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83章 暗中操控耍机灵
    李乘风脸色大变,脚下一跺,身形猛退,这魔物猛鹳追着李乘风撕咬,李乘风拼命狂奔,心中破口大骂:到底还是幻境,可这幻境也未免太不讲道理,这么漂亮一个美人儿说变就变成魔物猛鹳,这让小爷我以后看见美人儿该怎么办?而且,好歹给小爷我一把武器啊,难道让小爷我赤手空拳跟它拼?

    他正想着,忽然间觉得手里面多了一样东西,他低头一看,正是他从魔物猛鹳身上缴获的锋利骨枪,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的手中。

    李乘风大喜,有这等削铁如泥的神兵,还怕你这魔物?

    李乘风感觉到身后一阵劲风袭来,他脑后如长眼睛一般,双足一发劲,身子如窜天炮一般蹿了起来,他人在半空中翻滚了一圈,险到毫厘的躲过了猛鹳扑来一抓,待他身子在空中翻过来时,双足正好落在猛鹳粗壮的前肢上,他身子一扭,凭借自幼打下的扎实下盘功夫,双足飞蹬,沿着猛鹳前肢,蹭蹭便爬了上去。

    只几下功夫,李乘风便爬到了猛鹳的背脊,他举起锋利的骨枪,猛的往下一扎,这猛鹳立刻发出一声惨叫,背脊上血流如注,李乘风一边猛扎,一边破口大骂:“让你打我爹!让你杀我李家的人!上次让你跑了,这次,小爷我非弄死你不可!”

    李乘风扎了三枪,这猛鹳便一下扑倒在地,浑身颤栗,李乘风正要举起骨枪刺下最后一枪,却忽然间看见身下的猛鹳身形迅速缩小,转眼间竟然变成了他的亲娘谢氏!

    “我儿,莫要杀我!”谢氏浑身鲜血,苦苦哀求着。

    李乘风猝不及防,惊得呆在原地:他知道这是假的,可是,她是如此的相像,他如何能对着自己娘亲模样的人下手!

    李乘风这一愣,变化的谢氏刹那间面目变得极其狰狞,她五指如钩,手臂暴涨,一下刺入了李乘风的胸膛,李乘风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喷得谢氏一脸鲜血,模样恐怖至极。

    李乘风一声惨叫,他抓着谢氏的手,拼命往外拔去,可此时李乘风心防已破,他眼前的谢氏身形迅速变化,变得越来越大,再一次变成了魔物猛鹳,它张着血盆大口,猛的一口朝着李乘风吞噬而去。

    李乘风的身形瞬间消失在猛鹳的口中,这个巨大的魔物抬起头来,喉咙咕噜吞噬了一下,将李乘风吞入肚中,然后它仰头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声。

    这声音之大,震得地面都在颤动!

    在三关之外的苏月涵原本随着众人在宽敞的亭台中歇息,此时她忽然身形微微一震,她眼中闪过一丝惊色,随即她左右看了看后,悄悄挪了挪位置,将自己小心翼翼的藏在人群之中,然后她靠在亭台的石柱旁边闭上眼睛,仿佛陷入了睡眠之中。

    此时,在凌云桥上,越来越多的人惨叫着从云海中跌落,而这一片无边无际的云海,只要走出去十几米远,便看不见其他人的身影,无论是走在前面还是落在后面的人,听见这惨叫声,无不毛骨悚然,心中颤栗,可越是这样,心防便越是不稳,接下来便越是容易跌落云端。

    那些跌落云层的人在半空中无一例外被飞行的修士一个接一个的截了下来,大多数人无不痛哭流涕,有的是恐惧到了极点,有的是庆幸自己劫后余生。

    这些修士将跌下云层的人纷纷携到对面的一处宛若云海孤岛的山崖崖顶处,他们到达后便将手中的人扔下,互相哈哈大笑着取笑这些从云层跌落闯关失败的家伙们,语气神色中充满了幸灾乐祸。

    他们当中有许多人都经历过这一关,自然知道这一关的恐怖之处。

    这一关看似平淡,但实际上凶险异常,幻境之中若是被心魔征服,那最好是从云层跌落,最坏是从此落下魇印,心境从此留下破绽,一旦激烈斗法中被人发现并猛烈攻击,那后果便不堪设想!

    但更可怕的是,若是在幻境之中,此人与自己的心魔做激烈战斗,反复又分不出胜负的话,那他会陷入这第二关的幻境循环之中,很有可能神识俱废!

    李乘风此时便处于这样可怕的境地,他此时被心魔所吞噬,却又拼命反抗,但拼命反抗的过程中又不知道从何处可以破解,于是相持之下,反而在幻境中越陷越深。

    正在李乘风觉得自己身处一片黑暗混沌之中,他无法动弹,五官更是几乎完全失灵,只有意识还处于活动状态。他正焦急挣扎时,忽然间发现无边的黑暗之中远远的出现一个宛若萤火虫一样的小蓝光,李乘风一愣之下,朝着小蓝光的方向便挣扎而去,越挣扎,他发现自己离这蓝光越近。

    若是有人此时在云海之中近距离观察李乘风的话便会发现李乘风此时身形很古怪的沉陷于云层的半当中,四周的云雾藕断丝连的拉扯着他的身子,李乘风闭着眼睛,头顶百会穴处却有一缕极淡的蓝光在幽幽闪烁,只是藏匿于头发之中,极难发现。

    此时在云海的另外一端的半空中停着两个身形,正是孙博义和代表藏秀阁出面的女修士阿绣。

    两人低头俯瞰着凌云桥上的众人众相,孙博义充满了幸灾乐祸的快意,阿绣则一脸冷漠,似乎根本不在乎下面的人是死是活。

    阿绣淡淡的说道:“孙博义,你现在担了肥差,胆子越来越大了!我们大师姐的话,你都敢不听?”

    孙博义叫起撞天屈:“哪里!欧阳师姐哪里的话!就算博义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不听大师姐的话啊!”

    这叫欧阳绣的师姐冷笑道:“哼,你别以为我们藏秀阁虽然跟你们藏清阁井水不犯河水,于情于理我们没资格指使你们,你就可以阳奉阴违。你别忘记了,两个月后的考核评级,大师姐可是主考官,你敢阳奉阴违?仔细你落榜掉级!”

    修行界等级森严,每个修行门派都有各自划分的森严等级,每一个等级的修士所享受到的待遇,可以调动的人力以及分配到的资源那都是截然不同的。

    修行之路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若是因为掉级而导致分配到自己身上的物资大大的减少,那必然导致修行进境会极大的延缓甚至迟滞,这是每一个有上进心的修士绝对不愿意看到的。

    他们太清楚修行之路一步慢,步步慢!

    孙博义脸色一变,他苦笑着喊冤道:“欧阳师姐,真不是师弟不帮忙,我已经给那家伙下了障碍,让他绕了老大一圈的远路,但谁成想,其他人也太脓包了一点,让这家伙绕了这么远的路,都让他拿了第一关的第一。”

    欧阳绣冷笑道:“现在这个刁民第一关拿了一个第一,我看你怎么名正言顺的赶走他?”

    孙博义赔笑道:“欧阳师姐,你且放宽心,这第二关他必定过不去!”

    欧阳绣斜睨了他一眼,道:“可别怪我没提醒你,若是他第二关也拿了第一,接下来你就要有大麻烦了,孙博义……师弟!”

    孙博义自信的笑道:“必然不会!欧阳师姐莫要小巧了我的幻术,这灵山派年轻一代的弟子中,论幻术,我称第二,谁敢称第一?”

    =================================

    第二更晚上6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