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195章 天孤峰上千山雪
    就在李乘风和苏月涵逃出生天时,灵山派此时已经暗流涌动。

    灵山,藏锦阁,天孤峰。

    藏剑阁有五山十六峰,藏锦阁则有七山二十八峰,其中十九峰是分给每一任藏锦阁健在的大修行人的“封地”,只有修为达到了一定境界以后,才有资格开山占峰,甚至拥有给山峰取名的权力,相当于诏告世人:此处为他的修行府邸。

    或者通俗一点来说就是:这就是他的地盘!

    而藏锦阁年轻一代弟子中,有资格独自开山占峰的,便只有一个人,藏锦阁的大师兄:千山雪。

    千山雪在锦绣山河也有自己的阁楼住处,可平日里很少前往,更多的时候,他是自己一个人独住在这天孤峰之上。

    这天孤峰位于藏锦阁的群峰之中,不甚起眼,但是特立独行,别树一帜。

    寻常山峰,往往有开凿好的山路,方便人攀爬而上,可天孤峰却没有,又或者说,自从千山雪入主天孤峰后,他不仅将原来的东元峰,改名为天孤峰,更将所有上山的道路全部摧毁,甚至他操起法宝,斩去了天孤峰的所有“枝悠的拍了两下手掌,她显然对这些舞乐并不甚感兴趣。

    千山雪长着一张修长的面孔,他眼睛细长,脸颊消瘦,对热情鼓掌的阿绣微微笑着点了点头,看似温和的面孔却透出一股孤傲不易亲近的味道,可当他看向大师姐的时候,眼中便流露出一丝爱慕之色。

    千山雪手指一拨琴弦,刚要说话,却忽然间听见堂外传来一阵哭号,声音极为刺耳,一下将这堂中优雅清高的气氛冲得荡然无存。

    千山雪的脸上飞快的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不悦,他的指尖轻轻婆娑着琴弦,只有最熟悉他的贴身婢女才知道,这是千山雪发怒前的征兆。

    靠近他的婢女们留意到了这个细节,都悄悄的离的远了一些。

    千山雪面容不变,微微抬眼看向大门口,只见大堂中扑进来一个人,正是鼻青脸肿的薛蛮,他哭嚎着喊道:“主人,主人,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千山雪似笑非笑的说道:“哦?发生什么了?”说着,他挥了挥手,堂中的舞女则纷纷退下,千娇百媚的她们纷纷从薛蛮身旁经过,然后投去一瞥轻蔑的目光,翩翩离去。

    薛蛮哭喊道:“主人,有人根本不把主人放在眼里,他将小人从石武山赶了出来,还,还痛打了小人一顿。小人挨打事小,可丢了主人脸面,让小人自觉羞愤难当……”

    千山雪额头青筋一跳,他向来便不是一个有肚量之人,在灵山派以睚眦必报而闻名,但在大师姐面前,他努力维持着风度,笑吟吟的打断了薛蛮的话,他说道:“既然羞愤难当,那为何不当场自我了断了呀?”

    薛蛮的哭声顿时戛然而止,他恐惧的看着千山雪,满肚子煽风点火的话一下都说不出来。

    千山雪瞧见薛蛮这副模样,忽的哈哈笑了出来,他对一旁的大师姐笑道:“你瞧瞧他这模样,吓得跟鹌鹑一样。”

    大师姐不置可否,面无表情,一旁的阿绣则咯咯笑了起来:“果真是的。”

    千山雪对薛蛮笑道:“跟你开个玩笑,怕什么。”

    薛蛮这才松了一口气,他勉强陪笑着。

    千山雪淡淡的问道:“是谁这么大胆子啊?知道你是我的奴仆,也敢这么放肆?”

    薛蛮抹着眼泪,道:“小人打听清楚了,是藏剑阁的李乘风和秦灭亲!”

    千山雪一脸淡然,但大师姐却眼波微微一动,正端着茶盏的手都微微一颤,旁人不太看得出来,但大师姐内心中却掀起了惊涛骇浪:什么?那个家伙居然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