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69章 天下奇女柳素梅
    这一句话,犹如万马群喑中的一声振聋发聩的嘶喊,震得人群耸动,众人齐齐的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李乘风也惊讶了,他扭头一看,只见柳素梅怀抱一个包裹盈盈而立,她身材高挑,虽然披着宽敞的红色狐皮长袍,但依旧遮掩不住身材的曼妙,在她旁边还有一名身穿银装的俏丽女子,手捧着一壶酒和两个酒杯。

    大雪虽停了两三天,但寒雪依旧有许多未有融化,登高看去,这成安城节次鳞比的房屋上白雪皑皑,一片一片,四处都是黑与白的世界,唯独这当中多出一抹鲜艳的红来。

    柳素梅的火红长袍边缘出绣着白绒绒的雪狐毛,这都是雪狐腋下最柔软最细腻的毛积攒织成,价格昂贵之处,足值千金。

    她清丽清冷的面容衬在这鲜艳的红色与冰冷的白色之间,显得格外的出尘。

    这一日的柳素梅淡抹脂粉,头戴银镀金嵌珠宝蝴蝶簪,额头处画着鲜艳的梅花烙,耳挂红翡翠滴珠耳环,当真是沉鱼落雁,旁人多看一眼便会自卑的挪开目光,为她的容光所震慑。

    柳素梅盈盈而来,便是狷狂的战齐胜也不禁为她容光所震慑,下意识的呆在了原地。

    “你怎么来了?”李乘风不解而关切的看着眼前这个只有几句话交情的女子,他语重心长的说道“你不该来!”

    柳素梅微微一笑:“当日芷汐大家尚未下葬时,李公子不也挺身而出了么?”

    李乘风道:“那不一样。”

    柳素梅道:“在公子看来不一样,在素梅看来,却是一样。素梅虽然身居青楼,却也知礼仪,懂廉耻,可不想哪天公子学成归来,痛骂我成安上下十万百姓是不仁不义无礼无智无信之人。”

    李乘风知道这是她借着当初在素梅楼讥讽周庆阳时说的那句话来打趣他,李乘风笑了起来,道:“素梅仙子就不怕么?”

    柳素梅微微一笑,淡淡的说道:“修行人再厉害,厉害不过天去,天再大,大不过一个理去。天底下哪里有做对的事情,还要担惊受怕的道理?”

    李乘风顿时动容,上下打量着柳素梅,感佩道:“真是青楼女子多奇志,敢叫男儿齐羞颜!佩服,佩服!”

    一旁一直沉默不语的苏月涵静静的打量着这一切,她盯着柳素梅腰间挂着的一枚凤凰模样的坠饰若有所思。

    小铃铛此时抱着酒瓶和酒杯上来,道:“李公子,这酒呀,是我家小姐刚刚热好的,我……”她话没说完,柳素梅轻轻瞥了她一眼,小铃铛立刻改口:“奴婢可是一路抱着过来的,现在还是温的呢,你赶紧趁热喝吧!再不喝就真凉啦!”

    李乘风笑道:“好,素梅仙子为我送行,我又怎能矫情!拿酒来!”

    “哎,来啦!”小铃铛当真是人如其名,声音脆若银铃,动听悦耳,在这寒风飕飕的大冷天,闻者心旷神怡。

    小铃铛倒了一杯酒,正要倒第二杯,却见李乘风一手将她怀中的酒壶都夺了过去,他举起酒壶,朝柳素梅举了举:“素梅仙子,我就先干为敬了!”

    说罢,他一仰头,将这酒壶中的酒像倒水一样朝自己口中倒去,众人只见他并不合口,喉咙一动一动,便将这银链一般的酒水全部吞下肚中。

    人群中忍不住有酒徒看着嗓子眼发痒,喝了一声彩:“好!”但瞧见周围混混目光狠狠的朝自己看来时,他立刻缩头缩脑,捂着嘴巴不敢再言语。

    柳素梅淡淡的笑了笑,优雅的双手举起酒杯,然后一只手用宽长的衣袖遮在前面,另外一只手举着酒杯,一饮而尽。

    她刚喝完,李乘风便也一股脑儿喝了个干净,他随手将酒摔碎,道:“痛快,痛快!”

    小铃铛跺足道:“喂,谁让你摔的呀!这酒壶好贵的呢!”

    李乘风笑道:“再贵,等我学成归来,赔你便是!”

    小铃铛破颜笑道:“那可说定了啊,你回来就得赔我啊!”

    李乘风哈哈大笑,他回身朝着自己家的方向跪下嗑了个头,他眼眶微微有些湿润道:“娘,孩儿去了!”苏月涵也陪着跪下磕头后,两人一前一后,在众人目视下一路而去。

    此时在街道另外一头远远的一个角落中,终究还是不放心的谢氏掀开马车的车帘远远的瞧着,儿行千里母担忧,她含着眼泪看着李乘风远远的身影,泪水使劲的在眼眶里面打着转,,她身旁的绿珠也远远的看着李乘风,想说什么,终究还是一串泪珠儿跌落下来,什么话也没有说出来,她扭头扑到了谢氏的怀中,哭道:“家母,奴婢还能见到少爷么?”

    谢氏强忍着泪水,抱着她,轻声道:“一定会的,我儿他与那些人不一样的。”

    修行人当中有大成者,他们跳脱生死,超越阴阳,有的甚至能与日月同辉!

    国师常远便从开国皇帝高祖一代一直活到了现在,甚至他至今鹤发童颜,精神矍铄,根本看不到大限将到的日子!

    这样的人,他们早就抛弃了伦常和感情,曾经的亲情在他们的眼里面,不过是过眼云烟,只有在触景生情的时候才会感怀一瞬而已。

    可对于绿珠、谢氏他们这些世俗凡人,这些伦常感情却是他们人生中的全部!

    他们怎么能够忍受得了他们身边最亲近的那个人,最终与他们形如陌路呢!

    柳素梅看着李乘风的身影,她低声喃喃道:“劝君更尽一杯酒,此去路远无故人!”

    小铃铛放下踮起的脚,她道:“师……小姐,你这到底屁颠颠的赶来,是为了什么呀?”

    柳素梅痴痴的看着李乘风的身影渐渐消失,她轻叹道:“你不懂。”

    小铃铛嘟囔道:“是,你不说,奴婢自然是不懂的!奴婢可不是你肚子里面的虫子!”

    两人说着话,一旁的战齐胜走了过来,他目光阴冷的盯着他们两人,似乎要将她们的衣服都统统扒下来一般:“你么……真的不怕死么!”

    柳素梅轻轻叹了一口气,像看小孩子一般看着战齐胜,道:“战齐胜,你娘现在一到冬天她的水分、阴交和关元穴,是不是还痛得厉害?”

    战齐胜脸色猛的一变,他像见鬼了一样看着柳素梅,声音都有些发颤:“你你你,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柳素梅淡淡的说道:“多为你娘积点阴德,她生你的时候不容易,你若是再这般胡作非为下去,只怕她活不过明年的三九天。”

    战齐胜嘶声道:“你到底是谁!!”

    ==========================

    马上就是新的一周啦,童鞋们,需要你们的火力支持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