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130章 奇计奇法破奇阵
    赵小宝倒在地上,尤自抬起头来去看李乘风,他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少……爷,小心!”

    李乘风咬牙切齿,他狂怒不已,朝着右边的石像机关便扑了过去。

    狂怒之下,李乘风的速度比之以往要快上许多,他险到毫厘的躲过这个石像机关劈斩而来的长剑,他近身后身子一转,脚下旋踵,一下转到石像机关的身后,一举胳膊,手中骨刺朝着石像机关的腰肋位置插去。

    铮的一声刺耳声响,李乘风手中的骨刺一下扎进去两寸,但李乘风再想拔出的时候,却是根本来不及了。

    这个石像机关脑袋一个一百八十度旋转,眼眶中两团燃烧的火焰狰狞的盯着李乘风,背后的两条胳膊立刻持剑朝着李乘风刺来。

    李乘风躲闪了两下,此时左边的石像机关也已经赶到,李乘风知道,自己再坚持抓着骨刺躲闪下去,他便在这乱剑之下,必死无疑!

    李乘风无奈,只得撒手,一个后撤步躲开这些快剑,此时的他心急如焚,他飞快瞥了一眼倒在血泊中,只剩下喘息的赵小宝,他知道自己如果不尽快击破这几个石像机关,赵小宝便必死无疑,他也必死无疑!

    可是,要如何击破这几个石像机关呢!

    李乘风心中思如电转:骨刺那么锋利尚且只能透入两寸便不得再进,而且,现在这武器还等于被缴械了,自己目前赤手空拳,除了那没有什么屁用的可以调集花草之力的破烂功法以外,自己没有任何可以制敌的手段!

    等等,调集花草之力?

    李乘风目光飞快落在地面青石板缝隙中顽强生长的绿草上,他很快又将目光看向石像机关的关节处,他敏锐的发现这些石像机关的关节处都有着不小的裂隙,如果没有这些裂隙空间,这些石像机关便无法活动自如。

    李乘风心中猛的一动,他飞快扑到一处长着野草的青石板缝隙处,手飞快连挖带刨的将野草连根拔出,然后囫囵一把掏出草籽。

    这时一个石像机关已经尾随而至,李乘风翻身躲过两剑,他冒险近身,手飞快在石像机关的关节缝隙处一抹,塞了无数草籽进去。

    随后他立刻抽身闪躲挪开,飞快调动着体内的花草之力,不断的催生这些草籽。

    很快在李乘风周围十米距离内,所有杂草迅速枯萎下去,机关石像的关节中立刻生长出绿油油的野草来,这石像机关坚硬无比,速度惊人,力量恐怖,但是关节处却是它们最脆弱的地方,野草看似脆弱,但它们生长起来却可以顶开巨石,只要有一丝裂隙,它们就可以破隙而出!

    这便是以弱胜强,以柔克刚!

    这些杂草在狭窄的关节出疯狂生长着,有的向外生长,有的向内不停生长,向机关齿轮的每一道缝隙中拼命延伸,它们不停的被旋转合缝的齿轮切断,又不停的继续生长,而这些齿轮每一卡的缝隙中不断挤塞着青草,积少成多之下,它们运转旋动的速度越来越慢,终于咔嚓一声,不再动弹。

    李乘风眼见跟前这个机关石像的动作越来越慢,从一开始动若风雷,到现在迟缓如行将就木的老人,再到僵在原地,无法动弹。

    李乘风精神一震,心中大定,他知道自己已经找到了破敌之法,也找到了这个看似无用的花草之力的战斗方法!

    只要运用得当,这看似无害的花花草草也同样可以成为杀敌制胜的杀手锏!

    李乘风朝着另外一个机关石像扑去,好在这石室实在太过于巨大,李乘风将另外一个石像机关引到另外一处,如法炮制,很快便将另外一个石像机关废在原地。

    此时五个石像转眼废掉两个,李乘风放眼场上,却见另外三个石像机关正在追杀其他几名藏剑阁弟子,有两人已经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生死不知,剩下傻大个苏由和另外两人被追杀得浑身鲜血淋漓,已经快要支撑不住。

    李乘风立刻冲了上去,苏由他们被石像追杀得正走投无路时,却见之前被他呵斥过,心中认为是碍手碍脚的废物的李乘风冲了上来,他顿时观感无比复杂,既感激李乘风此时不计前嫌的相救,又觉得李乘风来也是送死。

    被五方魔剑阵加持过的石像机关,便是裘师兄他们来了也……

    他正想着,却见李乘风像一头敏捷的猎豹,绕着最远的石像机关转了一圈后,不到三息的时间,这个石像机关便咔咔作响的停在了原地,虽然它依旧两眼燃烧着火焰,但身上却仿佛被一股巨力缠绕住,无法动弹。

    苏由看得大为震惊,他完全无法想象李乘风是用什么办法可以控制这样巨力的石像机关!

    莫非……是定身一类的法术?可是,什么法术能有这么强大的控制力?

    苏由再仔细一看,果然瞧见这石像机关的关节缝隙中长出一节节的绿草,他心中暗道:果然!这是一个精通木系法术的修士么?他是带艺投师?还是……看来这至少是个神通级别的高手啊!

    天下修行门派众多,各自法门也都不同,但无论哪个门派,都公认修行分为九重天,分别是:塑胎、炼气、凝神、筑基、神通、阳神、金身、雷劫、飞仙这九重境界。

    塑胎指的是打熬鼎炉肉身,把身骨修炼得气血充盈才为上佳;炼气指的是人由外而内,开始调动修炼自己体内的气息,并能够自由调动他们;凝神指的是人可以将替自己的气息任意集结,并且任意在体内观视自己的五脏六腑,并且可以观想自己的灵台神明。

    筑基则指的是人可以将自己的内气无限压缩,并且形成实质,从而真正迈入修行人的门槛,往后一切的法力都来源于这枚被压缩而成的内丹,它是一切法力之源;神通指的是修行人修炼出内丹后,开始进一步掌握各种法术的阶段;阳神指的是修行人的内丹壮大到一定阶段可以飞出体内,幻化成形。这个阶段的修行人正式跳出生老病死的轮回范畴,他们哪怕肉身死亡,依旧可以依靠金身存活一段时间。

    在苏由看来,李乘风至少是神通阶段的人,在灵山派,袖口上要缝青色袖边,灵山派年轻一代的弟子见了,大多都要毕恭毕敬。

    苏由正想着,此时李乘风已经将剩下两个石像也同样放倒,随着最后一个石像停止动作,演剑堂紧闭的石门轰隆一声作响,缓缓落下,外面的阳光照射进来,这一刹那苏由他们都忍不住泪流满面,欢呼起来,便是之前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瞿同秋和赵一白此时也爬了起来,飞快往外跑去。

    苏由他们见状不由得好生鄙夷:原来方才这两人是在装死!害得他们被三个机关石像追杀,险些丧命!

    苏由大怒之下冲过去便将两人揪回,一阵打骂呵斥,瞿同秋和赵一白哀叫连连,抱头求饶。

    李乘风却根本来不及欢呼,他飞快冲到失血严重,面白如纸的赵小宝跟前,一把将他抱了起来,冲了出去。

    刚出演剑堂,李乘风便瞧见大师兄背着手站在演剑堂中央看着一侧的拄剑石像,他朝着大师兄便冲了过去,大吼道:“你他妈要是不救小宝,老子一把火烧了你们藏剑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