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110章 请君入谷设埋伏
    采摘了许多的七彩决明花,但让李乘风很快发现一个巨大的问题:卖给谁?这玩意到底要怎么用?

    卖给张金宝?嗯,这是一个可以考虑的选项,不过这位胖哥现在只怕也已经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被李乘风利用了一会,而且还是用来对付战齐胜,再次见面的时候,这家伙会不会想要一屁股坐死自己,那都尚未可知。

    卖给皇甫松?这位藏锦阁的师兄只怕已经想要将自己剥皮拆骨了……

    卖给藏剑阁的?可谁会买呢?这帮穷鬼,都穷到没节操到当街碰瓷,拦路抢劫了,能出多少钱买七彩决明花?

    卖给藏清阁?一个人都不认识,上哪儿卖去?直接上门见人就问:要七彩决明花么?

    不怕被抢么?

    留给自己用?这玩意要怎么用?不知道啊!

    李乘风狂喜过后,这一连串的问题简直让他如坠冰窟,这一瞬间他觉得自己要变成货积压在手里面要全部烂掉的老农!

    这娇滴滴鲜嫩嫩的七彩决明花,怎么看都不像是能放很久的植物!

    李乘风拿眼使劲瞅着这一堆采摘下来的花,叹道:“你说,这些够炒一盘菜么?”

    “什么?”苏月涵正在喝水,听到这一句话险些没被呛死,她咳嗽了几声,瞪大了眼睛扭头道“少爷,你方才说什么?”

    李乘风叹道:“那你说咋办?这么多,我又不知道自己如何用,又卖不出去,留着又是个麻烦,不吃了那还能怎么样?”

    苏月涵也有些傻眼,她自然是知道这七彩决明花有何等用途。

    曾经九鼎门的药圣在《丹经药典》中这样概述七彩决明花的用途:(叶)甘,平,无毒;(茎)苦,温,无毒;(根)苦,寒,无毒。主治:经脉混乱,内脏出血受损,三焦不调。入药:以黑雾兽血、五灵脂各二两,研为末,七彩决明花一千朵,捣为汁,取其精华五钱,佐以天圣池水送下,可以生死而肉白骨。炼丹:以叶、茎各三钱为药引入三元绝圣丹,辅以罗根草二钱、天蝎尾一条、黑魔鱼骨三钱、千面妖内丹一副,于金鼎中炼就四十二时辰,可得天王绝圣丹,服之,功力增倍。

    可……这样的话,如何能对李乘风说呢?说了,她要如何解释自己是如何知道些内容的呢?

    要知道,一百年前九鼎门惨遭各派联手灭门,门下法宝丹药、势力地盘被瓜分殆尽,其镇门经典《丹经药典》更是被各派抄录,随后引为门派禁书,禁止外传翻看,只有极为少数的大修行人才有资格翻看。

    其中《丹经药典》记载的七彩决明花的用途便有十七项之多,而且多为药引,堪称药引圣宝,江湖各派无论是武林门派还是修行门派都用量极大。

    但正如李乘风所料的那样,这七彩决明花只有在最新鲜的时候入丹,才是最值钱的,若是晒干碾碎成末,那便只能入药,那价值就会大减。

    可是,再不值钱,那也值几千两银子啊,也不能拿来炒菜呀!!

    苏月涵小脸揪成一团,一脸愁苦跟包子上面的褶子似的,她道:“少爷,要不,奴婢拿到山下去卖卖试试?”

    李乘风想了想:“也是个办法。好,就这样办,正好到时候你再采购点东西上来。”

    两人正商量着,忽听门外有一人高声喊道:“李师弟在不在?”

    李乘风出门一看,却见裘楚囚去而复返,安童却是没有跟来,他客套道:“裘师兄,何故去而复返?还有什么指教?”

    裘楚囚见李乘风一脸提防,他哼道:“李师弟,你这批七彩决明花可是帮了大忙,不瞒你说,你的身份来历我们自然是怀疑的,但有功必赏也是我们藏剑阁的规矩。所以,明日斜月谷开放,你大可以跟我们一块入谷。”

    李乘风对灵山派上下那真是两眼一抹黑,此时趁机问道:“正要请教师兄,这斜月谷是何等去处?”

    裘楚囚道:“斜月谷每四年开放一次,里面是我灵山派豢养的部分魔物和猛兽,凡我灵山派弟子御下无魔宠者,皆可入谷,擒获的魔物便可驯化为魔宠。”

    李乘风试探的问道:“这魔物都有哪些?危险不危险?”

    裘楚囚表现得有些不耐:“斜月谷分为三段,前谷为适合新人弟子出入的地方,仅为低级魔物;中谷为筑基并修炼出神通的弟子出入,此地的魔物攻击力强大,嗜血好战;后谷为高级魔物出没,数量极少,只有修炼出金身的弟子才允许进入,否则便是自寻死路。”

    李乘风犹豫了一下,没有说话,裘楚囚哼了一声,道:“该说的我已经说了,去不去,随便。明日辰时,在鹫峰山的山门处等候,会有藏剑阁的同门弟子一同前往。”

    说罢,他身形一闪,原地残影还未消退,身影便出现在了几十米外的地方,这等功夫,那真是从小练拳脚的李乘风望尘莫及的,看得他十分艳羡。

    “少爷,咱们要不要去呀?”苏月涵瞧着裘楚囚的身影,担忧的看着李乘风“奴婢总觉得……有什么蹊跷。”

    李乘风想了想,道:“确实有些蹊跷!不过,若想变强,就必须抓住一切机会!明早去看看也是无妨的。正好你带七彩决明花下山寻个卖家,我去斜月谷探一探,若是有不妥,我便退回来。”

    苏月涵连忙道:“不行,奴婢也要跟少爷一块去!”

    李乘风瞪眼道:“你去做什么,拖后腿么?”

    苏月涵认真道:“少爷,奴婢多少也可以出一分力!更重要的是,少爷若是在斜月谷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奴婢还能活着回去么?”

    李乘风想了想,叹了一口气,伸出手摸了摸苏月涵的脑袋,笑道:“也是,咱们俩可算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谁也跑不掉啦。”

    苏月涵仰头一笑,笑道:“少爷吉人天相,自有老天保佑的!”

    李乘风笑道:“希望如此吧。”

    两人忙碌着修葺房屋,一夜无话。

    第二天大清晨,卯时时分,天还还未亮,两人便已起身,在后屋的小溪中取来水,烧开洗漱了一番后,两人便带着行李上了路。

    为了避免七彩决明花被人趁虚而入偷走,苏月涵专门将七彩决明花小心的叠压在布囊之中随身携带。

    两人步行半个时辰,来到鹫峰山的山门处,果然瞧见有藏剑阁的弟子整装待发,为首的正是大师兄和裘楚囚。

    李乘风没有第一时间加入进去,他知道自己目前见外于藏剑阁,而且整个藏剑阁只有他一个人是新人,其他全部都是师兄,自然是弱势得不能更弱势。若是他们有个什么歹意,那他可真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了。

    等时间到了辰时,太阳已经升起,大师兄带领着藏剑阁的十余名弟子朝着传送台而去,李乘风也远远的跟在后面,但他并不知道,即便他如此小心,此时也已经入彀,在他身后正有一只黄雀紧紧的盯着他。

    “他果然来了……”秦灭亲微微点头,他偏了偏头,看了看正蹲坐在地上,不停舔舐着自己爪子的安童“这回看你的了,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安童狞笑了起来,盯着李乘风的眸子中闪烁着血腥的红光。

    ======================

    第二更,新的一周又要开始啦,大家多多支持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