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171章 嚣张矿山小霸王
    一行人来到传送台,通过传送台前往石武峰,刚到石武峰的传送台,下来以后没多久便见一直有人陆陆续续的从传送台中走出,各自背着工具,看模样大多是其他三天阁修士的奴仆。

    李乘风等人跟着人流,走了约莫两刻钟,很快便来到石武山的山脚下。

    这一座山峰,明显便与李乘风之前所住所看到的不同,之前的山峰郁郁葱葱,到处都是青草绿树,完全不受季节的影响,如同世外桃源,可来到这石武山时,明显便看见四周树木凋零萧瑟,枯草焦黄,寒冬来临的气象尽显无遗。

    而且,这座山只一眼看去,到处都是怪石嶙峋,石洞遍布,整座山被开采出一条螺旋形状的山路,在山路的中间有一座嵌在山体中的机械升降台,升降台上有一车一车的矿石正在被运送下来。

    李乘风奇道:“不是下井挖矿么?怎的这矿是从上面运下来的?”

    苏由用手在额前搭着一个凉棚,挡着刺眼的光线,道:“上面那是挖灵石的地方,下面是挖灵玉和灵晶的地方。”

    李乘风已然知道,法宝并不是直接打造炼制而成,而是先造一件上好的武器,然后再在武器上镶嵌一块灵晶,因为只有灵晶可以储存法力,灵玉可以传递法力,但仅仅只是这样,这件法宝并不能称之为真正的法宝。

    真正的法宝是脱手后,它具有极强的自我意识,可以自行战斗,完全不需要主人操控!

    而这种法宝就需要炼魂,将魔物或者妖类的魂魄炼入其中,当然,也有拿人类的魂魄来炼入法器的,但这些无不是邪魔外道的恶毒法器。

    只有这些注入魂魄,经过炼魂,并且与主人血脉相通认主后的法宝,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法器。

    李乘风暗自琢磨着:到时候只怕要再去一次斜月谷,抓一个厉害一点的魔物来入魂。

    他正想着,一旁的苏由奇道:“那边发生了什么情况?”

    天俊一指不远处,道:“在那儿。”

    李乘风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一看,果然瞧见一处矿井洞口围了许多人,粗略一看约莫有三四十人,这些人都围在一起,像是在看着热闹,场中隐隐传来阵阵呵斥怒骂声。

    李乘风看了苏由一眼,却见苏由面露严肃沉凝之色,李乘风等人好奇走了过去,挤过人群一看,却见一个个头中等,一脸横肉的男子正在殴打一名穿着书生模样的年轻同门,这人穿着藏清阁的修士服,没有镶一道边,显然是个刚刚入门的新人弟子。

    这年轻男子被打得头破血流,身子蜷缩成一团,两只手死死的抱着这满脸横肉男子的腿,嘴里面发出一声声凄惨的哀嚎声。

    李乘风向来是个锄强扶弱的性子,他只看了一眼便忍不住怒火中烧,在环视了一眼后见周围这么多的同门一个个都目露同情哀戚之色,却无一人挺身而出,他忍不住拉住苏由,低声问道:“这人什么来头?”

    苏由此时也知道厉害,他压低了声音,低声道:“这是石武山的工头,是藏锦阁大师兄千山雪的仆从,叫薛蛮,厉害得很,灵山派很多像我们这样的修士都怕他,管他叫小霸王。你可千万别惹他,否则他肯定报复你!”

    李乘风强忍怒火,拉住旁边一人问道:“这人怎么得罪薛工头了?”

    这人个头瘦小,敢怒不敢言的看着场上,听到李乘风打听,便道:“还不是因为没给小霸王孝敬钱?”

    “什么?孝敬钱?”李乘风惊愕道“下矿为什么要给孝敬钱?”

    这人一脸奇怪的看着李乘风,道:“不给孝敬钱,凭什么让你下去挖矿?”

    一路上苏由已经向李乘风解释过:下去挖矿,并不是挖到什么就自己可以带走什么,而是像种地一样,门派是要截留收税的,矿场上税收的很重,足足有七成,也就是说挖到十块灵玉,要交七块给门派,至于这七块当中如何分配,那便不甚了然。

    可如此苛刻的重税,居然下矿还要再收孝敬钱?

    李乘风打小厮混江湖,见惯了九出十三归的吸血高利贷,也未曾见过这般黑心肠的规矩!

    这到底是修行门派还是江湖黑帮?!

    可就算是没钱给孝敬钱,也不至于如此下狠手,这是要打死人么?

    李乘风怒火中烧,正要上前,他身形刚动,苏由忽然一把按在他的肩膀上,李乘风扭头一看,却见苏由认真的看着他,缓缓摇头。

    李乘风猛的想起自己两天前的总结:自己已经在这灵山派得罪了不少人了,若是再得罪藏锦阁的大师兄千山雪……那后果可就真可怕得很了。

    这样算来,藏秀阁的大师姐此时若是见到自己,只怕第一念头便是杀人灭口,藏锦阁的战齐胜和皇甫松也是恨不得将自己碎尸万段,藏清阁虽然还没有得罪人,但瞧着他们这唯藏锦阁和藏秀阁马首是瞻的模样,只怕藏锦阁和藏秀阁对自己举起屠刀的时候,藏清阁有可能是第一个抢先动手的。

    那个藏清阁的周结衣便是最好的明证!

    自己这一圈人得罪下来,已经是死得不能再死的死局了,若是再得罪了藏锦阁的大师兄千山雪……怕是掌门人护着他,这以后的日子都没法过了。

    李乘风深吸了一口气,把火气强行压了下来,他低声问苏由道:“这薛工头收这些钱,合门派规矩么?”

    大柱子一愣,没来得及说话,旁边的瘦小同门嗤笑道:“我可把教义守则翻遍了,都没找到这个什么规矩。

    李乘风盯着薛蛮看着,眼睛微微眯了起来,道:“这孝敬钱是多少?”

    瘦小男子一脸愤慨的说道:“五十两银子!”

    对于李乘风而言,这五十两并不算多,但对于一个普通人家而言,这已经是一笔巨款了。而藏剑阁和藏清阁又岂有勋贵富豪人家的子弟?

    李乘风微微颔首,道:“那师兄们知道他的规矩么?”

    这瘦小男子犹豫了一下,没敢说话。

    此时场中的薛蛮也是打得有些累了,他的腿被紧紧抱住,只得弯下腰用拳头击打,此时直起腰来喘了几口粗气,然后一脸狰狞的说道:“来人,把这个死鬼拖下去!”

    旁边来了两人,将这昏迷的年轻书生紧抱着的双手拉拽开,然后拖了下去,地上拖出一条长长的血印,十分渗人,旁边的人都目光恐惧的看着这书生被拖走。

    薛蛮此时叉着腰,指着被拖走的书生高声道:“看好了,都给老子看好了!谁敢在这里坏老子的规矩?嗯?这就是你们的榜样!”

    说着,他瞪着一双牛眼,凶神恶煞的盯着场上每一个人,只瞪得他们一个个目光纷纷挪开,无人敢触其锋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