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86章 仇人相见一问知
    孙博义脸色一变,之前的恶意和嘲讽之色刹那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透露出一丝丝谄媚的笑容:“原来是世家公子,我说怎么是两关第一呢?了不得,啧啧,了不得!”

    孙博义竖起一个大拇指,开始狂拍马屁:“我一见到公子便觉得公子双目炯炯有神,灵台饱满透亮,便觉得是大富大贵之人,此时看来,我猜得竟然对了。”

    李乘风见对方态度发生变化,心知肚明是怎么回事,他依旧微笑着问道:“还请师兄指点,接下来我该如何?”

    孙博义哈哈笑道:“把金帖给我。”

    李乘风递过金帖,孙博义凌空一伸手掌,金帖自己便飞到了他的手掌心之中,他打开看了一眼,确认了以后,微微点头,随后递还给李乘风,眼中带着一丝艳羡和恭维的说道:“你带着这金帖去藏锦阁便是了,到了地方自然会有人招呼公子的。”

    李乘风接过金帖,小心藏好,拱手道:“多谢师兄指点。”说完他转身便要离去,孙博义却喊了一声:“师弟,且慢!”

    李乘风不解回头,却见孙博义讨好的微笑着:“我们灵山派有自己的礼节,师弟既然已经入门,便该学学,否则路上遇到同门用错礼,难免会闹笑话。”

    李乘风一喜:“那感情好,多谢师兄了!”

    孙博义笑了笑,献殷勤的比划着手势,他左手食指和中指并立,大拇指、无名指和小拇指蜷曲并在一起,捏了一个类似于剑诀的指诀,他将手指放在右边胸膛靠右上的位置,食指和中指贴着胸脯,指尖指着肩膀,道:“这是藏剑阁的指诀,见人后以此礼行礼,来人便知你是藏剑阁的弟子。”

    李乘风有样学样,但也并不认真,在他看来,自己与藏剑阁并无缘分。

    孙博义将左手放下,举起右手,食指与拇指并在一起,食指又与中指分开,而中指、无名指和小拇指并立在一起,他单手立掌,掌心朝于左边胳膊,大拇指掌缘贴着左边胸膛,手掌竖立,道:“这是藏秀阁的行礼,见到以后,便知道这是藏秀阁的师姐们。”

    说着,他笑了起来,道:“不过,咱们灵山派藏秀阁的师姐,不用做这个手势礼节也知道她们来自于何处。”

    李乘风也笑了起来,藏秀阁皆是女子,若是还需要见礼方知,那不是瞎子便是傻子了。

    孙博义又将左手五指并拢,掌心向上,胳膊横于胸前,手掌位于胸前心窝位置,他道:“这是藏锦阁的手势礼节,你见到以后可千万不要造次,藏锦阁非富即贵,我派大修行人多出于此阁。”

    李乘风心中默默记下。

    孙博义最后比划了一个手势,这一次却是两手同用,他两手手掌朝上,右手手掌置于左手手心,两手大拇指轻轻抵对在一起,双手置于小腹位置,他道:“这是藏清阁,也便是我所在的天阁。”

    李乘风学会后,以藏锦阁的礼节向孙博义一礼,孙博义也以藏清阁的礼节还礼,两人对视哈哈一笑,李乘风笑道:“多谢师兄指点,来日必有报答。”

    孙博义为啥要讨好李乘风,图的不就是这句话么?

    固然他现在想杀死李乘风,那如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可只要脑子正常,谁不愿意去结交一个手持金帖,两关连夺第一的师弟呢?学无长幼,达者为先!

    修行之事,天赋与钱财,缺一不可,拥有二者之人,前途不可限量,更何况两关第一就已经证明了这人无论是鼎炉还是精神都是上上之选!就算第三关测试出来的天赋较差,那海量的资源也足以堆出一个大修行人来!

    孙博义哈哈一笑,道:“那日后就盼着师弟一日千里,他日若有成仙之日,可别忘提携一下师兄了。”

    李乘风笑道:“好说好说。”

    孙博义微笑道:“还没请教师弟名讳?”

    李乘风道:“师弟姓李名乘风,家居成安,洗月派后人。”

    李乘风这句话说出来轻描淡写,可在孙博义听来却宛如九天雷霆劈在他的身上,震得他大脑嗡嗡作响:成安洗月派?李家的?

    莫非……就是害得我哥哥至今人不人鬼不鬼的洗月李家?

    孙博义死死的盯着李乘风,他的拳头下意识的握紧,李乘风不解他此时的反应,疑惑的问道:“师兄?你……怎么了?”

    孙博义反应过来,立刻低下头去,挪开眼睛,唯恐怕李乘风看到他眼中翻滚的恨意与怒火。

    为什么!为什么这老天如此不公平!

