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192章 家传之宝有妙用
    李乘风想了想出去的办法,他从来就是一个不信邪的人,所以他根本不相信自己会被困在这里出不去。

    李乘风来到被堵住的石洞通道之中,他尝试着调动了一下体内的仙力,感受着附近可以调动的花草之力和树木之力。

    可在这范围内,李乘风察觉不到任何一丝一毫的草木灵力,这让他就算想要借力也无从可借。

    这也便是李乘风这一套功法目前最大的弊端所在:太过于依赖周围的环境!

    李乘风再次尝试着搜寻了一番后,一无所获的他有些垂头丧气的看向苏月涵,他试探的问道:“你有办法么?”

    苏月涵苦涩的摇了摇头。

    李乘风没有刨根问底的追问,他道:“那,现在找块灵晶嵌到破天剑里面去,能不能让破天剑恢复法力的?”

    苏月涵想了想,道:“不知道,没尝试过。”

    李乘风立刻挖下一块灵晶,将这块灵晶往破天剑的凹槽中放去,可这块灵晶只有人拇指大小,而凹槽却有鹅卵大小,灵晶放进去,只要剑一举起来便会跌落,又怎么镶嵌得住?

    李乘风气恼的将这块灵晶扔出去老远,他随后开始四处寻找更大的灵晶,可是李乘风一圈看下来,这些灵晶最大的也就比拇指稍微大一丁点,完全不符合破天剑所需要的灵晶。

    苏月涵苦笑道:“这鹅卵大小的灵晶,其价值堪比一件高级法器。天下所有的顶级法宝,上面镶嵌的灵晶都是这般大小,要是这么容易找到,那顶级法宝就不值钱了。”

    李乘风很快明白过来,对于一件顶级法宝而言,最值钱的其实是三部分,第一:打造者的手艺。

    这种手艺并不是指铁匠活儿,而是指烙刻在法宝上的图纹法阵。

    这种超微小型的法阵极其的复杂精密,绘制者必须是一个对法阵研究极为精通,同时又极具高深法力修为的人。

    在绘制法阵的时候,这如同一个人操纵着一股巨大的力量,然后将它一点一点的烙刻在某个地方,这个地方若是越大,它的绘制难度便越小,因为图纹与图纹之间的间隙也越大。

    而这个地方若是越小,那它的绘制难度便越小,因为图纹与图纹之间的间隙便也越小。一旦绘制时,两条图纹互相触碰到,立刻法阵就会崩毁,这股力量反噬出来,会瞬间吞噬绘制者!

    一件法宝它的属性,战斗方式,战斗特点,这些都来源于这个绘制在法宝上的法阵。

    第二:上好绝佳的魂灵。

    一件法宝要想真正发挥自主作战的力量,进而可以脱手让它自行战斗,那就必须要灌入魂灵,它可以是魔物之魂,可以是妖类之魂,也可以是人类之魂,甚至可以是仙族与魔族之魂。

    魂魄的不同,法宝的能力与性格也不同,生前越彪悍的魂灵,在灌入进法宝后,这件法宝的性格便越彪悍。

    所以,魂灵自身的强悍、聪慧、机敏、迅捷、甚至是蠢笨,都会遗传给这件法宝。

    第三:极品的灵晶!

    对于一件顶级法宝来说,即便有完美的法阵图纹,灌入了绝佳的魂灵,但如果没有极品的灵晶搭配,它也不过是一件缺乏上限的残次品而已。

    法阵图纹的绘制决定了法宝的下限,魂灵的灌入决定了法宝的品质,而真正决定一件法宝上限力量的,则是它镶嵌的灵晶。

    这块灵晶不仅要求要大,能够储存足够多的法力真元,同时它还要求要足够亮,只有足够亮的灵晶本身强度才足够高,能够承受大修行人强大的真元法力的灌入,否则一般品相的灵晶,大修行人法力一灌,它便会碎裂开来。

    李乘风想起藏剑阁的陈师伯使用的那块灵晶,他不禁扼腕叹息:“那块灵晶若是没有碎就好了!”

    苏月涵忽然道:“这位陈师伯能找到,说明这里面定然有这样大的灵晶,咱们再找找,说不定能找得到呢!”

    李乘风精神一振,他道:“说的有理!”

    两人歇息了片刻,强打精神四处寻找着,但这石洞之中到处都是发亮的灵晶,只把他们看得眼花缭乱,头晕目眩,找了好几圈也没有看到一块鸡蛋大小的灵晶,更不用说是鹅卵大小。

    李乘风转了几圈,挖了好几块灵晶,只累得全身冒虚汗,身上的伤口疼痛如刀挫,身上的一些伤口都崩开,鲜血流了出来。

    李乘风疲惫得不成样子,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看着不远处堵塞的石洞,他骂道:“真是活见鬼,难道真的要被困死在这个地方?”

    苏月涵也跟着坐在李乘风身边,定定的看着他,心中暗道:若是这样死了,倒也无忧无虑。

    李乘风此时心情烦躁,他觉得屁股底下有东西硌着生疼,随手一摸,却从身后口袋中摸出一个装着两个方块东西的锦囊来。

    之前战斗激烈,李乘风压根就没察觉到它的存在,此时松懈下来,坐在地上便觉得硌着屁股。

    李乘风倒出锦囊,却见自己老爹送给他的“传家之宝”跌了出来,李乘风顿时气得笑了起来,他捡起其中的“红中”牌,手指指肚上的鲜血一下印在了上面。

    他将一肚子怨气都发泄在了这张麻将牌上:“你大爷的,这时候了你还来给少爷我添堵!快给我麻溜儿的滚吧!”

    这句话让苏月涵想起了两人一同跌落谷底的时候,她忍不住微微笑了起来。

    李乘风瞪眼佯怒道:“你居然敢笑话我!”说着,李乘风将这张“红中”牌恶狠狠的朝着苏月涵一旁扔了出去。

    这块“红中”牌掠过苏月涵,在空中翻滚飞舞着,它牌身上的血印却迅速的被牌体所吸收,紧接着上面烙着的刻印便亮了起来,在即将撞到石壁上时,它陡然间发出一阵亮眼的光芒。

    轰隆!!!

    一声巨响,仿佛千斤重炮撞在了石壁之上,顿时这石壁塌陷下去一个大洞!

    李乘风和扭头去看的苏月涵尽皆目瞪口呆!

    我靠,这又是什么剧情!!

    李乘风下意识立刻将剩下一块“發财”的麻将牌捡了起来,李乘风手中的血迹很快便被这牌身吸收,紧接着牌身便绽放出阵阵的青光。

    李乘风惊喜交加:“我靠,老爹啊,你没说错啊,这还真是传家之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