏月涵决意要做一个颠覆众生的妖类,她要报复这负心冷血的天下苍生!

    可再深重的仇恨也会有淡去的一天,百年来苏月涵在江湖中掀起无数风浪后,苏月涵发现自己无比的疲倦,正如同她那空荡荡的心一样,她再也感受不到了爱恨情仇。

    苏月涵后悔了,她后悔自己为什么当初要发下那样的毒誓,使得她再也不能拥有一颗完整的心!她想过正常人的生活,她累了。

    可是,一切都似乎已经太晚了。

    她的手中欠下了无数累累血债,虽然她自认为自己杀的尽是天下该杀之人,可是血债便是血债,那是石头上刻下的字,那是血液中藏着的仇!

    她既长不回曾经的那颗天真烂漫的初心,也消不去这血海深仇的恩怨!

    苏月涵不敢想象,等到天亮的时候,等到她身份什么时候隐瞒不住的时候,她要如何面对这个让她心又开始生长的男子?

    他会不会也背叛她?他会不会离她而去?他会不会因为自己的牵连而惨死在她眼前?

    无论哪一个问题,这都不是苏月涵能够承受的结果。

    想到这里,苏月涵不禁眼眶中泪水涟涟,泪珠如同断线珍珠一般往下跌落,之前还痒痒的心窝,此时痛如刀绞。

    她伸出手,轻轻抚摸着李乘风的脸颊,感受着那硬朗的轮廓和微微有些刮手的青须胡茬。

    与其,他将来有一天会背叛自己,与其他将来有一天会抛弃自己,与其他将来有一天会被自己牵连而死。

    那不如自己还是早早的离去了吧,对他也好,对自己也好。

    屋中的篝火灼灼燃烧,火光暖了李乘风的身体,却逐渐凉了苏月涵的心。

    门外风雪阵阵,正是离别时清冷的天,有些人也许一生注定无缘,那张笑颜灿烂的脸,也许注定不会再见。

    苏月涵挣扎着站起身,她不停的在心中重复着对自己说:就这样离开吧,这样才是最好的结局,对你跟他,都好。

    也许,你心里面是有他的,他心里面也是有你的,可是,你跟他在一起,便是害了他,因为他太弱了,他既保护不了自己,也保护不了你,更不用说,他还要保护他的家人。

    苏月涵抹着眼泪,她小心的帮李乘风盖上了从李家一路背来的被褥,仔细的帮李乘风掖好了被角,又帮他脱了冰凉的靴子,除了外面脏破不堪的外衣。

    在即将离去时,她却痴痴的看着李乘风,脚下如同生了根一般,她贪婪的注视着这张曾经让她咬牙生气,让她癫狂爆笑,让她欢喜心跳的面孔,仿佛要将他深深的烙印在自己脑海的最深处。

    再等等,再等等,他此时正在恢复,我晚点走,便是帮他护法了。

    苏月涵看着屋内无数细小的青草如同灵蛇一般向李乘风的被褥中游走而去,她自欺欺人的这般说服着自己。

    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雪立中宵。

    这一站,便站到了天亮,直到外面风雪渐止,阵阵鸟鸣声传来,苏月涵才如梦初醒,她发现四周青草都已经变成了一片枯萎的黑灰,李乘风面颊红润,鼻息沉稳,显然已经是无恙。

    苏月涵凄然一笑,她微微伏身,在李乘风嘴唇处轻轻吻了吻,然后转身,拉开门后,孑然一身的走进了茫茫的白雪世界之中。

    在这一片雪白的世界中,一个娇小的身影从屋内走出,茕茕孑立,形影相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