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146章 温馨小屋戏小宝
    苏月涵红着脸,捂着眼睛扭头跑进去,过了一会扔出一套衣服来,她喊道:“少爷,你怎么会弄成这样?”

    李乘风接过衣服,套在身上,也多亏他体格健壮,气血充足,再加上实力大增,体内又有仙气护体,所以这冰雪纷飞的大冬天竟也不觉得冷。

    李乘风穿上衣服以后,却发现苏月涵穿着厚厚的衣服,在房间中哈着手,跺着脚,显然是冻得有点忍耐不住。

    李乘风四周看了一眼,只见这破屋四处漏风,地面又冷又硬,别说窗户呜呜钻风,现在连大门口都有没有一块囫囵门板。

    李乘风心中不禁一阵愧疚:自己一个糙老爷们也就算了,让这样一个娇滴滴的丫头跟着我一块吃这冰天雪地的极寒之苦,也真是难为她了。

    想到这里,李乘风转身往外面走去,苏月涵有些不解的看着他离去,约莫过了茶盏功夫,她只听见外面传来簌簌的树悠的长起一排小树苗,这些小树苗从拳头大小,长到膝盖长短,再很快过腰,然后开始迅速生长成为几米高的大树。

    苏月涵瞧得目瞪口呆:这才一夜功夫,他的修为进境便增长了么?以前是可以控制花草,现在可以控制树木了?

    李乘风待这些树木长起来后,便回到房间之中,他朝着当中最前的一棵树木一招手,周围的树木立刻枯萎下去,最前的这棵树木的树干和树枝迅速向李乘风涌来。

    这些树干很快像一个巨人伸出怀抱一样,将李乘风的小破屋紧紧的抱在了怀中,密密麻麻的树叶枝条将破窗和破门塞堵得严严实实,外面呜呜往里面倒灌的风雪立减,只剩下一些微小的缝隙中还发出呜呜的风声。

    李乘风再调动灵气,很快便有树叶生长过来将缝隙全部填住,一下屋内再无风雪。

    苏月涵瞪大眼睛,拍手道:“少爷,你好厉害!!”

    李乘风也哈哈大笑,极为得意:“那是那是,少爷我真是个天才!破屋又怎样!简陋又怎样?”

    苏月涵笑道:“少爷的功力好像长进了呢。”

    李乘风瞥了她一眼,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嘘,说不得说不得!”

    苏月涵乖巧的点了点头,她道:“少爷,现在屋内暖和多啦,只不过,明天怎么出去呢?”

    李乘风笑着朝门口一挥手,门口的树枝便立刻退散开来,让出大门口,外面的风雪立刻灌入进来,李乘风再一挥手,树枝又一下将门堵得严严实实。

    苏月涵眼睛笑成了一轮弦月,她笑道:“有趣有趣,当真有趣。若是奴婢能学会这些法术就好了。”说着,苏月涵拿起一本《修行纪要》道:“少爷离开的时候,奴婢看这本书,好像有些心得呢!”

    李乘风哑然失笑:“你才看一天,能有什么心得?”

    苏月涵撇嘴道:“奴婢很聪明的,说不定很快便能有所修为,到时候能帮上少爷呢。”

    李乘风自然是不信的,他打了个哈哈,刚要说话,却见赵小宝忽然哼了一声,醒了过来。

    李乘风大喜,他连忙扑到赵小宝跟前,苏月涵欣喜的刚要说话,却见李乘风扭头朝着她挤眉弄眼了一下,苏月涵一愣,却见李乘风双手抓着赵小宝,一脸悲戚的说道:“小宝,你要挺住啊!”

    苏月涵险些笑了出来,她很是配合的站在一旁,泫然欲滴。

    赵小宝刚刚苏醒,还没回过神来,便见李乘风一脸悲伤,仿佛要向遗体告别似的,赵小宝惊愕道:“少爷,小,小宝这,这……”

    李乘风摇晃着赵小宝,他大声悲呼道:“小宝,你怎么这么傻,你死了,我可怎么办啊!”

