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68章 他日若遂凌云志
    李乘风瞧见这个情形暗叫不好,他方才固然是出了一个恶气,让太守大人狠狠的落了一次脸面,可若是连累了熊家大嫂,那可就不是他所愿意看到的了。

    李乘风心如电转,连忙道:“童言无忌,大风吹去!”

    周围的人也都纷纷反应过来,跟着应和:“童言无忌,大风吹去!”

    张钧衡脸上硬生生挤出一个笑容,他走到瑟瑟发抖的熊家娘子跟前,和蔼可亲的从她颤抖的双手中接过她的孩子,抱了抱,笑道:“你们这么紧张做什么,难道老夫还会跟一个小孩子一般计较不成?”

    众人这才都松了一口气,纷纷奉承道:“太守大人真是大人有大量啊!”

    “宰相肚里能撑船啊!太守大人这可是当宰相的度量啊!”

    张钧衡化解了尴尬后,将孩子递给熊家大嫂,然后郑重其事的对一旁的下属道:“不要惊扰他们生活,听到没有?”

    下属自然连连应诺,说着,张钧衡朝着李乘风的方向看了一眼,李乘风连忙躲闪进人群之中。

    张钧衡收回目光,对众人道:“今日,是老夫送战家公子前往灵山派参加十年一度的大典,诸位适可而止,切勿耽误了战公子的无量前程啊!”

    柏哥见机行事,大声道:“战家公子前途无量!出来见一见吧!”

    战齐胜撩开车帘,站了出来,脸上挂着漫不经心的笑容,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拱了拱手。

    其他混混们也都纷纷鼓噪称赞,但成安城的百姓们却大多用一种沉默甚至是深藏敌意的目光看着他。

    成安城并不是没有聪明人,这魔物猛鹳也绝非没有人认得出来,这只有大西北才有的魔物,是如何毫无动静的穿过大齐几乎一半的领土,悄无声息的来到这成安城的呢?

    毫无疑问,这战家公子,便是始作俑者!

    让他们吹捧张钧衡,他们还勉强做得到,毕竟张钧衡做成安太守已有十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虽然税收得极高,但日子总算还过得下去。

    可让他们厚着脸皮,昧着良心来吹捧这个狂妄凶残的战家公子?民风好武,好勇斗狠的成安百姓们,他们做不到!

    人群中的称赞声稀稀拉拉,场面十分尴尬。

    战齐胜的为人准则是“老子可以瞧不起你们这些贱民,但你们这些贱民不能瞧不起老子”,他脸色一黑,刚要发作,却忽然间瞧见人群中的李乘风,他咧嘴一笑,道:“这不是李公子吗?”

    众人顺着他目光看去,李乘风这下可藏不住了,只好挺胸抬头,拱手朝张钧衡施礼:“老大人见安!”

    张钧衡似笑非笑微微颔首:“李公子也是来为战公子送行的?”

    李乘风瞥了战齐胜一眼,还没说话,便见战齐胜上前来,道:“你还有胆来啊?不错,我小看你了。”

    李乘风眼睛微微眯了眯,他强忍着一拳把眼前这人打死的冲动,微微一笑,道:“大道朝天,各走一边,我为何不能来?”

    战齐胜哈哈大笑道:“我前往灵山派修行,你又为何?”他眼神中充满了居高临下的睥睨,仿佛在看一只在地上挣扎攀爬的虫子。

    原本李乘风想的是要低调行事,可眼见事情找上了门,他也忍不住了,面带微笑的便硬怼了起来。

    李乘风笑道:“哦?巧了,我也去灵山派!”

    战齐胜脸色一变,上下打量着李乘风:“你?你去灵山派作甚?扫地端水么?哈哈哈哈!”

    李乘风微微一笑:“你去做什么,我便去做什么。”

    战齐胜怒道:“你敢羞辱于我?”

    李乘风一脸惊讶道:“谁敢羞辱战家公子?活腻了么?”

    “我乃战家老四,便是身无分文,去往天下任何修行门派,那也是直入大堂,奉为座上宾,门中客,更何况我是入门修行!”战齐胜脸色难看的盯着李乘风:“那你凭什么跟我相提并论?嗯?”

    李乘风瞥了瞥四周,他寻思既然今日低调求而不得,那就索性闹大,让人有所忌惮,他手入怀中,战齐胜身后的仆从李伯一把将战奇胜拉到身旁,警惕的盯着李乘风。

    李乘风微微一笑,取出一张金帖,道:“就凭这个!”

    “灵山金帖?”周围有眼力的忍不住惊呼了起来,战齐胜大惊,盯着李乘风上下打量,像是第一次见到这人一般。

    张钧衡更是双眉紧皱,下意识的揪着自己的颔下长须。

    众人议论纷纷:“李家娃儿咋有这个宝贝东西呢?”

    “李家听说也交了十年的供奉,也不算啥稀奇事儿吧?”

    “呸,咱们成安就李家一个人交了供奉么?时间比他长的多了去了,凭什么他们得了金帖?”

    “怎么,你羡慕嫉妒啊?有本事你问人家灵山派去啊!”

    “李家凭什么有金帖?我们家供奉灵山派二十多年都没有一张金帖,他们凭什么!”

    “就是啊,李家的钱给的也不比我们多啊!”

    “省省吧,别想瞎了你们这双好眼,现在金帖在他手里,有本事你去抢过来啊!”

