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149章 斗法初战见真章
    周结衣与李乘风一接触,手上传来的剧烈疼痛便让他瞬间清醒意识到了眼前这个入门新人绝对不是善茬,他一个激灵,立刻想要后退。

    可李乘风是什么人?这是一个十岁就开始在江湖上摸爬滚打的人,打过的架数不胜数,拳脚经验无比丰富,他虽然也同样手上生疼,可他眼中却反而流露出一丝兴奋之色,他脚下一蹬,手臂突然往前一攀,看起来就像是手臂突然爆长了一截似的。

    周结衣身子往后一退,手一缩,李乘风的手往前一抓,一下抓到周结衣的胳膊,然后用力往回一带,周结衣的身子立刻被拉扯回来,李乘风一拳便朝着他的胳肢窝处的极泉穴捣去。

    这个位置看起来不显眼,但遭到猛烈重击时,周结衣只觉得自己半边身子几乎都麻痹了,剧烈的疼痛让他眼前一黑,刚刚凝聚起来的真元都被李乘风这一拳给轰散得七七八八。

    这便是没有修炼出金身的修士最害怕的一点:一旦被人近身猛烈攻击肉身鼎炉而又无法摆脱时,那他们就会陷入可怕的困境之中,因为所有的法术、法宝以及符箓的施展都来源于体内真元的调动,而如果肉身遭受猛攻,必然导致体内真元运行不畅,法术、法宝和符箓都一时间无法释放。

    若是攻击普通地方,他们还可以凭借打熬出来的肉身鼎炉硬扛过去,可是李乘风攻击的极泉穴是人体最脆弱的位置之一,产生的剧烈疼痛甚至可以和男子下身遭受重击相比,光靠打熬肉身鼎炉,是绝对修炼不到这个位置的。

    李乘风一拳几乎轰散对方的半边身子骨,他得理不饶人,一只手紧紧的扣着对方的胳膊,像溜陀螺一样,溜着对方滴溜溜的转,另外一只手拳头如同炮弹一样朝着对方身上各处穴位要害轰过去,只打得周结衣毫无还手之力,嗷嗷惨叫。

    瞿同秋和赵一白看得两眼发直,他们两人真是打死也想不到:眼下居然会是这一面倒的局面!

    无论是斗法比武,还是厮杀格斗,只要两者之间的差距没有达到无法弥补的距离,只要其中一方因为大意而陷入险境,那后果便是极惨的。

    早知道这个家伙这么厉害,那真是给他们两个人一人一个熊心豹子胆,他们也不敢去找李乘风去碰瓷啊!

    瞿同秋和赵一白互相对视了一眼,两人同时发喊道:“乘风师弟,加油,打死他!!”

    “对,使劲打,打!!”

    “打到他跪下,让他磕头!!”

    两人虽然毫无节操,但并不代表毫无火气,毕竟被人逼着磕头,和被人踩在脚底,那绝对不是心情愉悦的事情,眼下瞧见李乘风大占上风,两人立刻调转阵营,为李乘风鼓劲打气,心里面憋着的怒气顿时发作出来。

    周结衣被打得懵了,他一只手被李乘风牢牢的控制住,另外一只手因为腋下遭受重击而几乎麻痹疼痛得失去了知觉,别说捏指诀,就算想要动弹一根手指都很是吃力。

    更悲催的是,周结衣的身子不停的被转着圈拉拽,人被拉扯得东倒西歪,李乘风不停的破坏他的重心和平衡,以此来阻止周结衣稳定自己的身形进行发力反击。

    这一套是洗月派武功中的金丝缠身手,是李乘风的老爹在尚未疯癫时,为了谢氏能够自我保护所创下的招式。

    这套武功是专门给女人修炼的,用的都是小巧近身功夫,将就的是四两拨千斤,以较小的力量去控制较大力量的敌人。

    其最根本的诀窍就在于不停的破坏对方的平衡和重心,让对方始终无法发力,同时,在控制对方的时候,再每一次发力拖拽的瞬间打击对手的要害,进一步导致对方的反抗力量下降。

    这就好像一根一根的金丝不停的往人身上缠,每拖拽一下,便是加上了一根金丝,每轰出一拳,便是缠上了一层,这样往复来回,一缠接一缠,一层接一层,对方会被控制得越来越紧,越来越死,时间越长,他也越南摆脱。

    这功夫后来谢氏传给了李乘风,虽然是女人使的功夫,但李乘风却是没有任何的偏见,修炼的时候很下功夫,此时使将出来,无论是小巧的盘、运、拨、挑、拉、拽、扯、送,每一层的劲力都丝丝连环,分分入扣。

    在旁观的瞿同秋和赵一白看来,李乘风和周结衣就好像两个连在了一起的人似的,李乘风不停的拉扯拖拽,既不让周结衣倒下,也不让他逃开,同时拳、头、肘、肩、膝,轮番上阵,见缝插针的猛攻对方,其攻击延绵不断,如同海浪,一浪高过一浪,一浪猛过一浪,只把两人看得目眩神迷,犹如观看一场教科书一般的以弱击强的格斗战。

    武士应该如何对抗修士?

    李乘风此时就以行动完美的向他们回答了这个问题!

    周结衣觉得自己此时就像是跌入了一个巨大的旋窝之中,他几乎无法动弹,跟不用说反击。眼下在这样下去,自己只怕真的要活活被这个刚入门的新人用拳脚揍死!

    那这可就是整个灵山派最大的笑话了!

    周结衣一咬牙,咬破舌尖,含着全身一口童子元阳血朝着李乘风喷了过去。

    这一招,孙博仁也用过,这不仅可以用来驱邪降魔,也同样是一个修士被近战制服时用来脱身的绝技!

    而且周结衣的修为可比孙博仁高多了,他这一口鲜血喷出,李乘风便觉得一股浓烈的热浪扑面而来,他下意识毛骨悚然,浑身汗毛倒竖!

    这一口鲜血劈头盖脸将李乘风能够腾转挪移的空间全部封死,李乘风不得已松开手,往后猛的一跳,躲开这一口鲜血。

    这口鲜血直喷出去几十米远,打在远处的树木树干上,发出笃笃笃的声响,硬生生将腰粗的树木都喷出无数个窟窿!

    李乘风暗自冒着冷汗,刚才周结衣这一口血喷得毫无预兆,又快又阴险,若不是自己看见他一扭头,一吸气,感觉到危险,只怕自己现在就已经千疮百孔了!

    周结衣这一下脱身,付出的代价极为惨重,他猛的一下跳远,与李乘风拉开好长一段距离后,他狂吐一口鲜血,恶毒的盯着他,咬牙切齿道:“是你逼我的!”

    李乘风根本不知道,周结衣方才为了脱身,不得已咬破了舌尖,喷出童子元阳血,这相当于把自己全身最精髓精华的东西喷了出去,等同于他破了童子之身!

    虽然筑基结束,但童子之身对于修行依旧是有裨益的,而且将来若是与合适的女修士结为伴侣一同修行,双方各采对方的元阳元阴,那对于修行都是极大的助力。

    现在……他的元阳没了,那,这可就不再是简单的意气之争了。

    而是,生死之争!

    这场战斗,才是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