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103章 从来人心隔肚皮
    秦灭亲自顾自的往前走,一边走一边跟李乘风说着藏剑阁的律法堂规,李乘风和苏月涵赶紧在后面跟着。

    秦灭亲道:“我们藏剑阁有明文规定,每一级的修士,所拥有的配备资源各不相同,你刚入门,按照我们灵山派‘赤橙黄绿青蓝紫黑白’这九色划分,你尚未评级,目前算作赤色一边,只能配一屋、一仆、一田、一宠。”

    从作用五进五院二十余屋的豪宅变成这等屁大点的房子,李乘风真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越发觉得自己做了一桩亏本的买卖。

    秦灭亲接着说道:“这一屋,房不得高出一层,室不得多出三间;这一仆,指的是仆从不能超过一人……”

    李乘风问道:“秦师兄,那这仆从要修炼到何等等级才可以增加呢?”

    秦灭亲头也不回,声音冷飕飕的说道:“一个月后便是考核评级,你等级若是提升,便可以增加。”他心里面默默补了一句:只怕,你活不到那个时候了。

    李乘风又问道:“那一田呢?”

    秦灭亲道:“一田,指你能拥有和使用的田地面积不得超过一亩,违规者,无论你超出面积所种的任何东西,都要被收缴。”

    李乘风愕然道:“难道修行还要自己种田么?”

    秦灭亲回头瞥了李乘风一眼:“你药草收成从哪里来呢?”

    李乘风立刻扭头看向苏月涵,苏月涵惊道:“少爷,奴婢可种不来田!”

    李乘风想起苏月涵这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弯腰插秧,赶牛种田的模样便幸灾乐祸的哈哈大笑,前仰后合:“你不种,难道让少爷我来种田么?”

    苏月涵怒道:“不种不种!”

    李乘风佯怒道:“不种就把你送回去!”

    苏月涵跺足道:“送回去就送回去,奴婢才不要种田!”

    开玩笑,堂堂千面妖,居然下地种田,这事情若是传出去,简直笑掉大牙,以后要没脸提自己名号了!更何况,若是真要种田,肯定大把时间留着伺候药草了,哪里还有时间做别的?

    不种,打死也不种!

    苏月涵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抵死不从!

    李乘风一把揪住苏月涵的辫子,怒道:“不种我就赶着你种!”

    苏月涵哇的一声哭将出来:“奴婢不要种田!”

    可她哭声大,泪珠却始终不见掉下来,典型的雷声大雨点小。

    一旁的秦灭亲冷眼旁观看着两人,心中直犯嘀咕:这两人是傻大胆还是……在演戏?

    李乘风无奈放开苏月涵的辫子,他扭头对秦灭亲道:“药草我若是自己买,是否可以不用种田?”

    秦灭亲冷笑道:“你知道修行需要耗费多少丹药么?”

    李乘风摇了摇头,他奇道:“难道没有人卖这丹药么?”

    秦灭亲道:“曾经有!”

    李乘风更加不解:“曾经有?”

    秦灭亲声音越发的冰冷:“曾经的九鼎门便是专门炼制丹药的修行门派,但现在他们都死绝了!”

    李乘风追问道:“这是为何?”

    秦灭亲道:“权太大、钱太多,遭人嫉恨。”

    李乘风若有所思,又问道:“可这九鼎门之后,难道就没有人炼制丹药了么?”

    秦灭亲站住了脚,回身盯着李乘风,冷笑着两手掏出一枚鲜红的丹药和一枚黑色丹药,他平摊着手掌,两手各自一枚,道:“这两枚丹药,你选哪枚?”

    这枚鲜红的丹药让李乘风下意识就觉得很危险,而且红丹香气扑鼻,黑丹却透出一股微微的清苦气,他愣了一下,脱口道:“黑色……”

    秦灭亲冷笑道:“你已经死了!这枚黑色丹药乃是绝魂丹,服者必死无疑。”

    李乘风一愣,看向红色丹药,秦灭亲随即道:“这枚叫做增肌丹,是修行辅助良药。”说着,他阴恻恻的看着李乘风,眼中充满了嘲讽,嘴角咧笑道:“可是……你就真的相信我说的话么?若是这红色才是绝魂丹,黑色才是增肌丹,那又如何?”

