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64章 母子长谈明身份
    听到谢氏这番话,李乘风大吃一惊:“为何一定要去灵山派?是因为我们李家交了供奉么?跟我们结仇的战奇空也要去灵山派啊!我若是去了,岂不是自投罗网?”

    说起来,李乘风还是太相信自己的推断了,他把战奇空推理成了一个只是有些玩酷和蛮横的世家公子,但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个人竟是个疯子,居然可以释放魔物出来横行不法!

    而且,明眼人一看便知这是战奇空的所作所为,但是……谁会去真的告战家的状呢?天底下又有几个人真的能将战家的四公子告上公堂呢?哪怕这只是战家最不成器,最不受重视的战家四公子!

    战家的抱团和护短,那是世人皆知!

    这个仇李家和战家虽然结下了,但李乘风不傻,他不会在自己还没有壮大发展起来的时候再次将自己送到战奇空的面前去。

    更何况,自己之前还跟灵山派结下了梁子,虽然这个梁子目前还没人知道,但这终归会是一个隐患。

    不过,对于劫灵山派供奉这事儿,李乘风却是没有半点后悔,如果有可能,他会再来一次,因为占灵山派的便宜,这事儿他可不是第一次干了,而且也不是只有他一个人这样干。

    灵山派就像是一个庞大巨兽,有无数的微小生灵藏匿在它巨大的身躯上卑微而猥琐的活着,李乘风便是其中之一,只不过,这一次他干得有点出格。

    谢氏一脸苦涩,道:“我儿,你仔细想想,这几天你见到过坤叔没有?”

    李乘风一愣,忽然想起这个家中最为低调忠诚的管家的确是好些日子没有瞧见过了,他不解道:“跟这个有什么关系?”

    谢氏看着李乘风,伸出手轻抚着他的脸颊,道:“我儿,你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人么?”

    李乘风心道:多新鲜!难道老娘你这时候要告诉我,我不姓李,姓王不成!等等,莫非老娘知道我是……个穿越者?这就有点恐怖了。

    李乘风小心翼翼道:“娘,你这话的意思是?”

    谢氏疼爱的看着李乘风,目光里面满是宠爱,这种目光李乘风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了。谢氏道:“娘当初生你的时候,娘还记得,那天是天启八年腊月十八,那一天大雪纷飞,娘怀着你的时候正值难产,你把娘折磨得好生辛苦,那时天降异象,娘正难产自觉不支时,忽然一阵狂风卷着金光而来,你便乘风应运而生,因此娘给你取名叫李乘风。”

    李乘风想到了什么,脸色有些难看。

    谢氏缓缓道:“那一天,九天异变,叛仙降世……”

    李乘风看着谢氏的目光向自己看来,他忍不住打断道:“娘,你觉得我是叛仙转世?”

    谢氏盯着李乘风,一言不发。

    李乘风道:“你不是说叛仙早就被杀死了么?当年皇帝下令诛杀了那一天金光出现的城市中所有降生的婴儿……”

    谢氏流露出感慨而庆幸的笑容:“我们李家命不该绝,为娘及时逃脱,躲过一劫,后来虽然有人追杀我们娘俩,但天可怜见,有好心人出手相助,我们李家才能够脱困。”

    这些往事李乘风从来没有听谢氏提起过,如今听到当真是目瞪口呆,他虽然是穿越转世,但他完全不记得自己还在襁褓时候发生的事情。

    “这恩人是谁?”李乘风忍不住追问。

    谢氏微笑道:“这人你认识,前几天还见过。”

    嗯?几天前还见过这个恩人?不能啊,几天前没见过什么我不认识的……

    李乘风瞬间睁大了眼睛,脱口道:“武圣张载峻?”

    谢氏双手合十,感叹道:“我们李家欠武圣大人良多,我儿将来若是遇到武圣大人,一定要知恩图报,知道吗?”

    李乘风有些激动:“那武圣大人呢?他救完我们李家人到哪里去了?娘你也不留下他?若是有武圣大人在,我们李家也不会受人欺负啊!”

    谢氏苦笑道:“你当为娘没想到这一点么?武圣大人将魔物打落山谷后便一直咳血,我邀请他到咱们李家休养,也被拒绝了。医生大人说一年之内再不找到可以治疗他伤势的灵药,只怕……”

    李乘风叹道:“只恨我弱小无能,不能报这两次的救命大恩。”

    谢氏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更何况是救命大恩!我儿将来若是飞黄腾达,一定要记得报恩!”

    李乘风认真的点了点头,他又问道:“娘,你还是没说,为何我一定要去灵山派?”

    谢氏苦笑道:“你以为为娘是如何知道你是转世叛仙的?除了生你时的异象么?嘿,这年头,哪个大户人家吹嘘自家孩子不凡,不会说自家孩子出生的时候有异象随生的?”

    李乘风嘿的一声:“的确是,娘你真的不是吹……呃,杜撰的么?”

    谢氏颇有些傲然的说道:“我们李家虽然没落,但不至于在这种事情上面撒谎吹牛。还记得那个灵山派的孙博仁么?”

    李乘风顿时面露怒色:“当然忘不了。”

    谢氏目光复杂的看着李乘风:“你以为他后来如何?”

    “嗯?”李乘风有些没反应过来“什么意思?”

    谢氏道:“那天,孙博仁为你做评定时,你体内散发出强烈的金光,那日满室金光刺眼,睁目如盲,孙博仁的眼睛都被你烧瞎了……”

    李乘风瞪大了眼睛,他张口结舌:“我?我身体里面有这种力量?”

    谢氏意味深长的看着李乘风,道:“我儿,你平时就没有察觉出什么异样么?”

    李乘风沉默了下来,他当然察觉出了异样,而且自己老娘这么一说,他在芷汐楼的短暂昏迷,在梦境中的两次所见,自己两次重伤,两次神奇恢复,以及遇到符咒和法术时的不受控制的异状……这一切似乎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莫非,我真是这个什么转世叛仙?

    可,可我明明是……

    如果我是转世叛仙,那原来那个世界的我又是什么?到底哪一个才是我?