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155章 空恨废铁不成钢
    大师兄盯着李乘风,反问道:“你以为修行是什么样的?”

    李乘风愣了一下,大师兄又问道:“你以为藏剑阁又是什么样的?嗯?”说着,他目光扫向精神萎靡的苏由等人,他语气中透着冷酷:“看来,以往你们的日子过得太舒坦安逸了!你们可知道,藏剑阁以前是如何训练弟子的么?这就受不了了?”

    大师兄目光又落回到李乘风身上:“你以为修行就是打打拳,练练腿,修修气,炼炼丹?嗯?还是,你以为藏剑阁就是练练剑,排排阵法,然后大家快快乐乐的吃饭睡觉跑任务?”

    大师兄不屑的冷笑了一下,他道:“我还是那句话,你们要是还想活着像个人,那就明天接着来,若是像狗一样活着,那就去藏锦阁吧!”

    说罢,大师兄一甩袖子,扭头而去,这一次,他一路步行,身影渐行渐远,却没有运用神行,仿佛故意是要将自己的冷酷背影深深的扎进每一个人的心中。

    留着山羊胡子的左飞忍不住一声嘶喊:“太欺负人了!!”

    天俊也满脸怒色:“大师兄欺人太甚!”

    左飞怒道:“现在你还喊他大师兄?他不配!!他哪里配称得上是大师兄了!”

    苏由仰天一声长叹:“悔啊,真是后悔啊!那一天,我为什么要逞强,为什么要坚持留在藏剑阁!若是跟着他们一起去了藏锦阁,又岂会有这般下场!”

    左飞怒道:“大不了,咱们现在就去投藏锦阁!我就不信,再差,能比这里更差!”

    天俊也附和道:“对,去投藏锦阁去!这藏剑阁,是呆不下去了!”

    赵小宝在旁边听着大急,他来了些日子,也早就知道了李乘风和藏锦阁的恩怨纠葛,若是这些人也投向藏锦阁,那藏剑阁就真的是彻底没有人了,除了大师兄和他的几个铁杆,剩下的弟子就基本跑了个干净!

    那时候,就只剩下李乘风他们几个人了!

    这可如何是好?

    赵小宝焦急的看着李乘风,使劲打着眼色,但李乘风瞥了他一眼,暗中摇了摇头,示意让他不要急。

    左飞和天俊看向苏由,左飞问道:“苏由,你怎么说!”

    苏由想了想,苦笑道:“留下,死路一条,去投藏锦阁,也许还有一条活路。去吧去吧,都一起去吧!”他看向傻大个,说道:“傻大个,你跟不跟我们一起走?”

    何柱抓了抓头,一脸为难的背诵了一句戒律:“叛出师门者,杀!”

    苏由气得笑了出来,一拳捣在何柱魁梧的身子上,却痛得自己剧烈咳嗽了起来:“你他娘的,不懂瞎背!我们又没有叛出灵山派!我们只是去投向藏锦阁而已!眼下这个局面,只怕去当藏锦阁的奴仆,也比当藏剑阁的弟子要来得好啊!”

    何柱想了想,抓着脑袋:“那你们去,俺便也去咧。”

    苏由又看向李乘风,道:“乘风师弟,你也与我们一同去吧?”

    李乘风苦笑道:“我可便是从那里来的。”

    苏由道:“无妨无妨,咱们一块去,他们没有理由不收的。”

    李乘风叹了一口气,道:“那便一同去看看吧。”

    苏由笑了起来:“那事不宜迟,咱们这便立刻去,这藏剑阁,是一刻也呆不下去了!”

    左飞大笑了起来,可刚笑了两声,便胸口剧痛,他骂骂咧咧道:“走走,一同去,这狗日的藏剑阁,让它去死吧!”

    李乘风跟赵小宝打了个眼色,两人走得慢一些,落在他们身后。

    赵小宝低声道:“少爷,你疯了?你这是去自投罗网!”

    李乘风微微摇头,道:“不,我跟过去看看什么情况,我感觉……他们根本不可能被收留。所以,我到时候得想办法让他们回心转意的回来。”

    赵小宝苦笑道:“可是少爷,强按牛头不喝水啊!”

    李乘风低声道:“我知道,见机行事吧!”

    他们两人跟着苏由等人上了鹫峰山的传送台,传送到藏锦阁的传送台后,便王者藏锦阁的山门而去,他们刚到藏锦阁山门,远远的瞧见巍峨耸立,威仪壮丽的山门,苏由等人便流露出强烈的艳羡之色。

    谁不愿意在藏锦阁中修行呢?钱财又多,条件又好。

    一行人刚到门口,便远远的听见有喧闹声传来。

    “哟,你们把我们藏锦阁当什么地方了?茅房,粪坑?什么狗屎大便都收进来啊?”