    李乘风想了想,觉得这是一条非常可怕的猜疑链:谁能保证这一定不是有害的毒丹?就算制作它的作坊可靠,你能保证没有对头当中参杂什么毒药?如果双方之间没有足够的信任度,这种丹就算是绝顶仙药也没人敢吃!因为没有人知道里面参了什么,也许百分之九十九是良药,那百分之一是置人于死地的毒药,那也足以致命。

    秦灭亲冷笑着将两枚丹药都收好,意味深长的看着李乘风道:“修行人固然可以修炼出通天彻地的大神通,但我告诉你,修行人可以看穿天地,看破红尘,但……我们看不透人心!你若是不将这丹药服下,怎知道我是不是骗你?可你若找他人试药,这等丹药,价值连城,你又舍得?更何况,若是这毒药潜伏期足够长,只有在你斗法时才发作,你又如何?哼哼,你说,在这等猜疑下,哪个门派做得了这等买卖?”

    李乘风见这个看起来姥姥不亲,舅舅不爱,连名字都这么鬼憎神厌的秦师兄居然这么不厌其烦的跟自己讲述修行中这些外人难以揣摩的事情,这件事若是秦灭亲不说,李乘风还真一时半会想不到这里来。

    若是不提防吃了他人给的药丸,那岂不是真的要完?

    李乘风感慨道:“秦师兄所言极是!修行丹药可比不得药房抓药,抓错了也不会有大碍,但修行丹药若是服错,那便是万劫不复的下场。”

    秦灭亲道:“所以,各门各派的丹药都是自己炼制,每个修行人都要学习炼丹制药,打造法宝,炼制符箓,刻绘法阵,除非你有可以托付生命的伴侣,否则都必须亲力亲为。”

    李乘风极为聪明,举一反三便明白过来,打造法宝、炼制符箓、刻绘法阵和炼丹制药一样,若是有人在其中动了什么手脚,平时看不出来,关键斗法的时候突然出现问题,那就足够致命了。

    所以这种事情只能亲力亲为,因为修行人惜命,没有人愿意将自己的性命交托给他人保管!

    李乘风苦笑道:“所以,才会需要一个仆从伴当,是么?”

    苏月涵怒道:“我不种田!”

    李乘风也怒道:“那你去修行,我种田,这总行了吧!”

    苏月涵嬉笑道:“好呀,以后奴婢来保护少爷!”

    李乘风伸手揪住了苏月涵的脸颊,咬牙切齿道:“我发现了,你这个恩将仇报的东西,你就是想气死我,然后独吞我的财产是不是!”

    苏月涵大叫一声,扭头想要挣开,可李乘风身高臂长,她脑袋晃着不仅没挣开,反而拧得自己脸颊生疼,苏月涵大怒,也伸手去揪李乘风的脸。

    李乘风大怒:“还敢动手了!反了你!”他一伸手,手掌按在苏月涵脑袋上,一下将她推得离自己一臂之远,任凭苏月涵张牙舞爪,也碰不到他身子分毫。

    李乘风得意的哈哈大笑,却不料苏月涵忽然不动了,眼泪汪汪的看着他,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我不种田,我不要种田!”

    得,这回连奴婢也不说了。

    李乘风头大如斗:“行行行,到时候我请人来种田,这总可以了吧!”

    苏月涵抹着眼泪:“你说的啊!不许反悔啊!”

    李乘风瞪眼道:“你再说,小爷我现在就反悔给你看!”

    苏月涵立刻破涕为笑,一把保住李乘风胳膊,笑嘻嘻道:“少爷最好了!”

    一旁的秦灭亲狐疑的打量着两人,他冷不丁的说道:“一人一仆,违反门规者,逐出山门!”

    ==========================

    我老人家红包爆更完毕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