    这恶人害了我的哥哥,为何又能拿到金帖!

    对了,定是他害了我哥哥,所以才会有这金帖!

    要不,这便杀死他,为我哥哥报仇?

    孙博义脑海中杀意翻滚,手指缓缓缩回了袖口之中,他这模样引起了李乘风的狐疑和警惕,他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道:“师兄,你……”

    李乘风话没说完,便见石屋中亮光一闪,凭空出现一个人来,这人从半空中跌落,李乘风下意识伸手去接,他刚接在手,便发现不对劲,他刚要有所动作,这人便身子一拧,一个鹞子翻身,双手将李乘风猛的推开,同时两腿翻飞踢将出去,李乘风只得拿手臂一挡,这人便借着一蹬之力,身子飞快翻离李乘风的跟前。

    这人翻身后落地一个趔趄,飞快扯掉眼前蒙的丝巾,又取出耳中的布团,正是战齐胜。

    李乘风暗叫后悔,没有早点认出下点黑手,他双手背负在身后,悄悄的将之前与战齐胜接触后飞快顺走的两件东西藏了起来。

    战齐胜瞧见李乘风已经在这里,顿时流露出恼怒悔恨之意,他冷冷的说道:“真是晦气!”

    李乘风也不客气:“是啊!拼尽全力也败给我的感觉太晦气了吧?这到底是个啥滋味呀?啊,你肯定不会陌生,毕竟之前已经败过一次了嘛!看来,所谓的战家公子,啧啧,不过如此嘛!别担心,一回生,二回熟,等你以后败给我的次数多了,你就慢慢习惯了。以后呀,你就是战家百战百败,百败百战的战公子,励志呀!”

    论耍嘴皮子,堪称“贱宗”的李乘风嘴贱起来,那当真是天下难逢敌手,战齐胜又如何是他对手?刚嘲讽一句就被对方几句怼回来,气得自己七窍生烟。

    战齐胜气得眼中喷火,若不是忌惮灵山派严格的教规和他……有可能打不过李乘风,他真想将眼前此人碎尸万段!

    战齐胜强忍胸中怒气,挪过目光,看向孙博义,道:“这位师兄,第三关是何等考核。”

    李乘风贱兮兮的笑道:“哎呀,你还要辛苦继续闯关呀?辛苦辛苦,小爷我就先走一步啦,咱们藏锦阁见!”

    “藏锦阁?”战齐胜盯着李乘风,忽然笑了起来“好啊,咱们藏锦阁见,不见不散!”

    李乘风嗤笑了一声,对孙博义道:“还请师兄指点出路。”

    孙博义眼珠一会盯着战齐胜,一会盯着李乘风,来来回回扫视了几圈后,他忽然咧嘴笑了起来,恢复了之前的热情,指了一个方向:“师弟从此处出去便是。”

    说着,他拍了拍手掌,他之前指向的石壁方向顿时裂开一个石洞。

    李乘风施了一礼后,用藏锦阁的指礼朝着战齐胜比划了一下,然后大咧咧的去了。

    但李乘风并不知道,他转身的刹那,不仅仅是战齐胜一人用阴沉的目光在盯着他看,孙博义的神情变得无比的狰狞而扭曲:“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孙博义脸上的狰狞一闪即逝,他转头对战齐胜笑了笑:“这位师弟可是战家公子?”

    战齐胜斜睨着孙博义,他作为战家公子,遇到太多这种献殷勤之人,因故神情中带着疏离与提防:“正是。”

    孙博义微微一笑,道:“战师弟与方才的李师弟有仇?”

    战齐胜道:“关你什么事?”

    孙博义嘴角微微翘起:“我听人说,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不是么?”

    战齐胜哈的一笑,他压根没将眼前之人放在眼里,哪怕他是主持考核之人,哪怕他是自己的师兄,只因他是战家公子,身上流淌着战家的血脉!

    孙博义见战齐胜这般反应也不生气,他微微笑道:“战师弟,灵山派规矩多得很,也大得很,并不因王公贵族而有所宽松,也并不因贫贱百姓而格外严酷,你若是报仇的时候触犯了门规,那可是要被逐出山阁的。”

    战齐胜立刻领会到孙博义的言下之意:“那你有办法可以躲开这些规矩?”

    孙博义笑容中透露出几分令人毛骨悚然的阴冷:“那是自然!”

    战齐胜上前一步,逼问道:“能多快让一个人消失而不触犯门规?”

    孙博义道:“战师弟想要多快?”

    战齐胜两眼紧紧盯着孙博义:“今天!”

    孙博义低头想了想,抬头道:“可以!”

    ====================================

    马上就是下一周咧,童鞋们,急需你们的火力支援啊!

    下周唐唐我参加爆更活动,欢迎大家红包砸死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