    赵小宝莫名的有些感动,他刚眼圈有些发红,道:“少爷,小宝以后不能再服侍你了……”

    苏月涵一只手捂着嘴,眼中险些流淌下泪来,那是险些笑出声来挤出的眼泪。

    李乘风“深情款款”的注视着赵小宝,他柔声道:“你若是死了,以后我可要去欺负谁啊?”

    赵小宝一愣,随即脸色一黑:“少爷,小宝都快死了,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吗?”

    苏月涵忍不住了,扭过身,笑得身子一耸一耸的,李乘风也险些笑场,他一板脸,指着苏月涵,道:“月涵,你也别太伤心了,哭吧,哭出声来,会好一些。”

    哭你娘呀,苏月涵险些骂了出来,她废尽了吃奶的力气才没有笑出声来,还哭出声来?

    赵小宝再傻这时候也觉得有些不对劲了,他迷迷糊糊的说道:“少爷,我,我觉得我身上好像不疼了。”

    李乘风赶紧手指在他身上的膻中穴一按,道:“真的不疼吗?”

    赵小宝泪眼汪汪的看着李乘风:“少爷,你按得我好疼!”

    李乘风忍着笑,说道:“快死的时候,是很疼的。”

    赵小宝想要坐起来:“不是,少爷,我好像真的没事。”

    他身子刚起来一半,便被李乘风按了下去:“别,你快死了,赶紧躺下。你还有什么后事遗言要交代的吗?”

    赵小宝一脸懵逼,觉得事情很不对劲:“啊?”

    李乘风诚恳的对赵小宝说道:“小宝,我以前还欠你的那十两银子,我到时候会在你坟前烧给你的,现在是不是就不用还了?”

    一提到钱,赵小宝立刻警醒了起来,他眼睛狐疑的盯着李乘风:“不行,要还的!”

    李乘风一脸悲痛,恨铁不成钢的对赵小宝道:“赵小宝啊赵小宝,你说你驽钝至此,让我可怎么说你!这人赤条条来,赤条条去,生不带来,死不带走,你死了要这钱有什么用?”

    赵小宝倔强的说道:“小宝这不还没死吗?”

    李乘风伤心的看着赵小宝,一脸生无可恋的模样:“小宝啊,莫非你猜疑你家少爷会私吞你这点点的银子?我到时候会给你办一场轰轰烈烈的葬礼,请十八个漂亮姐儿来给你送葬,一水儿淸倌儿,一路吹拉弹唱,你想听什么,就唱什么,譬如《十八摸》啦,《王寡妇上坟》啦。”

    赵小宝脸色涨得通红:“那是少爷你才喜欢听的东西!”

    李乘风按在赵小宝胸口,将激动得想要坐起来的他又按了下去,他悲恸的叹息道:“这些,我可是都还要往里面倒贴不少钱的呀!你也知道我这个人,那是雁过拔毛的铁公鸡,我花这些钱,我舍得么?舍得,当然舍得!因为你虽然是我的仆从,可实际上是我的兄弟,我怎么会舍不得给你花钱?可你却这般疑我,我……伤心吶!”

    李乘风装模作样的捶胸顿足,赵小宝听得很是感动,他低声道:“那……这钱,小宝便不要了。”

    李乘风赶紧板上钉钉的说道:“你说的啊!以后不许反悔?”

    赵小宝一愣,觉得有些不对劲:“嗯?小宝……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么?”

    李乘风哈哈大笑:“来不及了,这钱是我的了!”

    赵小宝哪里还不知道自己又被李乘风耍了,他一下跳将起来,怒道:“少爷,你又欺负我!”

    李乘风哈哈大笑道:“你都死不了了,我不欺负你,我欺负谁啊!”

    赵小宝气鼓鼓的说道:“不行,以后不许欺负我!”

    李乘风怒道:“放屁,老子辛辛苦苦把你救回来,你他娘就说这种话?”

    赵小宝一下气焰全无,他缩头缩脑,想了想,委委屈屈的说道:“那……一天,只许欺负……三次!”

    苏月涵再也忍不住了,捧腹大笑起来。

    这笑声混杂着李乘风和赵小宝的斗口声,从严实包裹这破屋破门破窗的树枝树叶中钻了出去,飞入了这漫天飞雪之中,越飘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