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77章 成于勤勉败于嬉
    黄霓裳瞧见李乘风坐在石阶上大吃大喝,顿时嚷了起来,道:“喂,你太悠闲了吧!我们累死累活,你闲庭信步胜似游山玩水!”

    说着,她也一屁股坐在了李乘风不远处,捶着自己的膝盖,揉着自己的脚踝,使劲拿目光去瞧李乘风手中的肉干和水。

    李乘风朝她笑了笑,自顾自的吃着自己的肉干。

    黄霓裳在一旁眼巴巴的看着,故意干咳了一声,一副“你请我吃,本姑娘就勉为其难的样子”。

    李乘风一脸同情的看着她:“怎么样,香吗?”

    黄霓裳努力维持着淑女模样,喉咙不自觉的咽了一口唾沫,她故意一副不屑的样子,一脸傲娇的说道:“没闻出来。”

    李乘风笑嘻嘻的说道:“那我再吃一块,你再闻闻。”说着,他又吃了一块,故意嚼得很大,嘴里面啧啧有声。

    黄霓裳气得柳眉倒竖,刚要发作,但又硬生生忍了下来,她冷笑道:“臭死了!一点也不香”

    李乘风心中暗笑,自顾自的吃着,过了会道:“你自己没备吃的和水?”

    黄霓裳埋怨道:“谁知道这次的三关,居然是爬天梯!”

    李乘风道:“难道每次的都不一样?”

    黄霓裳道:“各门各派每一次的选拔大典,考核的项目都不一样,这是为了防止考生提前准备或者作弊。”

    李乘风点了点头,将手中肉干拿了起来,递了过去,黄霓裳刚要接,李乘风忽然收回了手,瞪着眼,道:“你干什么!”

    黄霓裳也瞪着眼:“你干什么?不是让我吃的吗?”

    李乘风一本正经的瞪着她:“不要脸!你都不觉得香,我只是让你闻闻!”

    黄霓裳气得肚皮都快炸了,她强颜欢笑,身子微微前倾,上半身勾勒出美妙的弧线,她秋波盈盈,吹气如兰道:“李兄,你觉得我漂亮吗?”

    李乘风认真仔细的看了一眼黄霓裳,道:“嗯,你这张脸,若是能遮住两处缺陷,你便完美了。”

    说到容貌问题,天底下任何女子都不会随便开玩笑,黄霓裳顿时认真了起来:“哪两处?”

    李乘风正色道:“一处是你的左半脸,一处是你的右半脸。”

    黄霓裳两条柳眉顿时倒立了起来:“李乘风,我要跟你决斗!”

    李乘风立刻将肉条在她跟前一晃,笑嘻嘻道:“要吃吗?”

    黄霓裳气到险些爆炸,在尊严和肚皮这两个非常严肃的问题上,她必须要做出一个终极选择!

    黄霓裳一咬牙,伸出手,道:“给我!”

    李乘风将肉干放在了她的手掌心上,黄霓裳下巴微微一抬,一副得胜归来的模样:你最终还不是给我吃的了?

    可她刚要拿起肉干去出,却见李乘风忽然出手如电,硬生生在她手掌心中夺下了肉干,然后飞快的扔到了嘴里。

    黄霓裳定睛一看,自己手掌心中的肉干已经不翼而飞,取而代之的竟然是一根树枝!

    黄霓裳顿时大怒,正要发作,却见李乘风一边嚼着肉干,一边慢条斯理的说道:“你刚才连反应都没有,如何是我对手?我刚才若取你性命,易如反掌!”

    黄霓裳猛的一愣,硬生生的打了个冷战,她下意识后退了一步,一脸警惕的看着李乘风:“灵山境内不许私斗!违者尽废功力,逐出灵山!”

    李乘风嗤笑了一声,他将肉干咽了下去,自己又喝了一口水,道:“走啦,你多努力呀!”黄霓裳气得眼中泛泪,倔强的看着李乘风,一言不发,等他走远了,这才低声咬牙切齿道:“一会最好摔死你!”

    可这诅咒说完,她肚子又是一叫,所有的怨气顿时消散,她凄苦的坐了下来,忍不住流泪哭了起来。

    而此时上方的云雾中忽然飞过来一个事物,黄霓裳下意识一接,却见手中是一个小小的布包,李乘风的声音在上方云雾之中响了起来:“喂,五千两啊,你欠我五千两银子啊!”

    黄霓裳怒道:“你去死吧!这点破东西,要五千两!我才不会给你呢!!”

    此时,李乘风却是再也不回话了,也不知道是走得远了,他声音传不过来,还是没有听到。

    黄霓裳将布包打开,却见里面放着大约七八根肉条,她顿时眼圈一红,眼泪吧嗒的掉在上面,她恶狠狠的拿起一根,一边吃一边骂道:“混帐东西,几根破肉条敢卖我五千两银子!才不会给你呢!!在松山,多少人排队想请我吃,本姑娘我都不赏脸呢!!”

    李乘风吃饱喝足,继续向上爬去,这般又爬了五千阶,李乘风不知不觉已经又已经甩下好几十人,此时的李乘风,浑身上下的衣裳都已经湿了,他大汗淋漓,有些犯愁的看着自己随身带着的水壶,发现里面的水已经是不多了。

    李乘风抬头看了看,此时天色已经不早,即便透着云雾也可以看到夕阳远挂天边,剩下一抹血红的晚霞随时都会消失在天际。

    可这石阶,李乘风却依旧觉得前途漫漫,依旧是遥不见顶!

    李乘风叹了一口气,心道:看来是要在这山路上过夜了!这野外过夜倒是好说,可这没水可怎么办?

    他正在发愁,忽然间听见天空轰隆一声响,倾盆暴雨竟然毫无预兆的下了起来,李乘风来不及多想,他大喜之下,立刻打开水壶盖子,接着雨水,等接满后,他哈哈笑道:“天无绝人之路啊!”

    他话音刚落,却忽然间见天空的雨猛的一停,像是根本没下过一样!

    这急下急停,李乘风顿时意识到这雨绝对不是偶然,想来是门派中的师兄或者师叔怕他们因为缺水而被困在这石阶之上。

    李乘风想了想,借着最后一点日头,又往上赶了一千阶,此时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李乘风身上原本湿透的衣服却是又干了,他自己蜷成一团,往石阶旁边一倒,带着警醒的睡了过去。

    这石阶地面凹凸不平,坚硬异常,李乘风只睡了两三个时辰便猛然惊醒过来。

    虽然只睡了一会,但李乘风还是觉得浑身酸痛,饶是他从小打熬的好身体也有些吃不消。

    李乘风活动了下手脚,借着天上星月的光亮,开始继续向前攀爬。

    龟兔赛跑,龟成于坚持,兔败于嬉戏,龟的速度,百倍慢于兔子,但依旧赢得最终胜利,可见最终坚持的力量何其重要。

    更何况,和其他人相比,李乘风不仅不是龟,反而是兔!

    尽管是最后一个出发,但坚持匀速,合理分配体力的李乘风,在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再一次赶上了前面的一批人,他正式开始超越最为领先的那极少数人。

    让李乘风觉得有意思的是,越往上爬,居然石阶越宽,而且还出现了岔路口!

    李乘风站在第一个出现的岔路口处陷入了沉吟:这个岔路口是什么意思?是在考验我们的选择还是考验我们的定力?如果选错了路,是到不了终点,还是会绕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