    “你疯了?金帖一落定,便是灵山人!你敢抢金帖?小心灵山派灭你满门!”

    战齐胜脸色阴晴不定,他忽然笑了起来,鼓掌道:“好好!原来是同门,将来可有时间要亲近亲近了!”

    李乘风也哈哈笑了起来:“还要多多向四公子讨教讨教才是。”

    战齐胜脸上挂着笑容,但眼睛里面却没有一丝笑意,目光无比冰冷,他看向张钧衡,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可要恭喜太守大人了!辖地出了金帖修士,难得,难得!”

    天下所有人都向往修行,都渴望成为人上人,但这修行门派的选拔大典可不比三年一次的科举,再说科举还有恩科,运气好的,这一年考不上,下一年接着来。但修行门派,十年才选一次!而且,一个修行接排行前三的门派,最多才选不到一百人!

    一旦选上,那对于地方官员来说,都是一大政绩,在当地县志上会骄傲的浓墨重彩的写上一笔“某某年间某年某月某日,某家某户的某人成功选入某门某派,成为修士!”

    若是此人来日有幸成为大修行人,那当地将会为他著书立传,广为流传,并引为当地骄傲。

    因此这才有候选人前往修行门派,当地的父母官和乡亲百姓都会出来相送的惯例习俗。

    张钧衡知道这是战齐胜在嘲讽自己表达他的不满,他勉强一笑,道:“这都是李家公子自家的造化。再说了,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李家公子的路还长得很,难得很吶!”

    张钧衡语带双关,暗藏威胁,李乘风自然听得明白,他微微一笑,道:“宁欺白须耄耋翁,莫欺年少贫与穷。他日若遂凌云志,敢上青天破苍穹!”

    张钧衡似笑非笑道:“好大的口气,李公子,你这是要造反么?”

    李乘风道:“大齐国泰民安,皇帝英明圣明,百姓安居乐业,何人敢造反?何人能造反?太守大人慎言!”

    大齐文风开放,并不禁言,更没有文字狱一说,文士题诗抨击朝政,点评江山,那是等闲之事。别说李乘风此诗,文宗柳承志便在嵩阳楼酒醉时提过一首大名鼎鼎的“反诗”:手握乾坤刀,腰仗天地剑。眼通西山外,声振日月边。光荣承帝赐,诗章颂崖前。一统平世界,威风一万年。

    这首诗一出来立刻传诵大江南北,被有心人一状告到太宗皇帝跟前,指责文宗柳承志有不臣之心,太宗皇帝哈哈一笑,题诗曰:三两小诗句,岂能覆九江。若有乾坤力,使来有何妨。

    这首诗直白通俗,毫无华丽辞藻,但是太宗皇帝的磅礴气势和强大自信展露无遗,天下文武修士读之后无不心服。文宗柳承志闻之后更是为太宗皇帝的胸襟所折服,一生鞠躬尽瘁,与太宗皇帝留下一段君臣相宜的佳话,同时大齐的开放自信与百花争鸣的文风气质,就此底定!

    张钧衡自诩文人,自然也不会拿文字一道来攻击对手,他冷哼一声,知道自从自己与战齐胜一起策划对付李家开始,他就已经选择了立场,这时候他绝不可能因为李乘风掏出了一张金帖,有可能会成为大修行人而上前巴结,他是官场中人,自然知道官场的站队是第一重要的大事。

    “可惜啊……”张钧衡一脸惋惜的看着李乘风“若是知道李公子有这等手腕和这等奇志,老夫今日便会准备准备。奈何今日乡亲百姓只准备了来送战家四公子,却没有来准备送你李公子啊!”

    张钧衡铁了心要落李乘风的面子,这也是题中应有之义,战齐胜得意洋洋的来到李乘风跟前,笑道:“可怜吶!好容易得了张金帖,上山修行本是光宗耀祖之事,却无人来送行,啧啧,真不知道等你入了门,这事情传出去,该是何等的遗憾呢?”

    这年头,人争一口气,神争一炷香,越是修行人越是明争暗斗,他日李乘风若是发迹,今日之事便会成为他的对手攻击他的笑谈把柄。

    一旁的苏月涵忍不住道:“谁说没有?只是我家少爷不让罢了!”

    战齐胜哈哈大笑:“谁!”他看向四周,道:“你,你,你,你们为李公子送行么?”

    被他点中的人,纷纷垂下目光,不敢与他对视。

    战齐胜走到李乘风跟前面露厌憎之色,仿佛在茅房看见了蛆虫,他用手指比划着:“烂泥最好就呆在地上,因为它……永远也糊不上墙!”

    李乘风牙根紧咬,强忍一拳将眼前此人脑袋打爆的冲动,他腮帮子抽动了一下,算是一个笑:“说完了么?告辞!”

    李乘风话音刚落,便听见街道一头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李公子且慢,我愿为李家公子送行!”

    战齐胜顿时脸颊热辣辣的发烫,他暴跳如雷,扭头怒吼道:“谁!!”

    这个声音一字一字,干净利落,清冷悦耳的说道:“采莲巷落梅居,柳素梅!”

    =============================

    大章更新咧!!筒子们,鲜花在哪里,收藏在哪里,评论在哪里!第二更在晚上11:55,比较晚了,大家伙可以明天起来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