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184章 老而不死谓之贼
    苏月涵看到这一截白骨,顿时一惊,她瞪大了眼睛,飞快的比划了一下,李乘风按住了她的手,在她手心中写道:一会有危险,你就往那里跑!

    说着,李乘风一指过来的方向。

    苏月涵微微点头,她面露惊惧之色的在李乘风手心中写道:那你怎么办?

    李乘风摆了摆手,示意让她不要担心。

    此时,陈师伯开口道:“怎么,这果子吃不顺口么?”

    李乘风用手捏了捏果子,发现这果子红艳艳的,外面只有一层薄薄的果皮,里面稍微一用力,挤出来的便是果浆,一时间香气四溢。

    李乘风笑道:“倒是有点涩口。”

    陈师伯嘿的一笑,道:“有点涩口就对了,但这果子你适应了以后,便觉得汁多,味甜得很!”

    李乘风像是很随口的问道:“师伯平日便靠这水果解渴么?”

    陈师伯嘿嘿一笑,道:“是啊,这果子汁水丰富,吃一个,半天都不需要喝水。”

    李乘风又问道:“这水潭看起来真是清澈,里面好像有鱼?”

    陈师伯此时却沉默了起来,过了一会儿,他缓缓站了起来,“看”向李乘风所在的方向,他长叹了一口气:“你知道我们藏剑阁的长老们,是如何中计遇伏的吗?”

    李乘风悄悄的将苏月涵拉到自己身后,带着他缓缓的往来时的洞口处绕去:“还请师伯指点。”

    陈师伯叹道:“当初都是老夫一时好奇,非要去寻根究底的查玉牌失踪案,却不料中了三天阁的奸计,落入了圈套之中,最终八大元老,就老夫一人幸存!”

    陈师伯缓缓的拄着石棍,朝着李乘风走去,他道:“这事情告诉老夫,天底下的事情,该装傻的时候,一定要装傻,不要刨根问底。否则……是活不长的!”

    李乘风心中一紧,他装傻道:“师伯这话什么意思?师侄听不明白。”

    陈师伯哈哈大笑了起来:“该装傻时,你不装傻,不该装傻时,你又偏偏装傻!藏剑阁多了你这么一个滑头,也是异数!”

    李乘风拉着苏月涵继续往洞口靠过去,他道:“师伯请明言!”

    陈师伯一声怒哼,他一顿手中石棍,冷笑道:“你是如何发现的?”

    这一句话等于撕破了脸皮,李乘风心中一紧,他立刻反问道:“那些误入这里的人,他们都被你杀了么?”

    陈师伯嘿嘿一笑:“对,也不对。”

    李乘风死死的盯着陈师伯,他身子微微弓着,整个人像一头随时会猛蹿出去的猎豹,全身的力量和气息都调整到了极点。

    因为他知道,眼前此人若是生死厮杀起来,将是他遇到过的最可怕的敌人!

    李乘风道:“师伯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陈师伯微笑道:“他们既死了,又没有死!”

    “听不明白!”苏月涵忍不住抢了一句,说道。

    陈师伯笑了笑,笑容看起来无比的森寒恐怖:“他们无一例外的都与老夫化为了一体!他们,与老夫一同存活着!”说着,他张开了上臂,四周微澜的光芒照在他的身上,整个场景看起来冰冷而诡异。

    李乘风思如电转,他忽然想到了一个极其恐怖的答案,他颤声道:“你把他们都吃了?”

    陈师伯有些讶异:“你这娃儿这会功夫倒是聪明得很!”

    陈师伯此时脸微微前伸,他微微笑着,笑容看起来无比的恐怖狰狞:“他们在这石洞之中,老鼠肉老夫已经吃得作呕,你们两个娃儿送上门来,正好再给老夫开开荤,打打牙祭!”

    李乘风沉声道:“我们可以帮陈师伯你找破天剑,只要陈师伯放过我们,我们保证尽心尽责,绝无他意!”

    陈师伯哈哈大笑,说话声音充满了怨愤与不甘:“这石洞之中老夫每一寸地方都走遍了,像你们这样的娃儿,来了没有一百,也有几十了,他们都没有找到,凭什么你们就能找到!”

    李乘风心中一动,他立刻话赶话的追问道:“所以,你将那些人骗进来,哄骗他们吃下那个果子?这个果子有毒,对不对!”

    陈师伯有些讶异:“你这娃儿的确不一样,不错,这果子有毒!现在你是不是觉得身上发痒,手脚发麻?”

    苏月涵忍不住啐道:“呸,你这老鬼!我家少爷一眼就看穿你不是个好东西,那果子呀,我们根本就没吃!”

    陈师伯脸色微变,他神色一凝:“哦?看来,你是比老夫想得要更聪明!不过,那又有何用?徒劳挣扎而已,何苦来哉!”

    李乘风冷笑着,他缓缓抽出身后的骨刺,摆出洗月李家枪法中的绝招起手式:月满残江!

    李乘风沉声说道:“你口口声声说自己是藏剑阁的师伯,为了藏剑阁的崛起在这山洞之中苦苦找寻破天剑足有五十余载!可惜,在我看来,你不过是一个瞎了双眼,被三天阁的晚辈吓破了胆,在这暗无天日的石洞之中自欺欺人的老鬼而已!”

    陈师伯暴怒,他须发皆张,双目圆瞪:“你找死!!老夫乃是藏剑阁元老,阁主之下,众人之上,法力通神,修为通天,你个小小入门弟子,竟敢如此放肆!!”

    李乘风紧紧的盯着陈师伯,冷笑道:“哦?你要真有这么利害,还用得着哄骗我们吃这有毒的果子?”

    陈师伯脸色微微一变,他狞笑了起来,缓缓举起手,手中升腾起一股淡淡的绿光,这股绿光在他手心之中翻滚缭绕着,在周围的蓝光中看起来扎眼渗人:“小子,你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今天,便是你们的死期!”

    李乘风啐道:“呸,老东西,别虚张声势了!事实就是,你的修为实力早就远不如前了,连你自己都感觉到你的死期将近,所以你才不敢出去,所以你害怕面对外面的世界,你宁愿在这地下世界苟延残喘!”

    李乘风字字诛心,句句如刀,每一下都精准的砍在陈师伯的心防缝隙处,一刀接着一刀,一下接着一下,将他砍得身形晃动,脸色大变。

    李乘风喝道:“你不仅是眼睛瞎了,你的心也瞎了!你看不见外面的世界,你的心也不敢去看外面的世界!现在的你,根本就不再是藏剑阁那个呼风唤雨的元老,你不过是一个垂垂待毙,老而不死谓之贼的老贼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