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156章 勇者由心不由器
    苏由等人满怀信心而来,看见这一幕简直神情绝望,脸色苍白!

    瞿同秋和赵一白的举动等于堵死了他们所有的出路,现在,他们该怎么办?

    苏由恨不得一脚踢死瞿同秋和赵一白,此时周师兄的目光也落在了苏由这边,他笑了起来:“哟呵,藏剑阁的,都来了?怎么?来投奔咱们藏锦阁呀?可以!”

    周师兄张开了腿,指了指自己裤裆:“来,往这儿钻!说不定,我一高兴,便收你为仆了!咱们藏锦阁可跟藏剑阁不一样,咱们收多少仆人都可以,有钱,咱们藏锦阁养得起!”

    周围人一阵哈哈大笑,这种笑声无比的刺耳,深深的刺痛了苏由等人的自尊心。

    苏由和之前还很是桀骜不平的左飞对视了一眼,他们深吸了一口气,低下头,强忍着眼中几乎要喷出来的怒火,转身准备离开。

    可周师兄身形一闪,出现在他们的身后,他笑嘻嘻的说道:“怎么就走了?瞧不上我们藏锦阁呀?”

    苏由勉强一笑,说道:“周师兄哪里的话,我们……哪敢呀?”

    周师兄笑嘻嘻的说道:“那你们来这里,不是投靠我们藏锦阁,又是做什么呀?”他凑到苏由跟前,几乎脸贴着脸,有恃无恐的将自己的空门全部暴露在苏由的跟前。

    这个时候,苏由若是骤然暴起猛攻对方咽喉或者胸腹要害的话,以周师兄的修为,那也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

    可苏由不敢,此时就算周师兄双手奉上杀人的利刃,他也不敢将这刀子捅向对方的胸膛!

    有时候,杀人的,并不是他们手中的武器。

    而是他们的心!

    周师兄咄咄逼人的往苏由跟前靠着,苏由下意识的一步步后退,周师兄似笑非笑的说道:“还是说,你们是来我们藏锦阁……挑战的?”

    苏由吓了一跳,赶紧向四周看了一眼,入目之处满是或戏谑,或挑衅,或鄙夷的目光,他赶紧摆手,道:“不敢不敢!天下谁不知道,灵山四天阁,以藏锦阁为尊,我们……哪敢挑战藏锦阁呀?”

    周围人一阵得意的轻笑,周师兄拍了拍苏由的脸,笑道:“哟,你也知道呀?不过,你还是说错了!”

    苏由来时的怨怒气焰此时早已消散得干干净净,他讪笑道:“还请周师兄指教那里错了。”

    周师兄捏着苏由的脸,笑道:“灵山呀……以后就只有三天阁啦,就跟以前一样,从来就没有过什么四天阁!别给自己脸上贴金啦!”说着,他用力拍着苏由的脸,打得啪啪直响。

    “你以为,藏剑阁还是朝天阙时候的藏剑阁么?醒醒吧!”周师兄哈哈大笑。

    周围的藏锦阁、藏秀阁弟子们也都哈哈笑了起来。

    左飞、天俊等人双目通红,几乎要掉下泪来,心中充满了痛苦和屈辱,他们之前能留下来,说明他们心中有着较强的自尊心和对藏剑阁颇强的认同感,此时周师兄的一番话,不仅在人格上彻底的践踏了他们,同时也在最根本的深处否定了他们。

    苏由眼中泪水打着转,几乎要掉下来,他做梦也没想到,他的一个决定会让自己陷入如此痛苦的境地。

    “哟,想哭呀?”周师兄并没有要放过他的意思,他像猫戏老鼠一样,将脸的一边凑到苏由跟前,笑嘻嘻的说道“是不是还很想打我?来,朝这儿打,我保证不还手,来来,使劲打。”

    苏由双拳紧握,他身子微微颤抖着,他拳头捏得指尖发白,但他终究还是没有将这一拳打出去,他不敢!

    周师兄盯着苏由,正要嗤笑嘲讽,忽然间听见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周师兄,是不是真的可以打,你不会还手?”

    周师兄不以为意的转过脸,看见李乘风一副卑躬屈膝的样子,他嗤笑道:“怎么,你敢动手?好呀,来,朝这里打,保证不还手!”

    周师兄刚将脸凑过去,便见李乘风似笑非笑,他深吸了一口气,一拳如同炮弹一样朝着周师兄凑过来的脸上面轰了过去!

    “砰”的一声脆响,周师兄整个人便轰得横飞出去,身子硬生生在半空中打了几个转,然后飞出去七八米远,这才落在了地上,在雪地中又滑出去老远,刮出一条雪沟来,直到藏锦阁弟子们的脚下这才停了下来。

    场上众人一时间傻了,他们都目瞪口呆的看着李乘风甩了甩手,一脸若无其事的对旁边的赵小宝道:“真是少有,少爷我活这么大,头一会碰到这么求着别人来打他的人。”

    赵小宝哭笑不得,但他多年跟李乘风配合,条件反射的一点头:“嗯!欠打!”

    李乘风对众人指了指在地上挣扎着爬起来的周师兄,说道:“喂,你们都听见了啊,是他自己说的可以打的,而且他不会还手的!可不能怪我啊!”

    众人此时才回过神来:这哪儿来的家伙,竟然敢在藏锦阁如此嚣张?!

    他们一时间纷纷鼓噪起来,有的大声咆哮着:“杀了他!”还有脾气大的直接祭出了法宝。

    李乘风高声喝道;“都他妈的闭嘴!”

    李乘风音量极大,这一声怒喝从丹田而起,由内而外喷薄而出,一下镇住了周围人的怒骂声,他看向四周,不屑的冷笑着:“怎么?想动手啊?好啊,来啊!”

    李乘风抖楞了一下自己藏剑阁的修士服,冷笑道:“想同门内战?想以多欺少?想以大欺小?想以强凌弱?好呀,原来灵山派的戒律,都是废物摆设呀!”

    这一句话,震得场中众人脸色一变。

    周师兄此时爬了起来,他脸颊一边高高的青肿一片,他狂怒之极的朝着李乘风冲去:“我要与你决斗!!”

    李乘风瞥了他一眼,嗤笑道:“决斗?好呀!我听说斗法有文斗武斗和死斗,你想怎么斗?”

    这里每一个人都不是傻瓜,藏锦阁和藏秀阁的部分弟子看着李乘风有恃无恐的样子,他们暗自嘀咕猜测了起来。

    “这人到底什么来头?”

    “不知道!看他袖口,连评级都没有啊!不会是个没品的新人吧?”

    “呸,你见过新人能把周晋安一拳打这么远的?”

    “啊,这是那个三关考核,拿了两关第一最后一关免试的家伙!”

    “啧,果然有几分本事,要么怎么敢上这里嚣张?”

    “哼,再有本事又能如何,我就不信他能胜得过我们这些师兄!”

    “你傻啊?你跟他决斗,你赢了,那是以大欺小,以强凌弱,你输了,呵呵,那你就从此身败名裂了!”

    这一句话是从肥头大耳的张金宝所说,他瞅着李乘风,眼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像是看到了奇货可居的商品,又像是看到了欠钱不还的债主。

    张金宝说完,周围耸动的人群立刻消停了许多。

    连带着周晋安也微微冷静下来,他盯着李乘风,咬牙切齿道:“你敢死斗?”

    李乘风打了个哈哈:“有何不敢?立字为据!”

    这话一出,众人神情一凛!

    这人,莫非是个傻子?怎么敢说如此傻大胆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