    说话的这人极其尖酸刻薄,李乘风远远一看,便见这人穿着镶三道绿边修士服,他身量颇高,体形单薄,两眼修长,颧骨极高,腮帮凹陷,光看模样便是一个不好相与之人。

    而被他训斥的两人此时正跪在藏锦阁山门前,他们不是别人,正是毫无节操的二人组,瞿同秋和赵一白。

    苏由忍不住暗骂:妈的,竟然被这两个废物抢了个先!只怕是要坏菜!

    此时藏锦阁的山门前聚集了不少人,许多藏锦阁的弟子听到了动静,都赶来看热闹,还有一些出入藏锦阁的藏秀阁弟子也如同绿叶丛中的红花一般,被众星拱月的簇拥在其中,她们或对这两人指指点点,或嬉笑臧否。

    瞿同秋在这么多人面前跪着被人喝骂,他也不生气,陪着笑脸便道:“周师兄,我们虽然没什么用处,可即便是一块狗屎,一坨大便,那也是有用处的呀!”

    赵一白点头如小鸡啄米:“是呀是呀,周师兄,我们手脚很勤快的,可以帮周师兄做许多的杂事!”

    周师兄哈哈大笑道:“要我说呀,你们两个家伙,比那狗屎大便也是不如!狗屎大便尚且能成肥料浇田,你们呢?你们两个能做什么?”

    瞿同秋想也不想,脱口便道:“我们两个能吃啊!”

    周围人一阵轻笑,周师兄哑然失笑道:“你失心疯了吧?能吃算什么本事?”

    瞿同秋赔笑道:“能吃便能拉,拉得多,不也能做肥料施肥么?”

    周师兄大笑:“原来你们两个就是个造粪机啊?”

    周围人轰然大笑,不少藏秀阁的女弟子有的嫌瞿同秋说得污秽,用手微微掩住脸,侧着身子窃笑着,有的豪放一点的,她们捧腹大笑,笑得花枝乱颤。

    李乘风等人在不远处看着却是呆若木鸡,面面相觑。

    李乘风对藏剑阁没有什么很强的感情和归属感,可这一刻,看到藏锦阁的人如此糟践藏剑阁的弟子……他依旧感觉到了一股怒意开始在胸中燃烧。

    这是一个平常看到龟公欺负丫鬟,他都会忍不住上前多管闲事的大少爷,他侠肝义胆,重情重义,眼睛里面揉不得一颗沙子,看到有人恃强凌弱,他便觉得拳头发痒!

    此时李乘风尚未有所表示,便见藏锦阁的周师兄朝着他们两人张开了腿,对他们笑道:“来,从这里钻进去,我便考虑考虑收你们为仆。”

    周围看热闹的众人一阵哄笑:“钻呀,快钻呀!”

    “快钻快钻!”

    瞿同秋和赵一白身子微微颤抖着,他们互相对视了一眼,眼中都深藏着刻骨铭心的屈辱和痛苦,他们的手指紧紧的扒着地面的石砖缝隙,手指用力得指尖发白。

    他们挣扎了一会儿,最终一低头,朝着周师兄的裤裆底下钻了过去。

    瞿同秋和赵一白钻过去之后,他们脸色惨白,眼睛里面隐隐含着泪水,脸上却使劲堆着笑容。

    瞿同秋强笑道:“周师兄,我们是不是可以……”

    周师兄抢着打断道:“可以什么?我说的只是考虑考虑!我可没说我就一定要收呀!哈哈哈哈哈!”

    赵一白急着膝行过去,伸手去抓周师兄的裤腿,道:“周师兄,你可不能说话不算话啊!”

    周师兄一脚将他踢倒,手一抖长袍:“滚开!别弄脏了老子的袍子!你赔得起么!知道这袍子多少钱做的吗?想瞎了你的心,你都想不到呀!”

    瞿同秋勉强维持着最后的笑容,他干笑道:“周师兄,给个机会,求求你了,给个机会吧!”

    周师兄嗤笑道:“我就直说了吧,你们这些藏剑阁的废物,现在知道眼巴巴的来求饶了?告诉你,晚啦!早干嘛去了!哼,以为我们藏锦阁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笑话!让你钻老子裤裆,那是看得起你!快滚吧,趁早死了这条心!废物!!”

    周围众人哈哈大笑,苏由等人脸色发白,神情难看,李乘风则是双拳紧握,义愤填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